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这个帝国身上为何长满了“溃疡”?

很多人都对普京有一种佩服的情节,这种情节是寄托在对英雄主义的崇拜心理之上的。确实,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体现出了自己足够的机智和勇武。

可是,就这样一个让人佩服的人担任总统,为何俄罗斯身上却长满了溃疡?典型的溃疡症包括:

第一是与乌克兰的纷争

东乌地区的争夺在各方的调节之下,本来已经趋于平静,但就在最近,乌克兰再次向乌东地区开炮,有大战即将一触即发的意思。而乌东武装基本就属于俄罗斯的军队。是什么原因让乌克兰对俄罗斯如此仇视?虽然这里有西方利用乌克兰作为马前卒的意味,但如果乌克兰不愿意当这个马前卒,西方也没办法,根本原因还是在俄罗斯身上。

乌克兰与俄罗斯本是一家人,都属于东斯拉夫人。

早在公元1世纪,在中东欧的第聂伯河、奥得河、维斯瓦河流域就居住着斯拉夫人。至六世纪,斯拉夫人分为东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东斯拉夫人就是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人的祖先。到了公元七八世纪的时候,东斯拉夫开始出现类似国家的实体,那就是以基辅为中心的库雅巴和以现俄罗斯的古老城市诺夫哥罗德为中心的斯拉维亚,这都是类似公国性质的国家。862年,斯拉维亚各部落为了权力而争夺不休,导致各部落精疲力尽,此时大家还是很有风格的,就想找个大公来当裁判,裁定各自的是非,并主持治理公国。在它们的眼中,居住在北欧斯堪的纳维亚的瓦格良人精明能干,秩序井然,于是就邀请瓦格良人的首领留里克当它们的大公,留里克王朝从此开始。瓦格良人就是罗斯人,是现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中“罗斯”的来源。俄罗斯这个名字来源于蒙古语“斡罗思”,是蒙古征服俄罗斯草原之后的蒙古名字。所以,白俄罗斯这个名字就显得不伦不类,似乎是从俄罗斯衍生而来,事实却不是。所以,现在白俄罗斯要求将自己的汉语名译为白罗斯,这是有道理的。俄罗斯与白俄罗斯是兄弟关系,不是父子关系。

879年,留里克逝世,奥列格继为大公,他认为诺夫哥罗德地势偏僻,不利于发展,就窥视南方的基辅。882年率兵南下,战胜之后定都基辅,将基辅称为“罗斯诸城之母”,建立了基辅罗斯,也就是古罗斯。

12至14世纪,古罗斯进入历史上的诸公割据时代,逐渐分离为大俄罗斯人(俄罗斯人)、小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三个支系。基辅罗斯在13世纪被蒙古占领,是为钦察汗国。

从历史渊源上来说,乌克兰人确实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有些许区别,因为当时它属于被征服地区的人民,后来被称为小俄罗斯人或许就是为了显示区分。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最为友好,也有痕迹可寻,因为它们的“血缘”最近。14世纪的时候,乌克兰开始脱离古基辅罗斯地区成为具有独特语言、文化和生活习俗的单一民族,再次显示与罗斯族的不同。在此后的几百年中,东北罗斯逐渐走上独自统一的道路,就是现在的俄罗斯。西南罗斯则在波兰和立陶宛的统治下形成了现代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有些人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认为是同宗同祖,这是有偏颇的。应该说,乌克兰更能代表东斯拉夫人,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即属于东斯拉夫人,也属于罗斯人。虽然俄罗斯与白俄罗斯是同宗兄弟,但后来也经过了不一样的历史,白俄罗斯是独立的民族体系。

这些事情虽然久远,但依旧会严重地影响民族行为,这种民族潜意识会一直存在下去。

另外一件严重影响乌克兰、俄罗斯相互关系的事件是苏联大饥荒。

1932-1933年,爆发了苏联大饥荒,爆发大饥荒的原因现在都很清楚。乌克兰这个地方不仅是苏联的主要能源产地,还是东欧粮仓,按道理来说应该影响不大。但恰恰是种粮食的农民遭到的饥荒最严重,让发生在乌克兰境内的饥荒被称为“饥饿毁灭”,其它饥荒比较严重的地区还包括北高加索、伏尔加河流域、哈萨克斯坦、南乌拉尔山脉和西西伯利亚。

上图:饥荒最严重的地区被标成黑色。A是粮食消耗地区,B是主要的产粮区。上图中的12代表的是乌克兰,18代表外高加索边疆区,19代表格鲁吉亚,C代表原属于顿河、库班和捷列克哥萨克的土地。12、18、C等地区是苏联主要的产粮区,恰恰是饥荒最严重的地区,哈萨克斯坦加盟共和国等地的饥荒也比较严重。而外高加索边疆区(图中18)中包含一个著名的俄罗斯加盟共和国,那就是车臣。由此就可以看到,为何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分裂的时候,各加盟共和国撒丫子就跑,纷纷加速独立,因为小弟本想和大哥(俄罗斯)一起混饭吃,但在饥荒来临的时候,被牺牲的却主要是西南和南部各加盟共和国的“小弟们”以及俄罗斯的西南边疆地区。下图是苏联时期的地图。

饥荒时期,产粮区发生大饥荒,肯定和强权治理模式有关,这会让乌克兰和各加盟共和国心生仇视。2014年,发生了乌克兰动荡,俄罗斯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拳头,分裂了乌克兰的东部地区,虽然让俄罗斯显示了强权,但也让乌克兰更加怨恨,加速投入西方就是必然。

由此就可以看到,原本几乎和俄罗斯属于一家的乌克兰为何对俄罗斯充满仇视,为何不依不饶地与俄罗斯作对,既有历史因素,更是治理模式的结果。

第二是车臣。

车臣是俄罗斯联邦的加盟共和国,位于苏联北高加索边疆区(上图中18的地区内),这个加盟国不大,2002年的人口约110万人左右,但却是俄罗斯挥之不去的溃疡,上世纪90年代和2009年与俄罗斯之间爆发了两次车臣战争,车臣组织制造的针对俄罗斯的恐怖主义事件更是层出不穷。最近有报道,车臣与俄军之间开始再次交火,溃疡病再次发作。

19世纪初,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在拿破仑战争之后,对北高加索进行征服行动,并于1829年引发全面战争,这就是高加索战争。伊玛目加齐·穆罕默德在高加索战争中为了抵抗俄军,组成了车臣尼亚(也就是日后的高加索伊玛目国),这是车臣国家的伊始。1845年,在伊玛目沙米尔的领导下,伊玛目国的疆域达到最大,直抵俄罗斯本土,后被俄罗斯击破。1859年伊玛目国灭亡后,车臣被并入帝俄版图。此后,被征服的车臣不断暴乱。1867年,俄国对车臣人开始大规模施行暴政,激起大规模反抗,车臣地区复乱。1877年车臣及达吉斯坦起义后,抗俄之车臣人近乎灭绝。因获得特赦,大部分抗俄之车臣人投降,车臣人再度统一。苏联建国后,作为山区共和国加入了苏联。

车臣地区(包括北高加索地区)不仅农业发达,还是苏联地区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地。

让国际社会瞩目、让普京头疼的黑寡妇组织,就是车臣战争的遗孀所组成。

虽然车臣并入俄罗斯已经有100多年,但车臣人并未建立自己的认同感,与俄罗斯进行不断的征战,让车臣成为俄罗斯的又一处溃疡。

第三是白俄罗斯。

波罗的海三国已经加入了欧盟和北约;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等国也正在加速向西方靠拢;中亚国家正在自己开会,自由选择自己的前途;乌克兰已经与俄罗斯分手,其它加盟共和国也都在各作打算,与俄罗斯之间关系最最紧密的只剩下白俄罗斯,这有历史的渊源。

白俄罗斯这个称呼本没有什么,何况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但俄罗斯是蒙古语的称呼,如果称呼白俄罗斯为白俄罗斯,就有点白俄罗斯族发源于俄罗斯族的意味,至少会给人这个印象。现在,白俄罗斯正式纠正自身的汉语称呼,叫白罗斯,是否隐含着开始和俄罗斯扯清关系的意思,估计是有的。

格鲁吉亚等加盟共和国与俄罗斯的纠纷不断,并加速向西方靠拢,如果白俄罗斯也和俄罗斯走远,普京就真的成为了“孤家寡人”。

俄罗斯之所以出现如此多处的“溃疡”,当然与地理、民族等自然因素有关,但更与苏联时期和俄罗斯实行的强权治理模式有关。当执行强权模式让帝国的周边纷争不断的时候,自然需要进行频繁的军事行动,虽然每次行动中,普京都可以展示自己的勇武(在车臣战争中曾亲自驾机巡视战场),但会不断让帝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加速消耗,自然让俄罗斯不断走向衰落。普京说,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距离这个时间已经不远,但按经济总量来衡量,普京不过当上了相当于广东省省长,这就是其业绩。

普京到处显示自己的勇武,周边的一众小邻居就日夜担心,就会让俄罗斯的溃疡症不断发作,甚至未来可能会让俄罗斯再次分裂。

随着溃疡病不断发作,对于敌对势力来说,普京也是俄罗斯“很不错”的总统,与俄罗斯的民意完全相符。普京如欲实现自己的志向,仅凭勇武肯定是做不到的。

任何一个国家,不能稳定自身周边的环境,本身就不是帝国,不具备进行全球争霸的能力。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这个帝国身上为何长满了“溃疡”?

赞 (24) 打赏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雷碧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全文亮点 而大清果拥有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地缘矛盾 俄爹确实步入困境 但他和委内一样都是资源国 而且人口并不算很多 有折腾空间和缓和余地 大清果这个资源加工厂 上游资源下游消费两头不占 内部被高杠杆压得死死的 一旦被美欧他们踢出局 ……Reply
    • 鹰盲如松很多文章都是借古讽今、借外喻中。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