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如松 : 落日时分?

盛世危言 鹰盲 643浏览 0评论

周行长最近一段时间一改以往的作风,频频发言。

10月19日,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到“如果经济中顺周期的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地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的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印象中,这是周行长首次提到明斯基时刻。

时隔不久的2017年11月4日,周行长在央行网站上发表署名文章《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时隔半个多月之后的22日,周行长更在人民日报撰文: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和谈论冥司机时刻没什么差别。

虽然不同的官员都曾经说过“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句话,但行长在短期内不断提及、特别是周行长一般不太喜欢过多的发言,就显得更不一般。

这只能意味着年底前后将加息,提醒各位金融机构的大佬们做好准备,当然也在提示地产商和地方政府做好应对措施。加息之后,任何地方出现问题,板子伺候。

市场中人一般愿意认为地产和央行有关,只要央行放水,炒房必胜。其实这个观点只对了一半,还与经济有关。央行负责印钞,经济就是管道,最终形成私人部门的收入,有了收入才能炒房。一旦管道阻塞了,一样导致房地产出现问题,除非央行印钞直接发给私人部门,才可以躲开管道的作用,但雷锋同志是比较少有的。这在今年的楼市上反应的非常明显,虽然各地都有不同的调控政策,但总体上东北、华北、西北地区的房地产基本都是萎靡不振,热火朝天的是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部分城市。这从现在的经济数据也有所反应,南方的经济还在保持着正常的增长态势,而北方很多省份都萎靡不振。最典型的是京津冀地区的经济增长基本与东北的吉林、黑龙江差不多(前三季度经济增速倒数前八名的辽宁、甘肃、内蒙、吉林、天津、黑龙江、河北、北京分别是2.5%、3.6%、5%、5.7%、6%、6.3%、6.7%、6.8%),既然经济增长速度相近,这自然让人们的收入增长速度差不多,房地产市场也只能差不多。另一方面,去年,广东、浙江、福建、江苏、上海的GDP占全国总数的34.68%(258068/744127),而今年前三季度变成了34.83%(206670/593288),说明南北方的经济差距扩大化,这也是全国房地产南北方冷热不均的典型反应方式。

未来,资金、人员等生产要素会加速向南方配置,这是经济市场的自然选择,追逐利润最大化是人与资本的天然属性,经济增长的差距扩大化会造成北方更多地区的房地产市场走向衰落。

其实,这一问题很好理解,当私人部门收入无法增加甚至失业的时候,拿拳头是无法炒房的。

一旦中欧、中美贸易战开启(实际上已经悄悄开启),意味着中国的贸易顺差被收窄,也就意味着无法再使用铁公鸡的手段保经济增长,因为这需要巨大的能源、铁矿石等原材料进口,就意味着经济增长受到制约,也就意味着收入和就业率受到制约,房地产就会失去动力。今年,发改委取消了一些地方政府的地铁等基建项目、华北地区环保整治命令很多重工业、建材企业停产和半停产,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遇到了制约。我在博客上曾写过一篇《出口与投资的夫妻档关系》,说的就是这个原理。更糟糕的是,最近这些年很多地方的人们热衷于炒房,最终将很多外企炒走了,进一步恶化了就业和收入增长局势,给房地产熄火。

经济是母,资产价格是子,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在这样的关口,周行长自然需要不停地发言,给各路神仙提提醒。

不仅周行长不停地发表言论,黄前市长也在说。黄市长说的是关于货币发行问题,提议将歪储交给财政管理,央行依托债务发行货币,真的可行吗?目的又是什么?

中国改开以来的很长时间,都是依托外汇发行本币。由于15-16年歪储大幅下滑,逼迫央妈弄出很多金融创新,目的都是往市场投放基础货币。但这依旧是外汇本位制,因为这些金融创新投放到市场中的基础货币都是临时的,有一定的时限,到了时限之后金融机构就要归还给央行。

但是,任何一国都有从双顺差转变到双逆差的时候,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也因为经济效率的下滑,歪储来源就受到了制约,就会制约货币发行。这时黄市长开始操心,长期以往,通货岂不是要不断紧缩?这对于财政可是要命的事,黄市长现在管的就是这摊子事。

如果央行依托债务发行本币,本币就再也不会缺乏,因为什么都缺,现今就是债务不缺。

看起来这与美联储的发钞模式近似,但本质不同。

  • 第一,美联储有自己的独立性,它并不是严格依托美国国债发行美元,储备金中有金银、高级商业债券和国债,不同的时期国债比例的多少有很大的不同。无论商业债券还是国债,当风险高的时候,就会减少,风险低的时候就会增加,美联储有自己灵活调整的权力,目的自然是维护货币的信用。但我们的央妈基本等于保姆,一旦依托债务发行,可能连保姆都算不上,只能算小蜜。这让货币的信用度截然不同。
  • 第二,美国债务很庞大,但不管怎么说,美国政府发债要经过国会严格的审核,国会不通过,川普跳脚也没用。至于地方州政府债务,与国债无关,如果地方州政府债务过高,破产就是了。也就是说,美国各级政府之间都是“有限公司”的性质,彼此之间的债务没有连带关系。这让美国国债的信用相对比较高,货币的信用也就比较高。

可是,中国不同,中国的国债实际上包含了地方债务,因为地方政府没法破产,最终的地方债务责任人还是中央财政。一旦依托国债(债务)发行本币,就意味着很多货币是依托地方债发行的。我们的地方债,想必很多人都心中有数,有些地方政府投资的项目效益不敢恭维,甚至部分项目的现金流都无法覆盖利息支出。因这些项目而形成的债务,只能算次级贷吧。央行依托这些债务发行的货币,就相当于“凭空印钞”,货币的信用又在哪里哪?

虽然外在看起来都是依托债务发行货币,但内在具有根本性质的差别,黄市长的招数不可取。

这就是一个坑,但或许也会有人喜欢跳坑。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落日时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