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美同时开枪?大萧条的窗口或许已经开启

本月到了美联储议息会议的时间。10月,美国非农就业人数为26.1万,3季度GDP年率初值是3%,更重要的是核心CPI开始加速上涨(见下图),而10月的CPI为2%,也符合加息的要求。通过核心CPI和CPI的对比可以感觉到,美国今天的通胀推动力最主要是货币因素,而食品和能源价格的因素处于次要的地位。由这些数据可以判断,美联储本月加息的悬念很小。

更重要的是,中国央行会不会在本月加息。

自从次贷危机之后,中国先是推出四万亿的投资政策,后又经历了2012年到现在不断降息降准的过程,尤其是长期实行通过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让企业和私人部门的债务水平不断膨胀,资产价格泡沫显现。此时,无论央行还是私人部门,都不希望加息,甚至可以说恐惧加息。

今年2月,中国的CPI同比数据为0.8%,10月份为1.9%,虽然增长的比较缓慢,但基本是一种稳步上升的态势,未来大概率要继续上冲,这给加息提供了基础。今年尤其是下半年开始,财政收入与财政支出增速的裂口不断扩大,让财政收支状况更趋健康,虽然10月份财政收入同比增速是比较低水平的5.4%,但支出却同比下降到-8%,让财政盈余达到5100多亿元,财政状况是考虑是否加息的基础性要素。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一个金融峰会上表示:长期利率过低是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推进利率正常化。这或许是在提前给市场提前打预防针。

事实上,现在开始谈论低利率所带来的弊端已经有些晚了。

今年初开始,央行就希望金融去杠杆,但有两个因素决定去杠杆的目的很难达成:一,虽然央行希望去杠杆,但又希望压制利率,比如在上半年山东地方债务问题集中暴露之后,央行在五六月间采取了压低市场利率的方式来处理。这种处理方式就不可能让市场主动去杠杆,企业和私人部门更愿意去绑架央行,因为只要市场债务问题密集爆发的时候,央妈就会泵水,这就会让部分高债务企业有很强加杠杆动力,继续玩旁氏骗局。二,领导在不同的场合都在表态,不准许出现系统性金融危机。实际也就意味着不准许杠杆集中断裂。既然如此,市场也就更愿意加杠杆,反正出问题的时候央妈会兜底。

这是今年前三季度贷款继续高增长的主要原因

这种情形持续的越久,那些高债务企业和私人部门的杠杆率就越高,一旦货币政策转向、或国际上出现金融变局,所带来的危害性也越大。

从国际环境来说,中国现在还不能完全封闭资本的跨境流动。美联储正在缩表的进程中,如果本月再次加息,就会让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利差继续缩小,推动资本外流。日本第三季度GDP年化季环比终值2.5%,远超预期,日元货币政策正常化已经箭在弦上,一旦日元告别量化宽松,将继续紧缩国际市场的流动性。此时,央行继续保持低利率,既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也无益于稳定人民币利率。

在企业特别是高杠杆企业加杠杆(旁氏骗局)、中美利差持续收窄、私人部门杠杆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造成本季度市场利率持续上涨,隐隐出现脱离了央行掌控的迹象,也是推迟加息带来的后果。

恢复市场的流动性,为经济增长提供良好的环境,是央行的目标。如今的情形下,如果央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唯一的道路是让那些高杠杆的企业和私人部门的杠杆断裂,实现市场出清。然后才能恢复健康的经济环境,将有限的金融资源合理配置到高效的企业和生产部门。

如今,之所以市场资金可以炒资产价格、可以购买理财产品,热衷于金融产品炒作,而唯独不愿意进入实体部门。其根源就在于金融产品存在杠杆率,在央行不准许杠杆大规模断裂的前提下,炒作金融产品就可以实现高利润。加上生产要素价格处于高位,让实体经济盈利微薄,资本当然就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打破这种“钱炒钱”怪圈的唯一办法,只能连续加息制造杠杆大规模断裂,没有其它的办法。

中国央行只有加息一条路可走。

美联储本月继续加息几无悬念,中国很可能会同步加息(应该不会迟于春节前),同时勾动扳机。

纽约国际黄金价格再次跌破200日均线,与美国核心通胀走势完全不符;也与国际原油价格失去相关性;即便朝鲜半岛局势异常紧张、中东因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导致异常混乱也不能提振黄金价格,等等,这些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现象,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大萧条正在走来。未来一年,所有商品的国际价格(美元价格)走势堪忧。

现金为王的时间窗口正在开启。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中美同时开枪?大萧条的窗口或许已经开启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