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血流成河,这是大萧条的开始

美股在上周经历了黑色周五之后,又经历了黑色周一,道指狂泻1175点,周二继续大幅震荡,到现在为止,标普跌0.11%。

股市狂泻甚至惊动了欧洲央行和白宫,媒体报道称,欧洲央行的工作人员联系市场参与者,评估是否存在金融稳定的风险,美国财长称在监控形势,从流动性等方面看市场运行是否正常。由此可见,它们很清楚现在的股市是欧美央行量化宽松之后吹起来的大泡泡,全球的需求也主要依靠资产价格泡泡支撑着,清楚今天的问题所在。

本轮股市大跌已经取得了第一个辉煌的战果:那就是特朗普再也不能在推特上对标普进行吹牛了。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果鼓动资本持续投入股市,都是愚蠢之极!他应该看看美国1929年大萧条的历史,也应该看看互联网泡沫破裂和次贷危机代表的房地产泡沫破裂的结局。今年开始,川普会品尝到苦果。不断鼓动股市,是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所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在美国贫富差距已经创上世纪以来新高的情形下,本轮全球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就是在“制造”全球大萧条,因为资产价格涨势越持久,贫富差距将恶化的越严重,需求萎缩的越严重。

世界的主要国家中,谁也逃不脱这个结局!贫富差距分化的越严重的国家,萧条也越严重。

但是,本轮全球股市大跌,有几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现象:

第一,先看下各国和地区的通胀率。中国2017年9-12月的通胀率(年率,下同)分别是1.7%、1.9%、1.8%、1.9%,美国分别是2.2%、2.0%、2.2%、2.1%;日本分别是0.7%、0.2%、0.6%、1.0%;德国10-12月分别是1.6%、1.8%、1.7%。按美联储以往货币管理的节奏,现在刚刚进入加速收缩货币的阶段(通胀率刚刚达到2%。美联储今年将逐渐扩大缩表的额度,符合这一趋势。我认为美联储今年会加快加息的频率或幅度);一旦通胀率到了3%,美联储会快速收缩货币。而其它经济体在现阶段的通胀率下,或许有真实收缩货币的计划,但未到立即实施的阶段,因为通胀率还在2%以下,处于温和的区间。

央行的货币政策实际是非常被动的,只要通胀还未成为大患、还未威胁到社会稳定,在全球债务负担异常沉重的今天,它们不会加速收缩货币。也就是说,在现阶段,它们制定的货币政策会受到社会(政府、企业、个人)的制约。

而全球市场立即崩溃,显然需要央行货币政策的共振,让全球的流动性耗尽。现在,仅仅是美联储进入了加息缩表的进程,日本开始小幅缩表,欧洲央行还在量化宽松。所以,现阶段的基本面并不支持全球资本市场和债务市场立即崩溃。

但这时候需要加倍警惕,因为美国的通胀年率已经越过2%,而10-12月的核心通胀率分别是1.7%、1.8%、1.7%、1.8%,在这个范围已经震荡了7个月之久,美国12月的时薪增长率达09年以来最高,一旦核心通胀率开始新的升势,越过2%将是快速的,加上通胀率已经越过2%,从现在开始,美联储很可能会步入加速收缩的阶段。未来,出现美元荒是一种必然现象。

第二,股市。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股市是流动性之眼,所以,股市的节奏和走势极为重要。

去年沪深股市被称为股灾式牛市,但这种牛市终止了吗?不讨论创业板,只说沪指。从15年股灾之后的2638点开始,从周线观察,成交量异常均匀、稳定,在这种情形下,将需要一个流动性耗尽的过程。这与今天通胀的局势是一样的,通胀没有大幅上涨成为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时,希望央妈彻底拧紧水龙头,很难让人相信!中国是一种极权体系,为了避免爆发金融危机,未来维护股市将依旧以ZF主导,也就意味着无论如何,未来依旧是股灾式的市场,无论沪指涨跌,都会让很多人亏掉裤衩。

再看看德国股市。

前面已经说过一次德国股市,提醒警惕,因为在周线级别来看已经明显形成了量价背离的态势,月线也有一定的量价背离,但不太明显,在这样的时期自然需要当心调整的出现。德国股市是欧洲股市最有意义代表。

德国股市虽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月线量价背离,但量价背离的比较轻微,具有不确定性。

观察标普500的指数月线图形,如果要说就此就形成了顶部,似乎也不能确定。

正常来说,欧美发达国家的股市月线的有关参数(DIF、DEA等)调整到低位,更容易形成最后的大顶。

第三,虽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冲高,但短期国债收益率并未紧密跟随。

债务问题爆发和资产价格泡沫破裂,自然是流动性剧烈收缩而导致,最近一段时间虽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走高,但短期国债收益率并未紧密跟随,美国国债收益率走势代表的是欧美市场的整体利率市场的趋势。这种情形还不能说是流动性导致危机即将爆发的信号。任何危机的爆发主要都是短期债务无法偿付所引发,上世纪90年代的墨西哥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拉美危机等莫不如此。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而短期国债收益率不能跟随,至少已经是债务危机爆发的初步信号,是全球开启大萧条的起始。因为过去三个月,美国一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走高,有些国家、机构就会承受短期债务的压力,一个自然而然的做法是进行债务长期化(南美一些国家更发行了世纪债券,是将债务长期化的典型方式),希望用长期债务缓解自身的短期债务压力。这会让长债的供给增加,收益率走高。所以,这是全球危机即将爆发的第一个信号。

虽然上述这些迹象,都不是危机要立即爆发的信号,但一样需要绷紧神经,此时,需要密切观察的是股市暴跌是否会导致一系列短期流动性短缺的问题,如果出现这种问题,短期(比如一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走高,这说明股市暴跌开始反过来冲击短期债务市场,债务泡沫破裂就迫在眉睫。在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显示的已经异常风险的信号(三年、五年期美债都基本类似),是马上要刺穿泡沫的节奏。

2018年,注定是全球债务泡沫和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的年份。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血流成河,这是大萧条的开始

赞 (19)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