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蛮荒:另一个中国第二篇——萧条的二线

在《东北到底有多惨》一文里,我们讲述了东北和山西的惨境,失业工人们绝望的等着天亮,盘算明天的饭钱要从哪里筹措。然而北上广深的小清新们对失业工人们破口大骂,他们义正辞严的声称,中国还有大量的二线城市,能给失业工人们提供吃饱喝足的机会。那么,就让我们看看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吧。

一、惨淡苏州

作为中国外资制造企业的最大聚集地,在外资全面撤离中国的时候,苏州承受着巨大的压力。2015年苏州的工业数据勉强持平,总产值3.57万亿,较2014年下降了0.2%。往前几年看,这种工业萎靡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2014年工业总产值只有0.2%的增幅,2013年增幅4.1%,2013年3.4%,2012年3.5%。一直要回溯到2011年,才能看到一个像样点的工业增长数据:当年度的工业总产值是3.33万亿,增幅为17%。近4年来,伴随着外资逐步逃离中国,苏州在工业领域已经完完全全的丧失了增长性,而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又根本没人知道。这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产业转型和升级的口号,从2012年苏州的工业增速坠崖式的下跌开始,已经在喊了。呵呵,喊了4年,毫无作用。既然2015年苏州已经连微弱的工业增幅都维持不了,转入了跌势,那接下来,只能是令人目瞪口呆的坠崖。

至于结果会怎么样,不要问,到2017年,各位失业大半年的邻居拿着菜刀来敲你家门的时候,各位就知道了。

二、装逼重庆

这是一个号称2015年经济发展最健康的城市。所以我认为很有必要仔细研究一下它的经济数据,挖掘隐藏在数据之后的真相。看看在经济下行的当口,这个城市到底有何德何能,竟然能够独善其身。

重庆的GDP数据表面上确实看起来很不错,2015年GDP为15719亿,相对2014年的14265亿,名义增幅为10.2%。接下来看看分项数据。可惜的是,在所有分项数据中,最耀眼的,竟然还是投资数据。2015年,重庆的固定资产投资额高达15480亿!与GDP规模基本等同!毫无疑问,这种万亿规模级别的投资,是推动重庆经济发展的最关键的因素,没有之一。作为一个数据狂,我当然要深挖历史,看看这种疯狂投资的由来。这么一挖,就挖到了2007年以前。

06年重庆的固定资产投资额2451亿,GDP为3486亿,固定资产占GDP的比值为70%。这算是很正常的水平。到07年,固定资产投资额3161亿,GDP为4111亿,投资额占GDP的比值为77%。这已经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此后重庆就完全陷入了投资依赖之中。08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占GDP的比值为79%,2010年就上升到了88%。这大概就是重庆实现经济腾飞的真相。07年到2010年,4年时间,重庆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从3161亿上升到6934亿,升幅高达119%,而GDP则相应的从4676亿上升到7925亿,升幅也只不过是70%。剧烈上升的投资如同流水一样的花了出去,带来的经济增长,也只不过是尔尔。

2012年,重庆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9380亿,GDP为11459亿,比值为82%,看起来比最疯狂投资的2010年已经有了些许的收敛。然而,重庆新一任的官员们迅速的意识到重庆这头怪兽已经习惯了疯狂吸血,只要稍微控制一下资金输入的管道,就会引发巨大的社会动荡,2013年重庆投资额11205亿,GDP为12656亿,比值恢复到此前88%的峰值状态。当然,这只是开始。2014年投资额13223亿,GDP为14256亿,比值上升到93%。到了2015年,比值已经高达98.4%!眼看投资额就要超过GDP了。

这就是重庆,一个纯粹的投资依赖型的城市,一个如果停止吸血就会即刻暴毙的城市。从2007年到2015年,固定资产的投资额增长了3.9倍,而这也只不过是带来了GDP的2.8倍的增长。要说那位号称金融奇才的重庆市长,在资金使用上有多高的效率,那还真谈不上。接下来,我们会来更加深入的看一看,这个城市在各项产业经济领域,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表现。

支撑重庆经济发展的,也就是庞大到可怕的投资,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2015年1.55万亿规模的天量投资,让周边所有城市都望尘莫及。给出一组数据作为对比:2015年成都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只有7007亿;而号称全城挖的武汉,也只不过投了7725亿。重庆周边这两个主要竞争城市的投资额加起来,才能和重庆相提并论。这么一对比,重庆政府手里的钱真是多到泛滥的可怕程度了。要知道钱少了是坏事,钱太多也麻烦得很。中国各地的市长们在08年4万亿大印钱的时候,钱没地方花,只能投到矿产冶炼领域,堆砌过剩产能。可惜得很,重庆也没啥好地方花钱,资金同样一股脑的往各种过剩产能里涌。

2007年,重庆的大投资时代刚启动的时候,钢材产量是436万吨,水泥产量2819万吨,铝材81万吨。到2010年,钢材产量699万吨,增幅60%,水泥产量4598万吨,增幅63%,铝材102吨,增幅26%。好吧,到这个时候我还能理解,这种产能增长也还过得去。事实上,2010年国内产能过剩问题也就是刚开始暴露出来了,能意识到这些产能会在日后酿成灾难的人,也还不算多。但是重庆在这之后依然在疯狂的扩大过剩产能。到2014年,钢材产量飙升到1323万吨,较2010年的升幅高达89%,差不多就算翻了一番;而水泥产量则上升到6667万吨,较2010年升幅45%;铝材产量133万吨,升幅30%。钢材水泥和铝材,是中国产能过剩最惨烈的三个领域,重庆全部中招。

更可怕的是,即便是2015年,整个国家为了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焦头烂额的时候,钱多得没地方花的重庆不说缩减产量,竟然还得意洋洋的继续加大对这些垃圾产业的投资,扩大产能。2015年重庆钢材增产4.3%,水泥增产2.2%,而铝材产量暴增了28%。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有意思的是,这三个玩意,基本上就是重庆2015年主要工业产品中还能实现产量增长的东西了,其他主要产品基本上陷入了产量萎缩的窘迫状态:整天拿来装点重庆门面的笔记本电脑产量下滑了12%,打印机产量下滑10%。这两个东西恰恰就是重庆整天拿来吹嘘个不停的新兴电子产业,不好意思,在经济下行的今天,社会整体消费力萎缩,无论啥产业的日子都不好过,你重庆也不能例外。其他的,轿车产量下滑2.2%,烟草产量下滑5.1%,这些就不细说了。这么一看,2015年重庆的工业增加值实现10.5%增长的背后,居然是钢材水泥铝材这些垃圾领域在持续扩大产能!这真是要让人笑掉大牙。而这,恰恰就是重庆的真相:靠持续向垃圾产业疯狂投资,维持着重庆的经济泡沫。

最后再说一个话题:重庆市政府的整体债务水平问题。2013年6月份,财政部会同审计部核查的结果,是7360亿。在当时来说,这真是一个吓死人的水平。要知道2013年重庆市的全口径财政收入只不过1692亿,即便这些钱全部拿来还债,重庆全市人民不再享受任何公共服务,病死不治病,满城皆文盲,桥断了都不修,也要4年半才能还得起。这之后我们的金融天才市长倒是想出了很多办法,成立所谓的八大市属投资公司,用了一些个会计手段,把其中约4千亿的债给转移到这八大投身上,然后就假装这些债都不用政府还了,不再属于政府债了。重庆政府骄傲的宣布,重庆的地方债水平降到了3千亿了,可以兴高采烈的继续借钱了。2015年,重庆政府又借了658亿的政府债,然后高高兴兴的投入过剩产能领域,拼命的吹泡泡。

只不过,到无债可借无钱可投的那一刻,到泡沫破灭的那一瞬间,现在沉浸在岁月静好的幻梦里的重庆人民,也还是会感受到痛苦的吧。

本文之后,我还会在陕西找两个城市出来撸。敬请期待。

三、混混天津

撸天津的数据真是很有趣的体验,混混两个字就好像写在了每一行数列里。2015年天津GDP为1.65万亿,较2014年的1.57亿,名义增幅为5.1%。注意,就在这里,混混两个字就要跳出来了:经过一番价格指数调整,天津市统计局公布的官方GDP增长率为9.3%。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调整的,总之,它就悍然宣布了这么一个增长率,看起来好像是由于天津的物价全面下降了50%似的。

好吧,这件事PASS,咱们来看分项数据。大家都知道老蛮我最重视的就是工业数据。无工不富嘛,人口大国,唯有制造业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才不会导致失业潮的出现,才不会沦落到人吃人的两脚羊时代。天津GDP数据中的工业增加值,2015年为6981亿,2014年为7083亿,咳咳,这几乎没区别是吧,2015年甚至还出现了微弱的下跌对吧。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天津市统计局悍然宣布,2015年工业增加值的增长率为9.2%。我承认我完全没看懂这种混混级的计算方式。

再仔细查阅天津的各项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数据,基本上呈现显著下跌的趋势。手机产量下跌21%,电脑产量下跌11%,液晶电视下降9.1%,光伏电池下降12%,天津新兴电子产业基本处于沦陷状态。要不是汽油增产了23%,钢材增产了14%,产量数据简直都没法看。但是这俩却偏偏都是严重过剩产业!这也就是天津政府手里还有点钱,还能补贴得起,能让人家继续增产,东北那些补贴不起的穷城市,现在哭都不哭出来。也不知道沈阳的穷兄弟们看到近在咫尺的天津竟然还能实现钢材增产,心里是啥滋味。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四、混账南京

前面我们讲述了天津的经济数据是多么的不靠谱,明明工业数据是零增长,都能悍然宣布有9%的增长率,天津卫的混混精神跃然而出。然而强中更有强中手,南京的数据一出,天津顿时黯然失色。要比混,南京的老爷们,那可比你天津那帮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强多了,绝对是天混级啊。

先说农业。老实说农业创造的价值对于一个东部省会级城市来说,那真是微不足道。要知道南京2015年的GDP为9721亿,其中第一产业(农业)增加值仅232亿,占比只有2%,几乎可以忽略。而且城市总是要扩张,就必须要用地,必须要占领农业的发展空间。所以你农业数据没增长,或者萎缩一点,都没问题,这都正常,我们都理解。各地一般也不把农业数据当回事。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根据刚公布的2015年南京统计公报的数据,2015年南京的第一产业增加值232亿,较2014年的224亿,还有3.5%的增幅呢。麻烦的是,它还同时公布了产量数据,我全部列举如下:粮食产量下跌0.6%;油料产量下跌5.6%;蔬菜下跌1.2%,猪牛羊禽肉下跌11.5%;禽蛋下跌4.3%;牛奶下跌2.1%,水产品下跌0.1%,唯一实现增长的是瓜果产量,增长了2.3%。8种农产品,7种萎缩,其中油料、肉类和禽蛋产量还出现了显著下降,你要问我这是怎么实现的农业增长,我还真没看明白。南京的老爷们还真是做戏做全套啊,一点数据空间都不放过啊。

至于接下来工业数据,那就更是天昏地暗,混到了极致。根据统计公报,2015年南京的工业增加值3395亿,增幅8%。现在既然我们是要强撸南京,那当然要仔细计量一下,它这个增幅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先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呵呵,顿时就大跌眼镜:总收入1.1万亿,较2014年下降5.3%。最关键的是,在收入下降的同时,南京的工业企业们没能摆脱酷吏的横征暴敛。2015年南京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缴纳的总税费为1580亿,较2014年大幅提高14.7%。收入显著下降,税负大幅上升,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实现工业增加值的增长,南京的制造企业真有本事。我不得不对此表示佩服之意。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指标,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的亏损企业比例。2015年南京亏损工业企业502家,占全部2703家企业的18.6%,几乎就要接近两成了,这数据看起来就跟个经济崩塌了的东北城市似的。给一个横向对比:全国亏损工业企业4.9万家,占全国37.4万家企业的13.1%。南京这种东部中心级的省会城市,企业亏损面居然比全国还高出了5个百分点以上,成为拖后腿的角色,也不知道南京人民觉得自己丢人不丢人。纵向上,南京2014年亏损企业490家,占全部2668家企业的18.4%。这么看起来,2015年的南京也不比2014年差多少,亏损面才提高0.2%而已,大致上都是处于萧条之中,每5家规模工业企业就有一家亏损,连续挨苦日子挨了两年。但是,要说工业产业竟然在2015年整体上取得了8%的增长,这就太搞笑了,简直是太不给亏损企业面子了。

回头再看各项工业产品的产量数据。呵呵呵呵,跟天津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钢材和汽油产量大增。其中钢材产量1404万吨,增产6.8%,汽油产量608万吨,增产19.1%。呵呵呵呵,我真的很喜欢把这种数据拿给东北人看:让你丫的没本事拿到财政补贴,所以东北普遍性的钢厂倒闭油厂关门,过剩产能被当成过街老鼠。看看人家南京,看看人家天津,再看看人家重庆,钢材普遍大幅度增产!人家就补贴得起!人家就是有本事在你丫东北削减产能削减到老百姓都吃不起饭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在年度工作总结里宣布自己又增加了多少炼钢炉!这就是差距!知道不?差距!至于其它各项产品,互有涨跌。汽车冰箱洗衣机产量下跌,计算机和显示器的产量增加,形成相互抵消的局面。这也与我们前面的印象相符:2015年南京的制造业与2014大致持平,维持着持续性的萧条。事实上,全中国的东部城市莫不如此,都只不过是勉强维持而已。我们前面分析过的,苏州如此,天津如此,南京当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分析到现在,北上广深的民主小清新在痛骂北方的失业工人为啥不吃肉,并做人生导师状指点他们到东部沿海城市找工作的时候,记得要加上三个括号:不含苏州、不含天津、不含南京。至于这个括号是不是要持续的加下去,就要看我接下来撸哪个东部城市了。基本上,撸到谁,谁就要被脱下裤子。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总额5484亿,较2014年增幅仅0.4%,这算是基本持平。南京的固定投资额占GDP的比值一半都没有,其实算不上一个投资依赖型的城市。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2015年南京的工业投资额减少了3.7%,这意味着资金正从大面积亏损的工业中逃离出来。去了哪里呢?去了房地产。2015年南京的房地产开发投资暴增了27%!呵呵,在实业萧条之际,南京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房地产依赖之中。而纯粹的地产依赖,恰恰是所有经济发展模式中最下贱的一种,没有之一。

以上,就是南京,号称2015年GDP增长率9.3%的城市,东部的明星城市。这座城市是不是有啥前景,是不是值得各位赌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陪这座城市慢慢变老,各位自行判断吧。

五、艰辛武汉

连续二十天撸城市经济数据,每天都是各种负能量,老蛮我实在是撸不动了。最后换个正能量的城市来撸一把:武汉!中部地区最耀眼的城市,光芒万丈,气壮河山。它是全中国范围内,唯一能够实现制造产业升级换代的城市,这种变化简直堪称是神迹。下面,请允许我用最庄重的笔调,来介绍武汉:这颗横跨长江的中部明珠城市。

2015年武汉的GDP为10905亿,较2014年的10069亿,名义增幅为8.3%,这种增幅当然显著超过了全国6.5%的平均增幅。当然,我们不能只盯着这个增幅数据来看,我们必须要明白,在武汉经济增长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艰辛。

炼钢和纺织是武汉的传统优势产业,然而,这也是两个产能严重过剩的产业。按业内的说法,将国内的所有产能拦腰砍去一半,依然过剩。从2014年开始,武汉为了这两个传统产业的规模缩减问题费尽心血,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体现在数据上,2013年武汉的钢材产量达到1812万吨的峰值,布匹产量则达到11975万米的峰值,此后武汉政府动用铁腕治理,到2015年,钢材产量下降到1587万吨,降幅14%,布匹产量则下降到8412万米,降幅高达42%。

然而如果仅仅只是关厂封铺,禁止生产,不能寻找到新的产业来替代,那么武汉必将陷入经济萧条之中。幸运的是,武汉找到的新的替代产业:化学制药。2013年武汉市的化学药品产量1.28万吨,到2015年已经上升到1.67万吨,增幅30%。制药行业相对于矿业和布业,当然是前景无限,绝不用担心产能过剩的问题。此外,光缆产量从2013年到2015年增长了47%,软饮料增长了11%,显示器增长了34%。这些高速增长的产业为武汉的下岗钢铁工人和失业纺织工人提供了足够的就业机会,保证了这个城市能继续稳步前进,不至于酿成祸乱。

如果要在中国的地方官员中寻找到一个真正的治世之才,那么,我会投武汉市长一票。虽然武汉号称满城挖,到处都在施工,让不明真相的市民怨声载道,然而武汉并不是一个投资依赖型的城市。2015年武汉的固定资产投资额7725亿,相对于1.09万亿的GDP,占比仅71%。而我们早已知道的是:严重依赖投资的重庆的这一比值已经高达98%,并且,重庆的所谓经济发展,还是依赖于钢铁水泥和铝材这类垃圾产能的持续高速扩张呢。这么对比一看,武汉的经济数据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全国661个城市,唯有武汉,能实现产业的升级换代。这种神迹一般的数据,此前我们没有看到过,在接下来的所有城市之中,同样也不可能再看到。最后,我希望各位可以重复阅读一次本文。武汉,这座中国的希望之城,瑰丽大气,自成一格。它历经艰辛,结出了硕果,却没有收获应得的尊重。这一次,我希望,你们能给它掌声,一次迟到的掌声!

六、洛阳,离谱的洛阳

河南是一个极具话题性的省份。这里,是中原地区的正中,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它的每一寸土地都有历史,每一块砖瓦都有传承,每一个地名都有故事,每一句方言都有乡愁。这里是中华民族的根,也是全体国人的痛。它饱经战乱,历经坎坷。它遭遇过无数次的屠城之战和灭族之祸,然后涅槃重生。这一次,我们要来分析河南的第二大城市,洛阳。从这个最典型的中原城市的兴衰起伏的规律之中,我们或许能看到这个民族的未来。

河南经济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群龙无首。不同于其他中西部省份,河南省会郑州在省内的经济地位并不突出。2015年河南全省的GDP规模3.7万亿,郑州7315亿,占比只不过为20%,远远低于一般中西部省会30-50%的比例。骨子里非常骄傲的河南人民具有浓重的本土情节,他们热爱自己居住的小城,他们对自己家乡的历史故事和名人如数家珍。南阳人吃着自己特产的桐鸭蛋,对炒个鸡蛋都要放大酱料的郑州人不屑一顾。而开封人和洛阳人,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每天都在计较自己到底是几朝古都,是不是要比对方多个一两朝。

这种高度分裂的局面,使得河南从未集中过资源来促进任何一种产业的发展。我们知道,哪怕是最简单的食品加工业,要做到精致的程度,也是需要集中资源的,也是需要巨额投入的。但是河南无法实现人财物的集中使用,河南省ZF面对全省的一团散沙,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次又一次的产业发展机会从眼前白白溜走。最近的一次是2010年左右,作为交通便利的人口大省,河南原本应该在广东迫于成本压力开始尝试产业转移的时候,从广东手里把整个电子代工行业抢过来,然而河南几乎无所作为,最终电子代工业竟然被交通不便的四川抢走了一大半,成都因此逐步成长为西部光芒耀眼的中心城市。正因为此,河南至今没有一样说得出口的支柱型产业。这真是一种巨大的悲哀。中国的核心腹地,交通四通八达,人口众多,劳动力资源充沛,却无法发展出哪怕一种稍微像样点的产业。而这些,就是我们理解洛阳的背景。

2015年洛阳GDP规模为3508亿,对比2014年的3284亿,名义增幅为6.8%,当然了,洛阳统计局也经过了一番所谓的平减系数调整,宣布经济增长率达到了9.2%。好吧,我们当然也不知道平减系数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它是9.2%好了。关键的是,即便作为省内第二大城市,洛阳依然是一个人口净流出的城市。2014年底,洛阳户籍人口696万,但常住人口只有668万,有近30万的年轻的洛阳人,必须要离开这座他们深爱的城市,漂泊到北京、上海或是广州,去承受小清新的白眼和歧视,并在大家拿着河南人开玩笑的时候,尴尬的附和。如果洛阳经济能真实、持续的上升,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么,这些乡土情结深厚的洛阳子弟,或许还有回归家乡的希望。然而,这美好的希望,能实现吗?

最关键的,当然是工业的发展情况。2015年洛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386亿,对比2014年的1360亿,增幅仅为1.9%,几乎就相当于停滞,当然,洛阳统计局悍然宣布这一最为关键的数据增长率为9.7%,这个神奇的算法我们不去管它。另外再看洛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也是处于增长停滞状态,2015年工业利润总额209亿,相对于2014年的211亿,微降了1%。与此同时,2015年洛阳的工业用电量下降了5.6%,刚好与工业增加值和利润增长停滞的数据相互印证,产业萧条的风险近在眼前,根本无从掩饰。将时间往前看,这种制造业的停滞,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2014年洛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211亿,但是2013年可还是235亿的。2012年是200亿,但2011年也还是233亿呢。这么一看过去,从2011年到2015年,整整5年过去了,洛阳的工业水平就没有过像样的增长,企业的利润规模竟然就是在扭秧歌,扭啊扭,扭啊扭,扭来扭去,到现在也还没超过2011年。就这么个状况,你要说洛阳能够为漂泊在外的游子提供新增就业岗位,估计洛阳城地底下千百年来为了中华民族的存亡而战死的英灵,都能气到爬起来揍你。

另外一组值得认真阅读的数据,就是洛阳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2015年其固定资产投资额为3537亿,竟然超过了3508亿的GDP规模,比值达到了101%。作为河南省经济规模排名第二的城市,也只不过是一个投资依赖型的城市罢了,而且,如此庞大的投资规模,竟然也未能让洛阳的制造产业得到什么像样的发展,也只不过是一个停滞。我们把时间往前追溯,看看洛阳的投资依赖源起于哪一年。2014年洛阳固定资产投资3026亿,对比当年度3284亿的GDP,比值为92%;2013年固投2639亿,GDP为3140,比值为84%;2012年固投2343亿,GDP为3001亿,比值78%;2009年固投1447,GDP为2075亿,比值70%。一直追溯到2008年,才算是终于追到了源头,当年度的固投1105亿,GDP为1919亿,比值为58%。

从2009年到2015年,洛阳,这个河南省内排名第二的城市,依靠越来越庞大的固定资产投资,竟然也只不过是维持着制造业长期停滞的局面。这事真是匪夷所思。要知道老蛮我虽然对同样高度依赖投资的重庆不屑一顾,但是重庆就算是拿着投资去发展钢铁水泥铝材这种过剩产能,人家重庆好歹也算实现了制造业增长,花了钱至少也能听到个响儿。你堂堂的洛阳城,九朝帝都,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2015年的固定资产投资额甚至都超过GDP了,你竟然还是个长期产业停滞,你说你还能不能更离谱一点?

好吧。这就是洛阳,中原城市群的典型代表。被妖魔化的河南人,就是在这么不知所谓的管理自己第二大城市,把自己的家乡往沟里带。我不知道这十年来河南的形象为何越来越负面,或许本文甚至能够给大家一个全新的鄙斥河南人的理由。然而,这个城市,这个省份,始终是我们的血脉之所系。洛阳能把庞大的投资折腾得无声无息,这代表的,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都能干出这种不靠谱的事。当我们痛斥河南的时候,我们痛斥的其实是我们自己。在这里,我必须要提出一个最后的问题,这个问题,你们不需要回答,你们只需要思考就行了:既然你们不再愿意承认河南是中华文明之根,那么,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之根,又在哪里呢?

七、惨淡唐山

这是一座正在迅速衰败中的重工业城市,它的ZF正在尝试转型,并用转型这个口号安抚它绝望的市民。然而它的尝试必然会失败。我用唐山ZF的2015年度工作报告中的一段原话,作为本篇的开头:“坚持依法治税管费,加大综合治税力度,狠抓税源监控,大力清理历年陈欠税款;进一步强化信息治税,全面启动综合治税信息平台建设,促进涉税信息共享;加强重点税种征管,营业税(含改征增值税)同比增长12.6%,实现了应收尽收。”一个ZF,竟然以酷烈的征税手段而骄傲!我可以理解经济下行时期,负债累累的ZF是多么的艰难,你可以在债务压力之下无奈的强化税收征缴,但是你绝不应该为此骄傲。任何一个新兴产业,看到向你全市人民自豪的宣布自己有多么的贪婪,都会避之唯恐不及。就唐山ZF这种停留在农业时代的落后心态,怎么可能实现产业转型!

然而,即便是唐山这种无孔不入的征税手段,也没能实现唐山的财政收入增长。2015年唐山的财政总收入447亿(一般预算收入+ZF基金性收入),较2014年的560亿,下跌幅度高达20%。如果不是向中央乞讨到了190亿的财政转移支付,唐山ZF都得要破产。这事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作为ZF,你越是疯狂的敛财,财富就会越快的逃离,你越不可能实现增收。我们这么一算的话,2015年唐山这个河北省经济规模排名第一的城市,对中央财政补贴的依赖程度,竟然高达42%。看看2014年,唐山拿到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额为164亿,相对于当年度560亿的总收入,对中央补贴的依赖程度只有29%。一年下来,比值足足提高了13%。这也就是唐山离着首都还算近,乱了不好收拾,所以中央财政再紧张也还会匀出来一些给唐山用着。万一哪天中央财政补贴不起了,那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

当然,在财政收入显著下降的时候,唐山市ZF必然要压缩开支,这方面的公开数据不多,我饶有兴致的翻查了唐山大部分ZF部门的预决算数据,在这里给出两个很有意思的数字:公共安全投入,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维稳支出,2014年的支出为10.2亿,2015年下降到8.7亿。社会保障和就业投入,也就是失业群体免于饿死的指望,2014年的支出为7.5亿,到2015年下降到6.9亿。这里面体现出的,恰恰是地方ZF的利害取舍逻辑。没钱的时候,维稳这种面子上的事爱干不干,随便你老百姓怎么闹事去。至于社会保障,那当然也是爱保不保,你失业群体没饭吃了就去闹事去吧,我大ZF是不兜底的。从这两组数据,我们或许可以猜想到,如果经济继续这么崩坏下去,穷得想要饭的地方ZF一定是会对社会秩序崩坏的现实袖手旁观置之不理的。

至于产业经济数据,唐山2015年的GDP为6100亿,官方宣布的GDP可比增长率为5%。当然了,这个增长率我们同样不知道是怎么算出来的。因为2014年唐山的GDP还有6225亿呢,纯粹进行绝对值比较的话,2015年下滑了2%。此外,2015年唐山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为2710亿,相对于2014年的3051亿,下滑了足足11%。消费数据也好看不到哪里去,2015年1-10月份,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收入下降了16%。这可真是非常可怕的数据。从制造业到服务业,全面萧条。

好吧,以上就是唐山。一个观念还停留在农业时代的ZF,要带领一个重工业城市,实现产业升级。如果这都能成功,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神话。呵呵,呵呵,呵呵呵。

蛮族勇士:“萧条下的中国城市经济”合集版(苏州、天津、南京、武汉、洛阳、唐山)

作者:蛮族勇士(月下鹰翔、月冷蛮荒、风起蛮荒)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月冷蛮荒:另一个中国第二篇——萧条的二线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