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贸易封锁”将引爆又一轮货币危机!

美国首先使用原产地规则,通过第三国的贸易打击中国的出口,这是非常明显的贸易敌对行动。

中国是过去十几年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发展的明星,但这仅仅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中国是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之间经济和货币联系的纽带。

未来,新兴市场国家必须改革自身的社会治理体系和货币体系,否则,很多国家都将在未来三至五年内跌入与委内瑞拉类似的深渊。

今年1月23日,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签署了上任后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但此后,这一贸易协定并未胎死腹中,而是在日本的推动下继续进行磋商并更名为CPTPP。11月,相关11国在越南宣布:部长们很荣幸地宣布就CPTPP核心部分达成协议。目前,11个签署国只剩下签字和国内审批的程序。这11个签署国分别是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和越南。根据加拿大政府的统计数据,新的协定涵盖5亿人口,经济总值超过10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13%。同时,他们保留TPP核心内容,也期待美国回心转意。

CPTPP中有一条重要的规则是原产地规则。要求进口商出示产品原产地规则证明后,才能享受关税优惠政策,这将防止经常出现的三角贸易,这就对非协定签订国的产品和原材料具有排斥性

相关11国中,很多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是中国,日本、越南等东亚和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密切,最容易产生三角贸易,原产地规则事实上排斥的就是中国商品。

CPTPP是用规则排斥中国商品,而美国则更加明火执仗。

美国商务部12月5日宣布,将对来自越南、原材料为中国的钢铁产品征收高额的进口关税。报道称,从越南进口的冷轧钢将面临531%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而耐蚀钢将面临238%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这足以使上述两种产品彻底退出美国市场。

东盟是我国钢材出口的主要地区。2016年,我国向东盟出口钢材3893.75万吨,占我国钢材出口总量的35.89%,而越南是中国钢材出口东南亚的主要目的地。过去十多年,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国都是中国。

以往,中国与欧盟、美国的贸易争端主要体现在双方之间,欧盟和美国对中国的多种产品采取反倾销措施,征收高额反倾销税,目的是限制中国产品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份额,打击中国的出口,进而压制欧盟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现在,美国首先使用原产地规则,通过第三国的贸易打击中国的出口,这是非常明显的贸易敌对行动。

过去一年来,美国、欧盟和日本都先后宣布了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12月13日彭博新闻社报道,美国、欧盟和日本于12月12日在世界贸易组织两年一度的会议上发表了联合声明,承诺针对“关键部门产能过剩”、扭曲市场的补贴以及迫使企业向国外转让其专有技术的政策采取行动。虽然声明没有提及中国,但所针对的对象也很容易猜测。

从以上种种迹象来看,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红利已经结束,虽然国际社会在密切关注美国是否会公开声明退出世贸组织,但对中国来说,这一国际组织的意义明显下降了,这里既有主动因素更有上述的被动因素。

中国是过去十几年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发展的明星,但这仅仅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中国是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之间经济和货币联系的纽带。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基于人口红利释放等多种因素,逐渐成为世界工厂,向欧美输出大量的商品,资本流入和贸易顺差的不断累积,让中国成为双顺差的国家。此时,中国有能力开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自身的经济增长,也消耗了大量的基础原材料,这就推动了很多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重塑了它们的货币体系。

巴西是最为典型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巴西债务危机不断加剧,通货膨胀率长期维持在100%以上,最高的年份接近3000%。这一时期,巴西的货币是自主发行的,由于社会治理体系不完善,等级分化严重,让这种社会体系下所发行的货币不具有丝毫的信用,通货膨胀不断恶化就是具体表现。虽然巴西在1994年进行了比较成功的货币改革,发行了新货币雷亚尔,发行之初雷亚尔兑美元为1:1,但因为社会体系无法进行根本改变,雷亚尔兑美元依旧不断贬值,到2002年的时候,雷亚尔兑美元最低已经贬值到约3.9:1,这自然带来很高的通胀水平,让经济增长持续低迷。

然而,随着中国在2000年加入世贸,双顺差不断扩大,基础设施建设逐渐推进,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不断放大。2006年,中国与巴西之间的贸易额为163.9亿美元,2011年达到了771亿美元。中国与巴西之间贸易额的增长,既拉动了巴西的经济增长,也给巴西带来了资本流入。1998年,巴西还有66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到2001年,即转为贸易顺差,在此之后的十多年间,巴西一直是贸易顺差国。

对外贸易的高速增长,自然会带来经济的高增长和资本流入,再加上贸易顺差的不断累积,就让巴西的外汇储备不断增长,支撑雷亚尔扭转了兑美元的贬值趋势,从2002年最低的3.9:1一直升值到2011年底的接近1.5:1。虽然这一时期巴西的货币发行机制没有改变,但因为巴西资本不断累积,这些外汇储备支撑了雷亚尔的价值,兑美元不断升值,此时雷亚尔的发行体系具有部分外汇保证金制度的特征。

2012年开始,随着全球贸易增速的下滑,巴西的资本流入自然放缓,巴西也开始出现月度的贸易逆差(2012年是1月和11月),这意味着资本流入和贸易顺差对雷亚尔的支持力减弱,直接导致了雷亚尔兑美元开启贬值趋势。到2014年,巴西全年出现了39.3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为2001年以来的首次逆差,直接造成雷亚尔在2015年的大幅贬值,全年贬值约33%,甚至兑美元跌破了4:1。此后,随着雷亚尔的大幅贬值,高通胀下国内需求不振、进口萎缩,同时出口商品的对外竞争力加强,巴西再次赢得贸易顺差。2015年—2016年巴西的贸易顺差分别为196.81亿美元、476.92亿美元,其中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分别为48.88亿美元、117亿美元,支撑了雷亚尔的反弹,现雷亚尔兑美元位于3.3:1一线。

CPTPP预计在明年底才能实行,美国、欧盟和日本都已经宣布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欧盟的贸易新规将在明年1月1日实施,美国已经开始通过第三国打击中国商品的出口,再加上欧洲、美国、日本逐渐开启紧缩的货币政策,这些因素的叠加效果将在明年逐渐显示出来,压缩中国的外汇来源。当中国的外汇来源受到制约之后,自然会削减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投资活动(在此,也可以对环保整治有更深的理解),进而再次冲击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动摇其现在的货币体系和经济体系。所以,从明年开始,预计巴西、阿根廷、俄罗斯、印尼、土耳其、中东和非洲产油国、中亚国家的经济将再次遭遇冲击。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在经历了2013年—2015年大幅贬值、2016年—2017年的短期回稳之后,很可能开启新一轮的贬值。

今天,欧洲、美国、日本和CPTPP相关国家,进行的就是典型的贸易战,削减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来源。如果新兴市场国家不能改革自身的货币体系,不能勇敢地刺破自身的资产价格泡沫,而是因为体制的原因或资产价格泡沫的原因,不断通过印钞的手段缓解自身的经济困局和社会困境,在资本来源不断受到制约之后,无论是否实行外汇管制,最终就会引爆货币危机和社会危机。2013年2月10日,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兑美元的黑市汇率为18.4:1,四年多的货币危机和社会危机之后,今年12月中旬就已经达到了100000:1,财富灰飞烟灭,以往的繁荣成为了过眼云烟。

未来,新兴市场国家必须改革自身的社会治理体系和货币体系,否则,很多国家都将在未来三至五年内跌入与委内瑞拉类似的深渊。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贸易封锁”将引爆又一轮货币危机!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