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特大洪灾官方隐瞒实情不作为,民众抗议(多图、多视频)

6月底7月初的持续暴雨,让湖南正在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长沙、娄底、宁乡、高明…..一一失守。许多地方更是由于泄洪导致灾情惨重,官方通知未到位,上万灾民靠自救,官方同时隐瞒死亡人数,引发村民不满,重灾区宁乡县7月4日有近千名村民再次举横幅游街,湘潭市雨湖区姜畲镇7月3日有村民堵国道抗议。

而比洪灾本身更让人气愤的是当地官方设置的一些微博账号还在展示政府救灾的“政绩”,甚至将灾害娱乐化。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这次的洪水,到底有多大?

橘子洲已经变成“橘子洲号”

湖南宁乡的大水已经达到了一层楼的高度了

汽车基本淹完了

燃鹅,问题好像并不是下雨那么简单:

什么?泄洪?天灾里充满了人祸。

7月4日,宁乡县沙河市场受灾严重的商户等近千人继3日之后,再次发起游行示威,村民深先生向记者表示,参与抗议的人数将近上千人,早上10时许,他们从沙河市场出发,一路游行至汽车站、白马桥。

他们高呼口号、打横幅,抗议政府不作为,天灾变人祸等,当地政府调动大批警力中途拦截,双方有发生肢体冲突,最终游行队伍被驱散,深先生透露,有2人被抓走。

深先生气愤地说:“现在宁乡县99%的灾民都是在自救,救援现场很难看到政府官员,特别是农村,真的想不到政府官员在干什么,只有抓人的时候可以看到警车。”

深先生还透露,宁乡县城灾情惨重,主要原因是黄材水库与田心水库泄洪,去年泄洪是每秒钟100立方米,今年是每秒钟200立方米,两座水库的水全部经过县城,再加上乡村河流,最关键点是当地政府事先通知不到位,6月30日曾有消息称泄洪,结果第二日官方辟谣,但是7月1日真泄洪,而且比预定时间提前了4个小时,导致所有村民损失难以估量。

引发宁乡县所有村民最为愤怒的是官方救援不力,隐瞒实际灾情。深先生表示,特别是死亡人数方面,副县长可以亲口说出零伤亡,他自己亲眼所见的后粮仓镇已有5人死亡,死亡人数目前根本无法统计,不计其数。

据悉,7月4日为止,当地村民确认的死亡人数已达60余人。“政府掩盖事实,这是最让人气愤的事情。”深先生说。

记者多次拨打宁乡县政府电话,结果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目前宁乡县村民组成了许多民间救援队,由于对政府的不信任,村民自己购买救援物资并且亲自送至偏远乡村村民手中,许多被困村民也纷纷向民间救援人员发出救助信息。

目前宁乡县村民最为担心的是灾后疫情方面的控制,由于天气炎热,遇难者以及动物的尸体正在发出恶臭,村民更希望当地政府能够进行损失补偿。

此外,7月3日,湘潭市雨湖区姜畲镇泉塘子村、梅花村村民以堵320国道的方式,希望引起外界关注他们的灾情。梅花村村民赵女士向记者证实了堵路事件,但是太多的细节不愿意透露。

据当地警方通报,堵路事件造成交通堵塞一个多小时,有5人被刑事拘留。

赵女士表示,他们受灾的原因是由于水库开闸放水,“开闸之前村中根本没有水,河道虽然水势上涨,但是路面上没有水,7月1日晚上开闸之后,水涨到了村民屋前面平台上,村民一直看着它涨,直到2日不涨水了,但是有一米多深,目前水还没有退。”

据村民透露,7月4日晚上还将有水库开闸放水,所有村民非常担心灾情进一步加重。目前许多村民被困在家中二楼,缺少食品、药物等。

赵女士表示,堵国道是为了引起重视,他们那里救灾物资以及救灾人力完全不足。

目前村民正在陆续转移,进行自救,政府官员未见踪影。

下面是民众抗议视频:

官方掩盖死亡人数 民众愤怒自揭真相

对于此次洪灾的伤亡人数,湖南省民政厅的报告称,长沙、株洲、湘潭等13市(自治州)97个县(市、区)661.6万人受灾,24人死亡,8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162.2亿元。

当地媒体在报导宁乡县因灾死亡人数时称,仅由3人上升至5人,副县长还声称无人员伤亡。对官方隐瞒死亡的真实人数,当地民众极为愤怒。

村民披露,老粮仓镇红熬村一个老师一家三代死亡;大成桥镇老加油站,因冲锋舟侧翻(严重超载:17人),7人被急流冲走,1名儿童被救(在湘雅附三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确定4人死亡,2人失踪(基本上已死亡),其中仅河潭村村民欧子健一家已有1人死亡,2人失踪。祖塔与沩山交界处,第一次垮塌淹埋四座房子,4人死亡,然后当地组织村民营救,在山体发生第二次垮塌,救援队和围观村民全部被淹埋,目前只挖出13具尸体,据统计死亡人数在30人以上。

当地村民纷纷在网络上发布自己亲眼所见的村民被洪水夺命的真实事件,揭露官方造假、隐瞒真相的谎言。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湖南特大洪灾官方隐瞒实情不作为,民众抗议(多图、多视频)

赞 (0) 打赏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鹰盲蕭雨 7月1日早上,中國湖南省寧鄉市33歲居民郭先生起床後,看到外面持續了兩三天的暴雨還在持續。 微信朋友圈裡有人說今晚8點水會漲到1米5到2米。郭先生(化名)出門看看,家門口的水壩全淹了,馬路也淹了,但情況似乎也沒那麼嚴重。 郭先生照例到自己經營的汽車維修店去工作。下午兩點左右,雨停了,他想應該沒事了,走出店門,遠處白馬大道上的景象卻讓他心裡咯噔一下。 “我一看沒下雨,街上的水怎麼還在漲?我的第一反應是有大問題,趕快走,” 郭先生說。 他拉上弟弟,跳上自家的皮卡往家奔,聽說母親帶著他7歲的女兒和5歲的兒子出門看漲水去了。 街上人來人往,郭先生心急如焚,在離家不遠的水壩上,他終於看到了母親和一雙兒女,“我媽被我罵了一頓,我說要漲水了,你還帶他們在這裡看熱鬧,到時候連你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剛走出10分鐘,水就漲了起來。“從來沒想到會發那麼大的水,那個水是看著往上走的。大約半個鐘頭的樣子淺的地方都漲了一兩米,” 郭先生回憶說。 7月2號早上,寧鄉市裡的洪水基本退去,郭先生聽說他的一個朋友觸電死了。他開著車在街上轉了大半天,看到洪水過後,人們的目光都有些呆滯, “白馬大道、沙河市場、汽車老站東站那邊,還有步行街,什麼都沒了。好多人基本上都傾家蕩產了。沙河市場,少的幾十萬,多的千百萬可能都有,沒搶救出一點東西。水淹車,淹了幾萬台可能都有,拖了三天三夜還沒拖完。” “看到這個場景,您自己當時是什麼心情?” 記者問。 “心涼,涼,”他回答,“這不是天災,主要是人禍。” 郭先生說,流經寧鄉的溈江上游黃材水庫開始洩洪時,他們沒有得到通知,大家毫無預警,很多人還在看熱鬧時就被洪水捲走了。 寧鄉市不少居民也持同樣看法。星期一(7月3日),在擁有1000多間店舖的沙河市場門口,幾百名抗議者舉著紅色橫幅圍堵了國道。 橫幅上寫著“這是一次可以預防的災難”、“為何持續暴雨不能早些分期洩洪”、“不是天災,係人為,政府領導不作為”。 當局的第一反應是切斷了那一片的手機信號, 不過後來抗議視頻還是被上傳到推特上。 郭先生當時也在現場,他沒有參與示威,但是他很理解這些示威者,“都是辛辛苦苦一輩子的”。 很快,維穩人員就趕到了,當場抓了幾個人。 “那個特警來得特別快, 我說抗洪搶險不見你們的身影,鎮壓你們就來了,” 郭先生對美國之音說。 郭先生告訴記者,一些受災最重的農田、鄉村至今沒有恢復手機信號,“全城失聯,還不知道裡面怎麼樣。” 洪水過後,他的微信朋友圈炸了鍋,大家都在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視頻。不過,當局是有一條刪一條,“說你是謠言,不准發,好多公眾號都給屏蔽了。現在是消息封鎖。” 官方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7月2日報導稱,湖南寧鄉一網民編造虛假洪水信息被行政拘留。報導說,32歲女網民張某發布漲水視頻,提醒人們趕快轉移的消息是未經核實的虛假消息。張某因散佈謠言擾亂公共秩序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五天。 但是不是所有網民都買賬。有人留言道:“算了吧,公安機關只會掩蓋事實,我就是寧鄉人。受災有多嚴重,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無法體會家人被困在洪水里、我們在外面等了一晚上的那種煎熬。” 最讓網民難以接受的是,寧鄉縣的文平副縣長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們所慶幸的是,城區遭受前所未有的百年難遇的洪災,沒有死傷人員,這是我們最大的勝利。 ”有人在這段視頻旁貼出了幾具漂浮在洪水和泥漿中的屍體。 電視新聞中幾乎沒有關於這次洪災的報導,只有湖南都市頻道的一則報導例外。報導中一名男記者向觀眾展示身後幾名劃著衝鋒舟的搶險救援人員。 不過,很快有在場的網民指出,這是電視台自導自演的一場假新聞。“他們是自己把自己的人推到水里,然後再拉起來。”網民用手機拍攝的這段視頻的畫外音說道。視頻顯示,洪水的水位還不及男記者的小腿肚。 中國民政部星期二(7月4日)發布消息說,6月29日以來,強降雨已經導致中國南方11個省份56人死亡,22人失踪,1100多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250多億元。 中國國家氣象中心的預報說,中國南方這個星期還會出現更多降雨。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