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股荒”会出现吗?

现在还处于需求增速下滑的中前期,在残酷的竞争之下,更多的市场份额会集中到少数行业蓝筹公司的手中。

当所有实体和金融企业的资产和负债的质量下降,盈利能力下降,那时,股市很可能要爆发严重的“股荒。

只有生产真正“货币”的公司其资产质量是有保证的,加上这样的公司在沪深股市中属于极少数,或更值得期待。

去年以来,股市爆发了牛市“股灾”,典型特征是以银行、保险和部分行业蓝筹为代表的大盘股持续带领沪深300指数走高,但以创业板为代表的中小盘股票持续走低,一边是牛头高昂,一边是老熊出没。外在来看,是因为护盘资金在力托股指,也有打新的因素在内(参与打新必须持有一定市值的股票,大盘股会是首选),但市场在忽视其内在的原因。

我们知道,无论央企还是沪深上市公司基本都有资产和负债(上市公司中,只有顺丰控股的负债是零)。根据2018年1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信息,2017年末,央企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6.3%。2016年上半年末的统计数据显示,剔除金融类的全部A股上市公司期末的资产负债率为60.31%(地产类上市公司接近80%),而且这一负债率从2014年之后的变化一直不大。那么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是,这些资产和负债具有价值的前提是什么?是需求!当需求增速不断上升的时候,这些资产与负债的价值会提升,相反,当需求增速不断下滑的时候,这些资产与负债的价值就会下跌,当需求消失的时候,这些资产与负债的价值就会消失。

到这里,很多人还会不以为然,需求看不到萎缩呀?媒体上报道的数字不都还是欣欣向荣吗?事实上,需求增速的下滑是很明显的。

  • 第一,从宏观数据来看,2017年全国人均消费支出18322元,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为5.4%,而2015年、2016年的实际增长分别是 6.9%、 6.8%,人均消费的实际增长率出现了明显下降;
  • 第二,从上市公司的业绩来看,我们头脑中最“刚需”的是农林牧副渔行业,2017年上半年,在所有上市公司分类中的净利润跌幅最大,同比下跌51.05%。所以,社会终端需求的增长率在下滑是实实在在的。

或许也有人说,工业需求可以不受影响,但需要说明的是,任何工业需求最终都需要人的终端需求来拉动,就比如:没人坐车、坐飞机,高铁和民航就不会有效益,铁路和机场的修建就会成为坏账、烂账;没有人们驾车出行,高速公路就没有效益;需求不断萎缩之后,对于家用电器等工业品的需求会下降;等等。

有时,我们还会寄托财政多开工一些项目,即便不考虑这些项目最终的质量和效益如何(这依旧取决于终端需求),但以现在地方和中央财政的实际状况,继续期待进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大部分与终端需求有关的行业股票的走势在持续低迷,这以创业板代表的小盘股为首。此时,由于尚未明显威胁到银行、保险公司的资产质量,资本持续流入到银行、保险股;由于大型央企上市公司可以享受更多的资源(当杠杆无法持续的时候受到的冲击比那些民营企业相对要小),在财政刺激的时候也优先受益,资本也流入这些股票;由于现在还处于需求增速下滑的中前期,在残酷的竞争之下,更多的市场份额会集中到少数行业蓝筹公司的手中。所以,它们的表现也不错,典型的是格力、美的等,所以,代表大盘蓝筹和部分二线蓝筹的“二股”有比较出色的表现。这就形成了所谓的二八行情。

在这里,只有茅台酒是另类,但茅台反应的是贫富差距的分化。这说明终端需求问题还没有威胁到这一相对高端群体。

所有这些现象,都与整体的社会需求能力有关,当社会整体需求增速继续下滑的时候,“二股”也会受到威胁。比如,如果人均消费实际增速继续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就会威胁到一些二线蓝筹的业绩。最终就会威胁到银行、保险的资产质量,也会威胁到茅台的需求。当社会整体需求威胁到这些“二股”的资产质量之后,市场会怎么样?

今天,房地产泡沫不断延续,居民的负债率已经接近60%,远高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水平36.6%(2017年底数字),这会推动社会整体需求下滑。同时,任何社会的任何时期,贫富差距恶化都是整体社会需求下滑的源头(现在,国家管理者正在大力推动扶贫,目的就是缩减贫富差距)。2016年1月15日FT报道,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财产。这项研究还同时发现,最贫穷的25%家庭仅拥有全国1%的财产。随着最近两年房价的上涨,现在的情形估计更不乐观。如果再加上中国社会的富人阶层中很可能有一定的隐形收入,实际情形或许还要进一步不乐观。这都意味着人均消费实际增速的下滑很可能还要继续下去。

需求下滑,所有实体和金融企业的资产和负债的质量下降,盈利能力下降,那时,股市很可能要爆发严重的“股荒”,绝大多数行业(包括金融业)的上市公司都是不可信任的。

此时,或许只有一类公司可以成为具有吸引力的资产。

我们知道,当今时代使用的信用货币,本质是央行发行的银行券,一般认为从英国发行金本位的英镑开始,在商品流通领域中代替黄金行使货币职能。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黄金与美元之间的兑换率为1盎司黄金兑35美元,1971年之后,美元告别金本位,意味着美元与黄金之间执行浮动汇率制度,黄金的货币属性和美元的银行券属性都没有改变。

美元是银行券,所有信用货币都只是银行券。

当几乎包括所有行业的上市公司的资产和负债质量因需求问题而下降之后(盈利能力自然下降),只有一类公司与社会整体的实际需求无关,而与信用货币的需求有关,那就是生产“货币”的公司——金银开采,同时,其它一些资源类企业也具有部分对冲信用货币需求的职能,包括原油、铜、铂等。

这是今天的沪深市场中可能最被忽视的趋势。过去一年多的二八分化,实际演绎的是贫富差距恶化、需求增速不断下滑的结果。当这种趋势不断加剧之后,几乎所有与社会整体需求相关的上市公司,资产和负债的质量都会下降,盈利下降,那时,股市就会出现“股荒”。只有生产真正“货币”的公司其资产质量是有保证的,加上这样的公司在沪深股市中属于极少数,或更值得期待。

本人一般很少谈论股市,今天希望让大家换一个视角观察股市的风云变幻。宏观经济大势指引着我们的投资方向,影响着我们的投资收益。说完股市,房产的危机在哪里?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股荒”会出现吗?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