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欲言 | “血汗工厂“才是工人尊严和待遇提高的根本原因——续(超车式发展的弊端)

续上篇

05

中国在建国初期,在精神上鄙视贪欲,消费上提倡节约,贪婪的欲望被遏制,创造财富的欲望同样被遏制,劳动积极性被遏制。

大量投资资金落地,在供给端受制于劳动积极性低,劳动生产率达不到预期,在需求端受制于消费市场没有得到培育。投资效率极差,徒增大量债务而未实现预期目标。

1989年,中国进行价格闯关,试图以正常的价格形成机制调节市场解放生产力,而非继续依靠行政力量配置资源,但由于持续投资形成的政府财政赤字都需以货币超发解决,通胀压力巨大,居民不确定性心理预期引发了1988年8月中旬的抢购风潮和挤兑银行存款的现象,引发第二轮通胀,通货膨胀率一度达到18.5%,价格闯关效果并不理想。

1993年,大量资金投资于沿海地区房地产市场,银行、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为了实现各自不同的利益诉求,为房地产业大量融资,货币超量投放。(有没有眼熟?)

中央政府于1993年夏开始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人民币兑美元比率也由1:5.64跳贬至1:8.27,房地产泡沫破裂,海南发展银行倒闭,资金自房地产业流出进入实体,引发了1994年第三轮通胀。

巨量债务直至2000年之后,随着经济发展才得以逐步化解。

三轮通胀的都有供与需的矛盾潜藏其中,被激发的居民储蓄意愿形成国家的投资资金,却又压缩了居民的消费欲望。

大投资增加了供给,与大投资压缩了消费形成矛盾。

投资没有预期回报,居民储蓄却需提供回报,形成的大量债务,只能用货币超发来解决,最终变成通胀。

06

供给和需求是经济发展的两条腿。

正常情况下,经济发展需要供需两条腿走路,需求走一点,供给走一点,需求再一步,供给再一步轮流交替,难以实现弯道超车。

社会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应该来源于以下路线;

技术满足——部分人有升级需求的财力——新产品高价供给——带动就业——带动更多人有升级需求的财富——需求升级——新产品集约化生产,供给升级——技术升级——循环。

供与需交替相互拉动,假如供给层级超过需求太高,产生的供给就会无人需求,带来的只有亏损。

譬如说原始社会阶段,温饱还没满足,造个汽车会有人去消费吗?

投资超过需求层级,就没有可持续性,只能任其报废或不断投入资金维护,变成大白象工程。

就像好多人担忧机器换人会导致群体失业。

事实是无需那么担心。

如果大量工作岗位消失,必然需要有新增工作岗位,否则,新技术的高资本投入需求高回报,会与群体失业消费不足无法产生高回报形成制约,导致技术无法落地。

07

但世界贸易一体化改变了一国经济发展的固有模式,新的技术输入,新的需求(外需),导致经济可以瘸腿走路。

一国之内,供给可以甩开需求(内需),从而实现经济弯道超车。

中国长期的超车式发展模式下,经济驱动力从早期的投资驱动变为投资和外需双轮驱动,本应是最大驱动力的内需一直未得到充分培养,无法担当驱动经济发展的重任。

然而,放至全球来看,供需仍需平衡。

一个国家供大于需,就需要另一个国家需大于供来平衡,一个国家消费持续大于供给的背后只能是外债的持续增长,长期扭曲是不可持续的,随着债务堆积,只能面临如下四个选项;

1) 赖账不还。

2) 利用贸易争端和制裁,减少债务堆积。

3) 金融收割,这是美国特权,只有美国可以利用优势世界货币地位实现货币潮汐,收割别国。

4) 战争。

中美来看,贸易争议就只能集中于二三点之间。

据消息,G20峰会中美达成重要意向,中方扩大对美进口,美方暂停加征新的关税。

随着进口扩大,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中,净外需(外需-内需)逐步趋弱,经济需要重回正轨,回到供需(内需)两条腿走路。

08

世界贸易体系绝大部分以美元为载体,需要美元流动性支撑,只要美元还是世界货币,美国就需要输出美元,一旦美国停止输出美元(净出口转正),那么海外美元流动性逐渐消失,世界贸易势必需要另找新的媒介,譬如重回黄金本位,那么就是美元世界货币地位的终结。

输出美元是美国的利益所在,却不可能白给,只能是买入货物,货物都从国外买入,国内需求被抢占了,本国的基础工业如何重建?

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和重建基础工业是矛盾的,重建基础工业是镜花水月。

但海外美元无限累积也不行,这是美国的负债,周期性的金融收割必须发生,周期性抽回海外美元流动性防止满溢。

基础工业重建只可能发生在金融收割期,作为美元回流的助力。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扩大进口是以贸易方式使得美元回流美国,达成了部分美国诉求,对中国出口产业(内销产业受创)及国际技术交流影响也较小,是体现了双方诉求的折衷。

但贸易是跨境资金流动的基本面,贸易顺差减少可通过改变投机资金预期而改变流动趋势。

贸易顺差缩减也代表着净出口缩减,净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引擎之一,代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增加进口自供需关系看,代表国内本就疲弱的内需又被分走一部分,拉动国内企业盈利因素在减弱。

超车式经济所叠加的供需矛盾集中爆发,经济增长压力大增,金融是实体的投射,金融风险短期受中美关系改善影响有所弱化,长期反而在恶化,美国的金融收割风险犹存。

09

中国经济弯道超车的后果是,居民部门在经济分配中占比较低,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GDP)长期在40%左右,与美国的70%相差甚远。

疲弱的内需无法拉动经济,还可以负债拉动。

1998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取消福利分房,货币化购置,允许银行按揭,房市全面市场化。

房产消费饿虎出闸,开始刺激负债消费扩内需。

其后,其他刺激消费措施也多有出台,却不如房地产一般立竿见影。

负债有扩内需的作用,但债务偿息也有压缩消费负面作用。

长达20年刺激居民负债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行为,使得债务偿息对消费的全面拖累逐步显现。

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环比增长16.43%, 在2010年,这一数字仅为76.86亿元。8年增长了10倍以上。

客观的说房产既可归类为消费品,也可归类为金融资产,购入金融资产并不像消费品一样,代表消费能力的永久消失,伴随金融资产卖出,消费能力会回归。

然而,消费能力的回归必然伴随着股市和房市失去支撑,这却是金融风险。

股市和房市的繁荣必定要吸收日益增长的信贷资金,霸占资金的使用时间,使得这段时间内资金无法流向实体,导致实体领域通缩,压缩实体利润。

或者说只有消费支出趋缓或停滞不前,才可能对股市和房市形成支撑。

与1994年不同,94年的时候是中央主动引发房产泡沫破裂,资金流出房产领域进入消费品导致通胀。

而本轮经济周期出于对系统性风险的顾虑在人为的延伸信贷周期,呵护资产泡沫,力求实现“软着陆”。

本轮资产价格的爆破途径将是通缩的实体价格受成本推涨报复性反弹,从而无法支撑金融资产价格,资产价格破裂后流出资金转变为消费能力从而推动通胀。

10

经济近代史中,金融危机成为主要的危机形式。

来源于市场对金融的纠错失效。

很多人都有疑问,市场经济一定会比非市场犯错少吗?

事实是相反的,非市场经济犯错更少。

市场经济有各种参与主体,绝大多数人的眼光是肯定比不得精英统筹规划的非市场分配。

市场是以价格作为工具,以充分竞争为手段,来验证供求关系正确与否的一个平台。

市场的效率只不过是提供了一个及时判断决策对错的平台,在酿成更大的错误前予以及时修正。

而非市场经济犯错更少却很难有工具来及时判断对错,犯错的代价更大。

每一个国家,所有政府部门中一定是中央银行最开放最高效,因为货币政策赤裸在世界市场中,起效与否立竿见影,起效就是判断对错的工具。

近期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明显的左右摇摆,也仅仅是在不停的试错中探寻最佳抉择。

但金融市场成型之后却并非完全如此。

中国哲学提倡辩证唯物主义,然而金融或者是个例外,金融资产价格几乎是完全的唯心主义,更多体现的是心想事成,假如众人对趋势的判断一致,统一的预期会改变结果从而心想事成,统一看多即使与基本面不符,价格仍然可以上涨。

金融资产又可以通过涨价引导追涨来制造需求。

竞争仍在,供需却改变了,供需又改变了价格,市场判断对错的工具失效了。

工具失效导致金融风险很少被及时纠正,金融风险多发生在破坏力蓄能较强之时。

金融资产价格脱离基本面较大,诱发看贬预期统一之时,才是金融风险的爆发时刻。

例如美元,贸易顺差是一国汇率升值的基础,美元长期巨额贸易逆差,债务问题严重,以基本面看美元应该贬值,但市场信任美元的信誉,市场看多美元,美元汇率仍在升值。

金融资产的自我加强特性使得趋势脱离基本面运行,直至无以为继,才会进行修正,回归由实体决定的基本面。

然而,政府却不会允许市场自我修正,经济发展是政府的选票,经济不佳政府就变成了出气筒,几乎所有的政府都会对金融风险加以干涉。

干涉使得金融市场错误得不到充分纠正,蓄能在一次次危机中得到加强,当利率归零时,干预政策失效,累积的破坏动能集中爆发,一个大周期。

康波周期解读的一个角度。

11

以日本为例看一下“软着陆“效果。

1987年10月19日开始的。上午9时30分,纽约股市一开盘,道琼斯指数经过一段颤动后突然下跌,惊慌失措笼罩了整个纽约股市,投资者纷纷抛售股票,急迫到不讨价还价的地步。一直到休市,道·琼斯指数暴跌508.32点,跌幅达22.62%,由此引发全球股灾。

股灾第二天,日本出现大量恐慌性卖单,日本大藏省拨了几个电话,再开盘时,卖单就奇迹般消失了,大型机构开始进场护盘,股市缓慢下挫,适逢日本电话电报公司公开筹措370亿美元,以270倍市盈率上市,其时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市盈率只有18倍,股市再度崩盘,日本主管部门准许日本四大券商代为进场操作(日本国家队),日本券商呼吁在危机时买进股票是爱国行为,民众应爱国买股。

资料来源;索罗斯《金融炼金术》

同时发生股灾,日本的“软着陆“与美国的”硬着陆“形成对比,股灾后,日本的经济增速与美国经济增速也形成对比。

1990-99年间,美国经济增速多在2-4%左右,日本则多在衰退边缘徘徊,日本经济开始进入“失去的二十年“区间。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凭栏欲言 | “血汗工厂“才是工人尊严和待遇提高的根本原因——续(超车式发展的弊端)

赞 (12)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呵呵关键是没有独立地工会组织.这个大家懂得.回复
  2. 水色梦境危言耸听,可以当宠物的前提下,养猪场也促进了猪类的繁荣。 没有正经工会,工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