财迷 | 推演近期汽车/手机/烟草产销量下滑的真正原因及对策

作者:九龙塘右眼财迷

最近信息,四川达州和浙江萧山都有新情况:

这侧面印证了财迷以前文章(财迷║菩提本无树?香江告急及十月金融数据远逊预期对楼市之影响)的假设:神州一线城市虽然房价微跌,反而是最安全的,倒是三四线城市虽然过去一段时间房价大涨,却暗流涌动。各位还需记得“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

房价问题暂且按住不表,这里谈另一个问题,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神州汽车产量出现下滑:

移动手机产量也出现下滑:

烟草去库存:

所以,神州人民就要开始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远离手机辐射,同时戒掉烟瘾的美好生活了。厄耐唯有那烟草公司不这么想,天天想着去库存,简直就是逆潮流而动,应该被批判一番。

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滑原因是什么?背后有何趋势?又会对我等小民生活产生神马影响?我等小民又当如何应对方能趋利避害?财迷这就做个解毒:

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

汽车和手机产量都已下滑,那么恐怕销量早已下滑,毕竟厂商是根据销量来制定未来产能计划的。烟草业去库存,显然也是因为销量下滑。

辣么,其可能的原因有哪些呢?

窃以为有如下三种: A、 产品普及率已经达到最高点;B、人口下滑;C、楼市上涨导致居民消费力下降。

辣么问题来了:A、B、C这几个可能的原因之中,那一种才是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呢?或者说这三个原因都能产生影响?或者说其实A、B、C三项都不是主要原因,另外还有原因?

如果是神州电视上那些砖家叫兽,那多半会大而化之,说神马A、B、C这些原因都有,共同起作用,云云,然后继续摇动三寸不烂之舌做一些看上去好有道理然而并没有神马卵用的分析。

每次财迷看到电视上哪些西装笔挺,头发雪亮的财经砖家的分析就想笑——这里面大部分人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那是一把好手,搞一点股票操纵被罚款1.5亿也不在话下,只要能继续靠着天花乱坠获得曝光率就好。然而就财迷粗浅的观察,他们并没有得力的证据指导我们看清真相。

财迷一向清新脱俗,不屑与这群妖艳贱货为伍。所以这里财迷决定为大家做个推演,分析清楚究竟A、B、C三种可能原因究竟哪一种才是主要原因:

首先,我们来讨论A、 产品普及率已经达到最高点,市场已经饱和——导致了手机/汽车/烟草产品产销量同时下滑。

窃以为,市场饱和导致手机/汽车产销量下降或许可能,但同时导致烟草产销量下降可能性是不大的——烟草是成瘾性刚需,产品普及已经上百年,而神州公共场所禁烟也已经有一些年头,不可能因为抽烟普及问题而突然上升或下滑。

辣么,汽车/手机/烟草产销量增速下滑是否由于原因B:人口红利减少?

要讨论这个,就需要先看数据。

严格地讲,神州的人口红利从2010年就在减少了,所以其影响多半是长期的。下面是神州的人口结构图:

可以看到,2017年进入社会的年轻人(20-24岁)相比上个阶段确实有大幅下降。如此一看,烟草/手机/汽车销量下降似乎确凿是由于人口下滑造成的。

可惜,财迷我还是发现了一个破绽。

我们先看看神州汽车36个月的产量:

由上图可知,汽车产量同比增速和累积增长出现下降趋势是在2016年中,累积量出现负数是在2018年1月左右,同比出现负数是在2018年6月之后。但由于累积负数不可能和白头山伟人一样突然从天而降,我们有理由相信同比负数也是在2018年1月之前就出现了。

同样,我们可以看到移动手机36个月的产量同比增长和累计增长:

由上图可知,手机产量同比增速和累积增长出现下降趋势是在2016年中,而累积量出现负数是在2018年8月之后。

一般来说,购买车和手机主力人群大学毕业后进入社会第一年工资拿到就能换手机,而购置汽车则需要等3-5年,等有点存款之后。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是人口红利减少导致了手机和汽车产销量下滑的话,辣么,手机产销量同比增速和累积增速下滑会比汽车产销量提前至少3年左右。

然而,如前面所展示的:手机产量同比增速和累积增长出现下降趋势是在2016年中,而累积量出现负数是在2018年8月之后。 汽车同比增速和累积增长出现下降趋势是在2016年中,累积量出现负数是在2018年1月之前。也就是说,神州汽车产量和手机产量同比增速下降几乎是同时的事情,而手机产量累积量出现负数还在汽车产量累积量出现负数之前。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时间差出现。

所以之前提到的理由——B)人口红利减少——或许是手机/汽车消费产量下滑的原因,但似乎确凿不是主要原因。

人口红利减少并非手机/汽车产销量下降的原因,会不会却是烟草产销量下降的原因呢?

窃以为也不是,原因很简单:人口红利减少是会作用到一切产品的产销量之上的,尤其是哪些成瘾性刚需产品,比如烟草和酒类产品。如果人口红利减少对手机、汽车产销量下降产生影响,那不可能对烟草和酒类产品销量下降无法产生影响的。

辣么,我们就可以讨论原因C——楼市上涨导致居民消费力下降。

先看数据,下图是神州自2009年以来的历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

各位可以看到,2016年的商品房销售面积大幅上涨了22%,销售额大幅上涨了34.8%,而也正是在2016年中,神州的手机/汽车产量同时出现下降趋势,完美契合。

2017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又涨了7%,而销售额上涨了13.7%,而正是2017年末和2018年初,神州的手机/汽车产量累计量出现负增长,同样是相当巧合。

至于其中的道理,也很好解释:回头看看,2016年和2017年,恰好是大型房企下沉到三四线去库存,以及环保风暴/上游涨价的时候。奸商们在楼市去库存搞消费升级,导致楼价大幅上涨。由于神州人的收入并未大幅上涨,却把钱都拿去买房了,最后只好减少别的消费品的支出,而这些消费品就很可能包括了手机、电脑,甚至作为刚需的卷烟。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下面的结论,前面提到的三种原因之中:

  • A、产品普及率已达最高点,市场已经饱和或许是手机/汽车产销量下降的原因,但不大可能是烟草产销量下降的原因。
  • B、人口红利减少是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降的原因的可能性不大。
  • C、楼市上涨导致的居民消费力下降很可能成为包括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降的各种产品产销量减少的原因。

综合起来就是:房价过快上涨导致手机汽车产量下降这个推理或许牵强,但房价过快上涨导致烟草产能过剩这个推理基本是可以实锤的。

反过来想:既然房价过快上涨能让神州人减少烟草消费这种成瘾性刚需,那让神州人减少手机和汽车的更新换代,不就更是顺理成章了么?

由于过去一两年来的去库存,六个钱包被掏空,大家不仅不愿意更新手机,购买汽车了,就连一些人的烟瘾都被迫要戒掉,也不知道我等是该笑还是该哭。

所以,好叫列位看官晓得:假如你们买不起房,不要抱怨,不要悲伤,奸商和各地山大王是在为您身体着想,希望你远离手机,安步当车,戒掉香烟。

手机/汽车/烟草产销量下滑与拉弗曲线

如果消费下降仅仅只会让我们远离手机,安步当车,戒掉香烟,那就是大好事。然而不幸的是,消费下降传递的影响远不止于此,还包括了拉弗曲线会起作用,税基会下降。

拉弗曲线(英语:Laffer curve)描绘了政府的税收收入与税率之间的关系——当税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时,提高税率能增加政府税收收入,但超过这一的限度时,再提高税率反而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因为较高的税率将抑制经济的增长,使税基减小,税收收入下降,反之,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税收收入增加。

这就是拉弗本尊

但问题是难以判断税率是否超过了限度。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拉弗曲线时,认为当时美国的边际税率(约50%)已经超过了限度,处在曲线向下的一边,所以他主张政府减税。但很多其他经济学家认为没有证据表明美国的税率已经达到这种极端水平。

然而,雷根总统对此深信不疑,于是主动开始大幅减税——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在雷根时期,米帝经济走出滞涨,大幅好转,星球大战拖垮了红色罗刹,同时其鼓励的科技创新也为后来的互联网崛起打下了坚实基础。

正如曹操一样,雷根虽只是演员出身,但其牛逼处不在能谋,而在善断。

关于神州税率,有很多嘴仗可以打。但无论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学者,大部分都认为是比较高的,最保守估计也有22%左右。

但这样高的税率,其实并没有包括土地财政。神州如今的土地财政,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变相的地方税务补充,这是自雄鸡诺夫93年两税制改革以来人所共知的事实。房价基本上能把六个钱包的钱(作为首付的积蓄)和年轻人未来的几十年(房贷)都吸收进去,而各地衙门从中所获得的税收(土地出让金+印花税等各种税)的比例各位都心知肚明,不用我多说吧?2016-2017的房价上涨,其实等于变相的税负上升。而最近由于trade war,需要给出口企业增加补贴,这又等于变相加了关税。在本身高税率的基础上,两边的“税收”同时上升,那就难怪很多房奴和企业会感到鸭梨山大。

鸭梨山大不要紧,麻烦的是由于税额上升,手机、汽车、甚至烟草行业的全行业产能开始过剩,产销量开始下降。而这种下降最终会导致手机、汽车、烟草卖出时的税收减少(尤其是烟草,价格里面很大一部分是税收,原因同房价)。而产销量下降也会带来利润减少和相关行业的管理者以及工人工资减少,这又会变相调低个人所得税的范围。如果有的人因此失业,不但收不上税,财政还要负担其失业保障,这样下去一种可能的趋势就是:土地财政收钱=》百姓无钱消费=》企业萧条或倒闭,员工失业=》财政无钱发工资=》变相增加土地财政或者到处收税更多=》企业负担更重,更多企业倒闭=》财政更没法发工资。

这种趋势是财迷很担心的趋势,但这种趋势似乎确凿正在成型。

我等小民的对策

既然如此,我等小民对策又当何如?

第一,销售减少,这批企业,包括手机企业、汽车企业、烟草业都会招人更少或不招人,同时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熬不住了,还会裁员。所以,就现在看,之前提到的就业困难,还只是开始。财迷在这篇文章中:财迷║不如怜取眼前人:许主席贾巨贾撕逼、严峻的就业形势及对策 已经提到不少对策,目测在这里仍然是有用的,各位有兴趣的可以移步去看看。

第二,庙堂的思路,本来是托住最底层(精准扶贫),然后杀几条大鱼肥豚搞点真金白银,再大水漫灌一下。这样就水也有,面也有,可以半稀半干做一桌饭菜继续过日子了。但如果大水漫灌导致真金白银的来源——包括手机业、汽车业、烟草业在内的实业受损,这样以后就只有水,面就越来越少了。而且多余劳动力还反而需要花小钱钱安置,这是庙堂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现在庙堂说要搞好民企,目测是真心的,只是各地衙门那就是魑魅魍魉,小鬼们各怀肚肠。当初庙堂让小鬼们出去搞土地财政、环保风暴、上游涨价,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去创(zhuan)收(jia)。那当然是一马当先,跑得比谁都快。但如今让他们给民企减税,把不多的银子拿出去贷给民企,等于是从猫嘴边夺走香喷喷的鱼干,小鬼们积极性会有多强,那就只有天知道。所以如果有看官的亲友是企业老板的,列位看官最好劝他/她不要期待过高——最多是负担减轻,真要坐等天上掉馅饼,各种优惠补贴掉下来,那还是有点难。

第三,要想避免神州走进税基减少导致山大王疯狂敛财,从而又导致税基继续减少的恶性循环,那就必须要解决这背后财迷提到过的神州经济的三种张(mao)力(dun)之一:董事会和经理层的矛盾。董事会想好好过日子,经理层则希望捞完就跑;董事会盼的是万年的江山,经理层就惟愿眼前平安;董事会期待的是精干的队伍,经理层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果董事会能控制住经理层,如98年一般(在那之前,老大哥们可是铁杆庄稼的旗人生活,日子比受剪刀差盘剥的农民伯伯乡下妹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则还能过日子,如果董事会控制不住经理层,无法精兵简政,甚至或者经理层都捞完跳船了,则万事皆休。现在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就看接下来庙堂动作。如果动作大,则大家还可期待,否则还是多囤粮草和医疗用品罢。

总结:

好叫列位看官晓得,手机/汽车/烟草产销下降,主要原因不在行业饱和,不在人口红利下滑,而主要还在房价上涨。还望庙堂中有识之士认识到这一点,不要看错了病,开错了药。毕竟医人容易治国难,一旦开错药,恐怕不少小民又会成为副作用的代价。至于我等小民,则需要减少进取投资,抱朴守拙,怜惜眼前,看清形势后再做应对,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历史车轮之下。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财迷 | 推演近期汽车/手机/烟草产销量下滑的真正原因及对策

赞 (18)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chobits123历史上体制内变法哪个成功过? 别瞎操心了,茶馆里说的好,改良改良,越改越良,冰凉。回复
  2. 其实我不爱吃北方早点自力更生,加强维稳已经下达到厅级。回复
  3. 呱唧呱唧没的救了,不动等死,动动死的更快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