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场大国贸易冲突: 美国当年是怎样做空日本经济的?

今天一则新闻传出来,美国白宫顾问透露,双方又谈上了,财长姆努钦周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中美正在商谈,他对于双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

才刚打4天的贸易战似乎马上叫停,时隔33年,我又想起当年日本被迫和美国签订的广场协议。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

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故该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

1980年代日本经济发展迅速,日本的GDP已经是美国的一半了。美国为了维护其经济霸权和美元霸权,通过贸易制裁威胁、逼迫日元升值等手段,导致日本经济全面崩溃,成千上万家外贸企业亏损倒闭,并进入长期的经济衰落期,史称“失去的二十年”。

1980年代日本拥有2850亿美元的美国直接资产与证券资产。日本控制了3290亿美元的美国银行资产。购买了美国40%的国债。

日本操控的资金占美国纽约股票交易所每日交易量的25%,可以说日本对美国的经济影响力非常大。美国市场上20%的半导体设备,30%的汽车和50%以上的机床,以及大部分消费类电子产品都是由日本生产出口到美国的。

日本在美国赚了很多钱,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和主要债权国,威胁美国经济和金融霸主地位。

日本现代经济是在冷战格局下依靠美国的带动扶持发展起来的,当时的日本充分利用了美国在资金、技术、资源、市场乃至安全保障等方面的援助,卧薪尝胆埋首一心发展经济,终于在1960年代后期实现了经济起飞,到1980年代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然而冷战结束后,日本面对的是世界多极化的趋势,日本更成为美国最为强劲的经贸对手,日美的经济战已不可避免。

鉴于美日军事和政治的主仆关系,美国也开始精心酝酿一场金融战来打败日本,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压日本经济,遏制日元崛起,维护美国自身霸权。

(一)营造舆论压力,汇率问题政治化,逼迫日元升值。

1983年9月19日,日美货币博弈前夕,艾斯拉·所罗门和迪彼得·马切逊发表摩根报告书《美元日元的矛盾——现存问题和解决方案》,文中指出:美国企业同日本公司竞争处于不利地位的根本原因在于汇率问题,美元对日元明显高估是美国制造业萎靡的结症所在,美国必须促使日元升值。

该报告提出11项对策和应对方案,包括购入日元债券,限制日本压低汇率、推动日本金融开放、提议IMF针对日元汇率提出整改方案等。从国内看,美国把自身经济结构导致的失衡问题,归咎于日本,转移问题和矛盾焦点,符合美国制造业等传统部门利益,满足政府执政需要。

(二)通过签订《广场协议》和单边贸易竞争法案,迫使日元升值。

1985年9月,G5财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达成广场协议,各国一致承诺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修正高位美元,调节收支不平衡。

因为日本贸易顺差较大,要求日元升值。美国凭借世界霸主地位,成功协调主要经济大国对汇率采取一致行动,实现强势美元向弱势美元转向。

广场协议拉开日元升值序幕。1988年,美国单边推出《综合贸易与竞争法案》,授权财政部提交《国际经济与汇率政策报告》,评估主要贸易伙伴汇率政策。如果被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将采取贸易谈判、通过IMF施压等方式,要求其调整汇率。

美国可谓煞费苦心,为日本量身定做。如果日元不升值,欧美国家将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

迫于美国贸易制裁和政治压力,日元大幅升值。

1985年签署广场协议当月,美元日元汇率达到236.5,到1990年底达133.89,美元贬值了一倍。

这导致日本的出口制造业陷入了瘫痪,成千上万家日本出口型企业遇到了严重的亏损。日元患上“升值预期综合症”。

日本政府被迫投放大量国内基础货币加以干预,造成国内流动性泛滥,长期陷入低利率流动性陷阱。作为出口导向型国家,日本出口竞争力严重受损。

(三)以贸易制裁相威胁,挥动一系列“301”调查大棒,打击日本出口。

日本经济发展严重依赖美国市场,日美经贸依存关系处于非对称地位。美国抓住日本出口导向型经济软肋,以贸易摩擦为借口,以保护主义的贸易制裁相威胁,挥动一系列“301”调查大棒,逼迫日本让步。

上世纪80年代,日本是美国发起301调查最为密集的国家。

例如,1985年7月,在签署《广场协议》前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日本半导体产业发起301调查,迫使日最终较大让步。1989年6月,USTR再次针对日本卫星政府采购、巨型计算机政府采购、木材产品的技术歧视发起301调查,有效遏制日本新兴产业的发展,保持美国相关产业竞争优势。

(四)敦促日本金融开放,日元升值导致热钱涌入,扩大资产泡沫。

向日本政府施加政治压力,敦促日本金融市场开放。迫于美国强硬的态度和压力,也出于自身日元国际化战略考虑,日本妥协并让步。

日元升值预期综合症和金融市场开放双重因素作用下,巨额热钱推高日本资产价格

股市投机狂热,房地产、艺术品价格直冲云霄。日本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严重背离。以房地产为主导的产业选择加速了日本繁荣泡沫的破灭。

房地产经济不仅催生了泡沫经济的虚假繁荣,而且严重影响了日本原本可以迎头赶上的产业升级。这样,灾难就来临了,日本在国际经济舞台上与美国的竞争每况愈下。

(五)对日本剪羊毛,美元回流导致日本经济泡沫轰然破灭

然后,美国开始了加息剪羊毛的游戏,全球资本都流回美国本土。对冲基金做空日本经济,导致日本股市暴跌、楼市下跌、艺术品价格下跌,日本经济损失惨重。最终,经济泡沫轰然破灭,经济陷入长期低迷。但以对冲基金为首的热钱赚得盆丰钵满,巨额资金回流美国又支持它90年代的经济繁荣。

随着日本呢经济的衰落,日元国际化进程戛然而止,占全球储备货币比例不足3%,从此再无实力挑战美国的经济和金融霸主地位,美国打压日本经济战略得逞。

日本当初失去二十年,就是刻意追求虚拟经济而脱离实体经济支撑的下场,同样是制度落后和思想固化的产物,美国只不过是在汇率问题上,放上了最后一颗压垮日本经济的稻草。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上一场大国贸易冲突: 美国当年是怎样做空日本经济的?

赞 (19)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