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钱荒之中,“惯犯”来了!

特朗普政府和美联储正在演奏二重唱:美联储的加息缩表正在不断推进,最近更传出今明两年会加快收缩节奏的传闻。这让今天的市场进入了美元荒时代,美联储的意思是希望继续加剧美元荒。美联储的政策从不是独立的,如果美国在贸易项下的资本外流不断加剧,美元荒就会严重恶化美国境内的金融局势,所以,特朗普政府也在紧锣密鼓地通过一系列手段压缩贸易逆差,核心目的之一就是给通过给贸易项下形成的资本外流“止血”,让美元荒“荒”在国际市场上,改善内部的金融环境。所以,这本质是美国政府与美联储之间的二重唱。

只有当国际市场中的美元荒不断加剧的时候,才会让一些国家的债务违约,这有几个“好处”:第一,当一国债务违约的时候,就会出现本币贬值推动的通胀暴涨,很容易让其自身的经济基础和工业化产能遭到破坏,最终实现清除全球过剩产能的目的。这里最典型的例子是委内瑞拉,长期的高通胀之后,强大的锅有石油产业也出现了剧烈萎缩,今天的石油日产量已经不足高峰时期的一半,即平衡了国际原油市场的供需关系,也给美国的页岩油产量增长腾出了市场空间。委内瑞拉的石油产业已经如此,其它产业更是可想而知。所以,任何国家爆发长期的高通胀,都是对各种产能的清除措施。第二,很多美国的大企业都有强大的现金流,而美国的银行业经过三轮量化宽松之后已经恢复了健康,当一些国家债务违约之后,就会面临高通胀的烈火,该国政府就可能面临生存危机。此时,政府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就必须向这些企业和银行让渡利益进行融资,希望实现资本输入,压制通胀,缓解自己的危机。美元资本就可以实现剪羊毛。美国政府也可以得到一些战略利益。

对抗美元荒的唯一办法是让自己国家的管理效率和经济效率足以抵制美元的收缩,可对于一些等级社会来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最终只能伸出脖子舒舒服服地等待剪羊毛(这是双方都情愿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人批评“剪羊毛”的过程)。

当美元荒的时候,基于很多国家执行的是美元本位制,就会同时闹钱荒,这是利率上涨的源头。可是,钱荒之后就会威胁到财政收入,而等级社会的财政支出又有很强的刚性,对货币扩张(扩张的货币,要么直接转移支付给财政,要么支撑资产价格泡沫,最终都是增加财政收入)有很强的依赖性,当为了财政而继续印钞的时候,就开始给通胀点火,通胀推动本币贬值,对外债的偿还能力下降,导致债务危机来临。

种种迹象在表明,新的一轮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浪潮正在到来。在2014年至2015年的新兴市场货币第一轮贬值浪潮中,阿根廷比索的表现“异常出色”,2014年1月23日和2015年12月两次单日跳贬震惊了世界。最近,虽然印度卢比、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都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贬值,但阿根廷比索依旧是“耀眼”的那一个。

上周四,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下跌了1.47%,这个幅度在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历史中本不算大,但阿根廷官方公布的2017年通胀率为24.8%,2018年1月份的物价同比上涨数字为25%,这是推动货币贬值的强大动力,阿根廷央妈对此心知肚明。所以,随着上周比索的贬值,央妈首先紧张万分,生怕被脱下底裤,立即抛出30亿美元(占阿根廷外储的5%),希望阻止本币汇率的下滑。我在以前说过,任何一国央妈抛外储保汇率都是“麻杆打狼”,纯属唬人,因为这意味着汇率的基本面在恶化,也意味着央妈在坦诚地说:货币超发的很严重。想必阿根廷央妈对此更是一清二楚,所以,抛外储的同时马上又祭出第二招,周五(4月27日)清晨,阿根廷央妈突然宣布大幅加息300基点,将基准利率从27.25%上调至30.25%,一举震惊了市场。

这是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保汇率的两大武器,左手是大规模抛售外汇储备,今年印尼央行也在干同样的事;右手是大幅加息,阿根廷的加息大戏开始登场,而且一次就是300个基点。

这两大武器真的可以保住汇率吗?很多专家是乐观的,但在本人来看,是根本不可能的。根源在于,对于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来说,货币贬值的压力来自于财政赤字和基础货币的过度膨胀。只要不能有效地管理基础货币(也就是管理财政赤字),无论抛外储还是加息,都属于障眼法,属于蒙蔽本币持有者的把戏。

阿根廷基础货币膨胀的有多严重?看看在如此高的利率之下,2017年还可以实现20%以上的通胀率也就知道了。

对于阿根廷来说,更严重的是债务问题。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阿根廷的外债增加了近520亿美元,平均每天增加1.43亿美元,平均每小时增加600万美元。这对于GDP总量仅仅为6300多亿美元的经济体来说,速度太快了。

这些外债的借款人是谁哪?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很坦诚,“外债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和央行的债务发行”,61%的合同债务对应的是行政领域,央行对应8%的发行债务,合计约70%。数字显示,2017年阿根廷的财政赤字达到了307.9亿美元,超过了2016年146.9亿两倍之多。这一幕并不新鲜,阿根廷以前也干过同样的事,那就是借外债填充财政赤字(自然带来本币加速膨胀和通货膨胀,本币贬值压力加大),结果在2001年11月,阿根廷政府宣布无力偿还外债,违约债务高达950亿美元,由此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倒账国,这一违约金额记录直到希腊债务危机时才被打破。未来,随着美元荒的不断加剧,美元利率走高,偿债压力加大,同时本国通胀恶化之后还债能力受到制约,阿根廷继续走在历史的老路上,这是阿根廷比索贬值压力不断加大的根源,也让阿根廷央妈匆忙中祭出了保汇率的两大武器。

对于那些因为社会原因无法控制财政支出的国家来说,阿根廷已经成为典范,当然其货币就是软妹币,阿根廷在历史上也成为债务违约的“惯犯”。

本世纪初,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为1:1,到现在贬值了95%,这就是“惯犯”的业绩

在美元荒时期,美元本位制下很多国家的财政都会面临强大的压力,唯有收缩财政才是对抗美元荒的根本办法,但更多的国家无法做到,只能用下述方式应对:

  • 第一,借外债充财政,阿根廷等是“劳动模范”。
  • 第二,直接印刷本币支持财政(推动资产价格是方式之一),这种劳模很多。
  • 第三,加税,这会让经济萎缩,资本逃离,需求萎缩,巴西可称为“标兵”。

其实,无论采取何种办法,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违约,本币大幅贬值就是违约的方式与结果,另一个必然的结局就是利率大幅飙升,这会破坏很多个人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将一些人直接推入贫困,这是最值得警惕的事情,无人能置身其外。

既然“惯犯”已经开始出场,其它的还远吗?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钱荒之中,“惯犯”来了!

赞 (33) 打赏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我背叛了革命降准不就是继续超发货币吗?中国的招也就是继续托举快脱离万有引力规律的资产价格,恶化通胀,然后继续盘剥无房家庭和人民财产,但听说现在高校的氛围有如某个时期,学生的绝望最终会爆发出来!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