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蛮族勇士穿越体灾难小说:两脚羊时代第一部——重山染血(11-17章)

盛世危言 战备百科 2081浏览 1评论

前文回顾:蛮族勇士穿越体灾难小说:两脚羊时代(1-10章)

第十一章 截击

石响山现在很担心自己留下的字条有没有被寨子里人发现。昨天晚上宿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远远的猎手的动静,这只能是寨子里的人从后山绕上来了。趁着夜里小解的时候把字条留在树皮缝里,应该是避开了总是贴身跟着自己的梁小愚的耳目。这个小子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眼睛里闪着狼一样的绿光。唯有不拿人命当回事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神,石响山很清楚,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对方的刀子就会毫不犹豫的插进自己的心脏。

翁远看着岭下稀稀拉拉的政府军队伍,前军已经快出岭道,后面还有十来号人没能进岭,不能再等了。翁远操起弩弓,一箭射倒了下面一个骂骂咧咧的尉官。和刘学浩一样,翁远同样更喜欢使用弩弓。弓弦一响,一时间岭上枪声大作。政府军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反应很快,久经训练的正规军即使之前没有秩序,也能立刻三五成型的相互掩护还击。在损失了百把人之后,其他人都找到了岭上的射击死角,反击打得有声有色。翁远很快就发觉,从岭上往下攻击并没有占太大的便宜,岭下的政府军只要贴着岭壁站着,有些地方还有凹洞,岭上的人就必须把身子探出去才能射击,这就是一个活活的靶子,会被政府军的神射手们瞬间就秒杀掉。往下扔手榴弹是个好办法,不过流民军自制的手榴弹质量不过关,引信不是太长就是太短,40米高的山岭,不是炸在半壁上,就是扔到岭下半天不炸,被人捡起来扔下山崖。百十来个手榴弹一会儿就扔光了,翁远赫然发现,两边的枪声都停下来了,双方就此又形成了僵局。观察了一下两边的情势,政府军死了大概小两百人,剩下400来人,零星的分散在整条岭壁之下,自己这边还好,伤亡只有30来个。这算是双方接触以来,打得最好的一仗了。而且现在政府军被压制在山岭之下动弹不得,自己在岭上占据绝对主动,接下来怎么打,还得好好谋划一下。

翁远和毒夫人还有石响山碰了一下,石响山建议分出两队人,从岭头岭尾下去,从两头向中间扫荡。政府军已经分散成了三五个人的小队,稀稀拉拉的分布在一公里长的岭道上,这就没有了火力优势,自己人几十支枪一路扫过去,每次都有压倒性的火力优势。这一仗就能把政府军打得全军覆没。毒夫人深深的看了石响山一眼,点头同意了。翁远派熊武带100名虎贲卫去岭头,毒夫人派叶邬子带100名狼卫去岭尾,定好四点钟一起下岭,两边就打算包饺子了。

马远志没有进岭。一看到这条岭道马远志就知道,这是最好的埋伏地形了。如果追兵要截击,也就是这里了。但是现在参谋长和司令都已经没有了权威,谈不上对军队的有效指挥。马远志也不想提醒吴冠杰,看着吴冠杰远远的走在前面,马远志只是静静的放慢了脚步。士兵们垮着脸骂着娘从参谋长的身边走过,对参谋长凄凉的面色视而不见。狙击手付辉在经过马远志身边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参谋长,再看了一眼前面松散的队形和狭窄的岭道,也放慢了脚步。多年的狙击训练,付辉同样意识到了前面地形的危险。“参谋长,”付辉叫了一声。马远志摇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这个时候阻止队伍前进没有任何意义了。军心早就散了。一支曾经的正规军要靠抢钱抢粮抢女人的愿望才能勉强维持前进的动力,这时候谁要是告诉他们前面有伏兵,士兵们会立刻把他撕碎。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路边,看着身边的士兵旁若无人的经过。后面陆陆续续有十来号人看着不对劲,在这俩身边停了下来。最后大家就成了队尾,磨磨蹭蹭的看着前队。如果前面能安全通过,自己才跟上去。等了没一会,枪声果然就响了起来。马远志立刻带着这十来号人转身就往下山方向走,没有丝毫拖延。一边走马远志一边数了数自己这支小队的人数:加上自己14个人。马远志苦笑了一下,就这14个人,还能活多久?能从这场不死不休的追杀中逃脱吗?

梁小愚的五人斥候队,再加上三个老猎人,在马远志后面紧紧的跟着。不能走脱一个人,这是死命令。

政府军在知道自己陷入绝境之后表现出了极其强悍的战斗力。两头夹击的百人队几乎是寸步难行。虽然每次遭遇到的都只有三五个人自发形成的小组,但是背靠着岭壁,个个都打得有声有色,把地形利用到了极致,有些人甚至已经在岭壁上挖出了散兵洞。在只能容许两个人并行的狭窄的岭道上,百人队的火力也根本施展不开,每次能有4支枪找到射击位置已经算相当不错了。所以一百人的队伍,竟然会被三五个人的火力压制住。好在翁远和毒夫人的命令很明确,别死冲,拼消耗也不怕,自己弹药充足,子弹打光了还有弩弓。政府军已经被封死在这段岭道上,耗得他们弹尽粮绝就行,接下来就是慢慢收割了。

石照霞从树皮里翻出一张字条,读完后对着漫天晚霞泪流满面。一群恶魔,竟然吃了自己的丈夫。不管是流民军还是政府军,一个都不能放过,统统都要给自己的丈夫陪葬!

第十二章 毒夫人

看到战事陷入僵局,毒夫人走到岭边看了一会,政府军的400残兵零零星星的分散在1公里长的岭道上,相互之间也没法子提供支援。毒夫人想了一下,让亲兵队长杨眉找来一个瓶子,拆了一把子弹,把火药倒进去,再加了些白色粉末,瓶口塞了一条布做引线,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燃烧瓶。让杨眉拿到岭边砸下去做做试验。杨眉小心的点着的布就往下面扔,算是运气不错,瓶子翻滚着砸在了下面4个兵的脚边,火药一下就燃起来,腾起一阵黄烟。然后就听到4个兵的捂着喉咙拼命的咳嗽,杨眉小心的探头出去一看,4个兵正躺在地上抽搐,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这没什么好说的,狼卫们一枪一个就结果了这四个兵。旁边的虎贲队员们看得惊讶得张大嘴巴,杨眉抽了抽嘴角,懒得理会这些土包子。夹竹桃粉末而已。这是露天,效果只能让人昏迷,如果是室内,就刚才毒夫人下的那个量,下面四百人加起来都不够死的。

有了杀敌的好办法,大家立刻就动起手来,趁着还没天黑,瓶瓶罐罐都收集起来拿给毒夫人的亲兵队。做这种毒气燃烧瓶是个细致活,翁远和毒夫人的计划是不急,能做多少个做多少个,到第二天早上再发起全面袭击。

吴冠杰的位置离那4个兵不远,能听到那边的声响,但是紧贴在岭壁上挖出来的单兵洞里,看不到人,也不敢伸头出去张望。听到那边的咳血声传过来吴冠杰就知道大势已去,这肯定是毒夫人出手了。两头都被堵上了,身前是万丈悬崖。这群兵,包括自己,绝对没有攀岩而下的本事。整支队伍本来就已经是分崩离析的状态,没有了任何向心力和凝聚力。自己这个司令已经完全没人理睬,连散兵洞都是自己动手挖的。就算这次能逃出去,也就是个光杆司令,在这个乱世连根毛都不算,纯粹的一坨垃圾。想到这里吴冠杰就很是绝望,没有任何集合队伍趁夜反击的打算。

看到毒夫人的手段,石响山很是吃惊了一下。山里人整天和各种毒物打交道,对夹竹桃的毒性了如指掌,但是拿来做成燃烧瓶,石响山从来没想过。猎人的固定思维里面,毒物无非拿来做成箭矢而已。这一下开了眼界,石响山狠狠的扇了自己几巴掌。暴殄天物啊!只不过他没意识到,提炼夹竹桃液再精炼成粉,这可是个技术活。东城势力范围内就有岭南理工大学,化学系的实验室啥设备都齐,一帮衣食无着的学生教授,就靠给毒夫人提炼各种毒素换几袋粮食。其它院系的师生没有这种待遇,除了一些膀大腰圆能打仗能干活的,其它都被毒夫人毫不犹豫的就赶出了营地,让他们自生自灭。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白白嫩嫩的,毫无乱世求生的手段,看到别人的刀砍过来还和人讲人权讲正义,当然唯一的下场就是进入人类的消化系统,被各种势力做成各种饭菜。

天黑了之后马远志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噩梦,怎么都醒不过来。14个人很快就变成13个、12个,到凌晨2点的时候只剩下了7个人,身上都有了大大小小的伤。马远志让这支残破不堪的小队停下来,背靠背的围成一圈,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再走了。黑暗之中隐藏的各种陷阱让正规军毫无还手之力。大家清点了一下子弹,就剩下23发。被陷阱吞噬的战友其实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突然弹出来的树枝、突然出现的坑、突然切过的刀、突然飞出的箭,马远志的小队完全不知道应该向哪里开枪。这种感觉真是让人绝望。估摸了一下路程,大概还没能走到半山腰。马远志把身上藏着几块人肉干拿出来分了,大家默默的咬着肉,盯着黑暗的丛林一言不发。有个兵突然把肉吐掉,骂了一句老子受不了了,就抄起枪冲进了树林。在黑暗中听到他开了两枪,然后就没了声响。付辉把他吐掉的肉捡起来,拍了一下尘土继续吃。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啊。这是狙击手付辉的想法。

第十三章 歼灭

曙光初现的时候,战斗就开始了。往下扔了几次瓶子之后,狼卫亲兵队的姑娘们对这一套流程就很熟练了。只要白色的毒烟起来,下面的人就活路了。哪怕燃烧瓶在岭壁上掉了一半就烧起来了也没关系,浓重得像固体似的白烟总会慢慢的沉下去,将下面束手无策的政府军送入地域。姑娘们玩得不亦乐乎,很快就清理掉了10来处政府军躲藏点。吴冠杰横了横心,开始沿着岭壁迅速向岭尾跑动,一边跑一边召唤各处分散着的士兵跟上。无数的子弹居高临下的射过来,将身边的士兵一个个的放倒。吴冠杰也懒得还击。总要尝试一次冲出岭道啊。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股力在背上推了一下,吴冠杰顺着那股力跑了两步,就看到自己的胸前喷出老大的一股血。这是中弹了啊。吴冠杰倒在地上,有些纷乱的脚从自己身上踏了过去,但是吴冠杰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想不到自己会和老对头刘学浩的死法一样啊,莫名其妙的就被流弹干掉了。吴冠杰想着,在临死的时候嘴角还有了笑容。

剩余的政府军有一些垂死反抗,一些兵集合起来向岭上反击。有了燃烧瓶的狼卫们这次连头都懒得露,抛几个瓶子下去,很快集合起来的兵就咳着血四散,然后被一个个的点杀掉。战斗很快就变成了屠杀。毒夫人带着笑容欣赏着这一切,听着下面一阵阵的惨呼和痛骂,心里只是洋溢着复仇的快意。刘学浩,你这个天杀的,你现在在下面也不孤单了吧,老娘把你的仇人全送下来给你了,让你在下面可以继续和他们打。你不是天生就喜欢乱世吗?你不是天生就喜欢战斗吧?现在你高兴了吧?徐冰若想着想着,满是笑容的脸上,眼泪就流了下来。

岭上密集的枪声传过来的时候,马远志的逃亡又开始了。六个人,每个人只保留两颗子弹,其它的全给了狙击手付辉。马远志的战法很简单:5个人成环形死死的护着付辉,为付辉争取开枪的机会。六人小队开始搜索前进。随着天色放亮,小队安全的避过了很多在夜晚几乎是必杀的陷阱。梁小愚带着人尝试逼近了一下,付辉的子弹几乎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就飞了过来,一个只是在树后露出小半边肩膀的斥候立刻就丧了命。老猎手们摇着头,他们很明确的告诉梁小愚,对付神射手的法子不多,天亮了陷阱也很难再起作用,唯一的法子就是耗光他的弹药。必须要找人增援了。梁小愚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

到中午的时候,岭道上就没有了枪声。熊武等着山风把所有的白雾都吹散了才走进岭道。整条岭道上血洼遍地,中毒后的士兵们面容扭曲得如同鬼魅。熊武看了一会就了无兴趣。都是中了毒的尸体,吃是吃不了了,只能烧掉。全营现在的粮食储备也不多了,要回军还不知道吃啥。山里的野果子树了不起就够三五个人吃。在这附近打生打死的,枪声不断,野兽早跑光了,也没处打猎。一千号人要填饱肚子,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想到这里侦察连连长熊武就有点发愁。没有吃的,就只能打山民的主意了。熊武想着,就往岭上望了望。很明显,翻过山就是山民的大本营了。也不知道毒夫人和翁远有什么打算。

石响山本来的主意是让两批人斗得两败俱伤。现在看着毒夫人轻描淡写的就灭掉了一支强军,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看着毒夫人一行人朝自己走过来,石响山咳了一下刚想说话,一发近距离击发的子弹就掀飞了他的头盖骨。“我们从后山下去,扫了他的寨子。”毒夫人从容的下令,就像是要去旅游一样。

第十四章 山民的复仇。

石照霞和年轻一辈猎人的领袖石照堂一直不敢过于靠近虎狼联军。这支队伍不同于他们之前打过交道的政府军。对付政府军,猎手们可以从容的埋伏在他们的近旁,甚至可以尝试直接隐身在他们走过的树顶上。但是这支虎狼军,每个人的眼睛里都燃烧着死意。他们的装束都很随意,虎贲营的装备还称得上统一,虽然服装都是有什么穿什么,不过猎刀、弩弓和步枪全是统一制式。但狼卫营就打扮得五颜六色了。毒夫人近身的亲卫队,甚至一水的全是紧身皮夹克,武器装备方面更是百花齐放,猎手们甚至看到有人拿着狼牙棒。然而在山上行动自如的狼卫们让猎手们感觉更加危险。有些山果虽然没毒,但是酸涩无比,根本不合适食用,但是狼卫们毫不犹豫的就啃了下去。似乎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味觉,没有了希望,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战斗。

岭道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虎狼联军正在清扫战场,远远的看过去,他们看起来好像对敌人留下的枪没有兴趣,正在高效率的破坏枪支。石照霞一直在下面蚂蚁般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父亲的身影,但是她一直没有看到。然后她发现,其他老猎手的身影也凭空不见了。这种感觉很不好。石照霞将自己的感觉告诉了石照堂。石照堂的脸色黑得像炭一样。刚刚被灭的政府军会吃人,那么这帮人呢?这帮人是不是也会吃人?

9月29日下午三点,政府军清理完了战场,石照堂看到他们很快就列队开始往山上走来。这不对!他们应该下山才对!石照堂一把拉着全身都在发僵的石照霞开始回撤。老猎手们肯定都已经遭了毒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的复仇。哪怕是全寨的人一起覆亡,也要复仇。“你带着人往东钻到山里,避过这一阵。”石照堂向石照霞下命令,“响山叔在山顶上早就埋好了炸药,我们把整个宝瓶口都炸塌。”石照霞全身都震了一下,刚才失魂落魄的人,一下子就像还了魂。“你走,我来炸。”石照霞的语气坚定,根本不容拒绝。

下午5点的时候虎狼联军就走到了宝瓶口下。虎贲营的斥候回来报告,宝瓶口其实就是这山脉的峰顶,形似瓶口,中心有一片凹地,积水成湖,水质清澈,可以饮用。翁远和毒夫人听了都很高兴。连续征战之后,能梳洗一下,这种诱惑不可抗拒。“晚上就在湖边宿营。”毒夫人发出了命令。整支队伍加快步伐走向峰顶。

石照霞看着下面上千人的队伍快速的走近,整个人都变得很平静。火引子就在身边。父亲早就做了谋划,宝瓶口的三面都预先埋好了土炸药。只要把这一边炸塌了,整个湖都会溃决而下,下面这一千号人,没几个能活。只不过要牺牲自己罢了,这算不得什么。丈夫死了,父亲也死了,这个乱世没什么好留念的。

梁小愚早上看到情况不对就派了两个人回去要援军,自己身边只剩下一名斥候,还有3名眼神阴沉的老猎人。一整天下来,只能跟在马远志的6人逃亡小队后面马不停蹄的往下走。很明显,逃命之中的马远志小队发挥出了超乎寻常的潜力,可以称得上是慌不择路,到傍晚6点几乎已经下到了山底。这个时候,一阵闷雷般的声音响过,整座山的鸟雀全都扑楞楞的飞了起来,山林无数的小兽突然从各种洞穴里冲了出来,玩命的向山下冲去。梁小愚心里很惊诧,一时没看路,身子歪了一下,却听到耳边唰的一声,一枝箭贴着脸飞了过去。梁小愚立刻就地翻滚,不管不顾的从一处矮崖上滚了下去,然后立刻隐身到一处树后。听到另一名斥候发出愤怒的惨号,梁小愚知道,这是老猎手对自己动手了。

第十五章 整编

石照霞的点火时间有点早,土炸药的威力也不算大,这给了虎狼联军宝贵的两分钟时间。听到爆炸声音的时候,队头正要上岭,离宝瓶口只有不到300米了。站在队伍中间的徐冰若被震得摔倒在地上,抬头看了看正在碎裂中的岭壁,立刻解下背带,高声下令:把自己绑在树上。长年累月在死亡边缘打滚的队伍没有丝毫慌乱,迅速散入道旁的杉树林子里,三五个人一组,围着树绑成一圈。等到湖水冲过来的时候,整支队伍都已经和林子融为一体。徐冰若被叶邬子和杨眉紧紧的抱在里层,在劈面而来的洪流中,连呼吸都忘记了。附近很多队员绑定的树被连根拔起,全组人立刻就消失在水流之中。在震耳欲聋的水啸声中,也听不到任何人的惨叫,所有人都只能抱住树,将全身紧贴在树干上,期望杉树庞大根系可以对抗洪流。

湖水汹涌了10多分钟才平息下来。徐冰若又过了十来分钟才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叶邬子只剩下半张脸的头部,剩下的那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还在尖声呐喊。往旁边看了看,杨眉看起来还好,瘫软在地上,但还能呼吸。徐冰若艰难的站起来,解开了背带,逐一检查泥泞中的队员。打头阵的是虎贲营,狼卫营走在后面。经历了这一次冲击之后,虎贲营只剩不到100个活人,其中还有30来个重伤员,营长翁远不知所踪,被洪流席卷而走,能活命的机会几乎为零。狼卫营的情况稍好,还有300来个活人,重伤10来个人。徐冰若检查完全部人之后怒火中烧。所有的重伤都是肢体撕裂伤,乱世之中,即使城市都无法医治这种程度的外伤,更不用说在这绝岭之上。看到队伍已经完全失去了建制,徐冰若当机立断,就地重新整编队伍。将虎贲营剩余的70号还有战斗力的队员全部收入狼卫营,独立编为一连,任命虎贲营原三连连长郭明苏为连长,下面的队官由郭明苏自行挑选。狼卫营剩余的300人则分编为二连和三连。重伤员无法抢救,只能放弃。毒夫人将伤员们集中起来,一人喂了一颗相思子,看着伤员们在昏迷中安静的停止呼吸。然后清点武器,枪支大部分已经损毁,经过检查后能用的不足五十支。弩弓被泥水泡后,弓弦很多都已不堪使用,需要晾干清洁保养。倒是收集了很多散落的猎刀,足以保证人手一把。

这一番整顿后就到了夜里八点多。徐冰若带着整支队伍趁夜翻过瓶口,到了山北侧寻了一处缓坡宿营。夜哨远远的撒了出去,徐冰若相信,山民们一定不会让自己安静的度过这个夜晚。

爆炸声传来的时候,熊武带着三十人的尖兵排正在下山增援梁小愚的路上。下午一点的时候梁小愚派回来要救兵的斥候才赶回到笔架岭。那会熊武正在很无聊的看着岭道上的各种面孔狰狞的政府军尸体发呆。听到说走了几个漏网之鱼,熊武很是高兴,于是亲自带队来清剿这支残兵。心情愉快,走得也很快,到傍晚的时候已经快走到半山腰了。听到这一阵闷雷声,熊武很是奇怪了一下,上面这是啥动静?上面的政府军都被清干净了,没必要炸山吧。然后有个兵回头看了看,突然喊了一声,连长你快看,这是啥啊。熊武看到远远云雾缭绕之中,有条白线直冲而下,心里咯甭一声,立刻意识到这是山民炸山引山洪了。估摸着还有十来分钟时间,熊武立刻让大家寻找能藏身的山洞。好在喀斯特地貌的山上,溶洞不难找,大家都记得刚刚就经过了一个,于是立刻转身往山洞跑,刚跑进去,山洪的峰头就劈了过来,31个人在山洞里趴在地上捂着耳朵一动不敢动。

梁小愚隐身在树后,和隐在一块大石后的三个老猎手隔着20米对峙。他知道时间属于自己,只要自己能拖下来,后援一定能来。久经战阵,从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梁小愚一点都不害怕猎人的弓箭,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猎手们分开来包围自己,自己这一把枪,很难同时对付三把弓。倒是对面的三位猎手表现得非常焦躁不安,一直都有抽身而去的意思,不愿意和梁小愚纠缠,这让梁小愚感觉很不对劲。对面好像是商量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喊:“小子,山洪要下来了,咱们别打了,赶紧找地方躲。”梁小愚听到之后楞了一下。原来刚才那阵声响是山洪发作啊。估摸着还在山顶上的队友估计都是凶多吉少,梁小愚就没有任何打算要放过对面的这三个人。想了一想,梁小愚回了一句:“可以,我数到三,我们一起往后退。”说完之后梁小愚就一边数数脱下外套,数到三的时候把外套往后一扔,自己立刻蹲到地上露出头往外看。对面三个人都举着弓站了起来,唰唰两声,两支箭立刻就射透了梁小愚的衣服。梁小愚瞄准中间那个没放箭的猎手开了一枪,看着他的胸前爆出一朵血花。旁边的两位猎手立刻往下蹲,但是梁小愚已经偏转枪口,把另一名猎手爆了头。打完这一枪梁小愚就把枪一扔,抽出胸前的猎刀就向大石冲去。20米的距离眨眼间就冲过去了,梁小愚跃过大石的时候,蹲在地上的老猎手一边后退一边试图举弓来射,但是蹲姿并不是合适开弓的姿势,梁小愚完全无视老猎手的动作,一刀朝他的颈部斜劈下去。

鲜血飚飞,糊了梁小愚满脸。

第十六章 骚扰

斩杀猎手之后,梁小愚没有丝毫停顿,立刻往东侧玩命的奔跑。在贵州山区长大的梁小愚知道山顶的洪水冲下来之后意味着什么:水流一路挟裹山泥而下,到山脚附近的时候,一定会变成真正的泥石流,将阻挡在前方的所有物体都深深的淹没。这个时候钻山洞都是没用的,泥石流的厚度轻易就可以达到两层楼高,难道自己到时候要从地底下挖个5米深的洞挖出来?早就窒息而死了。只有逃出泥石流的覆盖范围才有活路。跑出去一里地之后巨大的呼啸声已经传来,整个地面都在震动之中。侧头往上看了看,已经可以看到泥石流的浪头,估摸着自己已经处于泥石流的边上,梁小愚一边狂跑一边把全身的东西都解下来扔掉了。在山崩海啸的巨震中梁小愚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身后不足10米处就是犹如巨龙一般翻滚前进的泥龙,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头打在身上,梁小愚抱着头一动不敢动。

马远志听到爆炸声的时候已经一只脚踩到了平地。爆炸声传来只是让马远志们加快了脚步。一天下来就靠路边随手摘的野果和野草充饥,马远志们已经饿得打晃,没有精力思考这爆炸意味着什么,只是求生的欲望让他们丝毫不敢松懈。一群人机械的继续往前走。等到地面的震动清晰可辨的时候,一群人才意识到不对,回头一看,已经可以看到一条黑色的巨龙正朝着自己冲来。有两个兵吓得瘫软在地上一动不能动,马远志付辉和另外两个兵也顾不得去拉他们,解开装备扔在地上就开始往东侧狂跑。跑了两三百米后四个人悲哀的发现已经不可能跑出泥石流的覆盖范围,马远志高喊了一声爬树,就选了一棵身边最高的大松树往上爬。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地面震动中,马远志不知道其他三个人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爬到树顶上的马远志闭着眼睛埋着头紧紧的抱着树干,脚下翻滚扭曲的泥龙让他头晕目眩。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熊武终于带着全排人挖开了洞口,还好,洞口只被埋了一米来深。在这个溶洞里总能顺畅的呼吸,估计一定有其它的洞口,不过熊武不敢贸然进入。挖开洞口后熊武考虑了一下,决定分成两路,10个人下山去碰碰运气,寻找梁小愚他们的下落。自己带着20个人上山。这场山洪来得太奇怪,估摸着应该是山民的手段,大队人马现在一定损失惨重。山民们的手段一旦发动,肯定后续还会有动作,所以熊武反复交代下山的那队人,必须小心行事。山里的猎手个个奸狡如狐,只要看到了立刻杀掉,不要有丝毫犹豫。

毒夫人让全队人宿营后没有休息,开始整理身上的装备,借着篝火将臂弩和背着的长弩全部拆开来保养了一次,小心的将弓弦烘干了,擦干净,再上好油。在篝火的闪动中毒夫人总是有一种错觉,刘学浩好像就坐在自己身边,正在手把手的教自己怎么保养弩弓。那时候还是2015年,天下还有没有大乱,刘学浩总喜欢在周末带着自己到山里宿营打猎,晚上两个人点起篝火,在漫天的星光下偎依在一起,看刘学浩一边耐心的保养各种武器,一边说着各种乱世求生手段。那时候总觉得这个男人很是不懂风情,在二人世界里还不会说情话,现在才知道,那会儿从刘学浩身上学到的东西,是自己生存的最大凭仗。

十点钟的时候毒夫人站起来开始巡视全营。野外宿营时只要没睡,每两个小时要绕着营地巡视一圈,这是刘学浩曾经的习惯,当然也是毒夫人现在的习惯。死里逃生的队员们很多都没能睡着,三三两两的坐在火堆边检视着自己的武器。黑暗中潜伏着敌人,每个人都知道,必须迅速的让自己的武器恢复最大的攻击力。

这个时候毒夫人第一次听到了夜哨的口哨声,这是发现了敌人的动静,很快好几个方向上都传来口哨声。队伍开始有些骚动,很多人都站了起来准备战斗。毒夫人侧耳听了听口哨,冷笑了一笑,让杨眉带着还剩下的另一个亲卫传令,全营继续休息。一个山里寨子的猎手队罢了,能有多少人,自己亲手都杀了5个,还被政府军干掉好几个,剩下的人数有限得很,怎么可能分兵几处来攻。他们不玩这种杯弓蛇影的把戏也就算了,自己还要小心戒备,预防人家拼命。现在他们分开几处捣鬼,这就是不敢来硬碰硬了,只不过是一种骚扰罢了,打的如意算盘无非是让自己没法好好休息,增加自己的疲惫程度而已。说到底,在这片深山里过惯了安逸生活的山民,还是没有决一死战的勇气啊。

第十七章 箭斗

9月29日晚上10点。

梁小愚艰难的从满地的泥泞里爬到一处干处,在漫天的星光之下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很幸运,除了飞石造成的擦伤之外,没有可见的大伤。梁小愚仰天躺在地上,整个人放松下来,感到极度的困倦。但是梁小愚知道,现在自己身边正是危机四伏。是上山去寻找注定凶多吉少的虎贲营,还是继续在山民的威胁下独立完成对政府军的追杀任务,自己必须马上作出决定。这个问题不难想,梁小愚很快就作出了决定:自己接到的命令就是追杀,不死不休的追杀。在没有新命令之前,自己当然的选择就是继续完成任务。想明白之后梁小愚就爬起来开始收拾。身上的武器装备都扔了,只有腰边还有一把随身的匕首,拔出来砍了一根树枝,枝叶都去掉,把前端削尖,这就是一支简易的茅。把身上的口袋翻遍了,还有几块肉干,拿出一块一边嚼着,一边就开始搜索前进,打算找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过夜。现在这样的黑夜,在这刚经历过泥石流的山脚边,太危险了,如果有伴生的山崩,那自己立刻就死了。在泥石流边上慢慢的走了一段,才发现这次自己死里逃生有多么幸运。泥石流冲下山后分成了反复纠结的四股,每股都有400多米宽,被这四股泥龙冲过的一公里多宽的山面上已经完全看不到活物。“等过些日子这条泥路晒干了,倒是一条上山的坦途啊。”梁小愚充满恶趣味的想。

树顶上的马远志睁开眼睛吓了一跳,他发现泥浆离自己的脚底只有不到1米远。这可是一棵六米多高的大松树啊。往四周看了看,付辉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一棵树顶上发呆,此外就看不到其他人了。看着下面还冒着气泡的泥泞,马远志很是犯难。这种泥流就和沼泽没什么区别,冒冒失失的跳下去,就跟自杀没什么区别。自己所处的位置,离这股泥龙的边还有20多米,跳肯定是跳不到边上去。借着星光,马远志往前看了看,隐约可以看到泥石流的端头就在前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这也是整条泥龙的威力将尽,所以没能推倒自己抱着的这棵大树。没有办法离开,就只能呆在树上等着下面的泥堆慢慢的散开,干结。马远志招呼付辉,用腰带将自己绑在了树枝上,尽量争取能休息一会。闭上眼睛,觉得肚子里实在饿得难受,想到农民一遇到荒年就吃树皮的事,于是用随身的匕首剥开眼前树顶上的皮,先试了试外面那层硬皮,根本没法咬,再试了试里面那层软皮,没想到嚼着很有一股甜味,估计这就是树皮的正确吃法了,立刻招呼付辉也开始吃。两个人顿时吃得不亦乐乎。可惜的是这玩意嚼出甜汁后就只能吐掉,勉强算是给饥渴的身体补充了一点救命的糖分,恢复体能就根本就谈不上了。两个人嚼了一个多小时,甜味已经完全感觉不出来了,只觉得苦涩无比,实在是嚼不动了。苦笑了一下,两个人靠着树干开始睡觉。

毒夫人决定亲自去一处示警的哨岗看看。10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300来人,毒夫人心里总憋着一股怒火,如果能干掉个把装神弄鬼的山民,也能消消火气。杨眉看到毒夫人起身,自动就提着枪跟了上来。“别带枪,带弩弓。”毒夫人吩咐道。两个人离开篝火退到暗处,待了一会,让自己完全适应黑暗后,静静的潜行到哨岗处。有个夜哨发现了毒夫人,怔了怔打算跟过来,毒夫人悄悄的摇手制止了夜哨要跟着自己的意图,继续往前走,彻底融入了林子里的黑暗之中。

隐身在草丛下面,毒夫人听着身边的杨眉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心里很是安定。这姑娘原来是省级标枪运动员,大乱之时还在羊城体院读书。自己在大乱之初坚决拒绝刘学浩的保护,坚持相信政府会平定乱世,结果被流民挟裹,九死一生,受尽磨难,那个时候杨眉就和自己在一起了。两个人两年来患难与共,算是一起历练一起成长,战斗时的配合也默契得很。想着想着毒夫人突然就想到,刘学浩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找到挟裹自己的流民团,那个时候也是晚上,也像今天这样漫天星光,浑身浴血的刘学浩双手持刀向自己跑来,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人都会被他劈成两半,那时候的他像极了一尊魔神。

正想着时候,就听到不远处的树丛里传来轻微的噼啪声。这是有人正穿过树丛走过来。毒夫人立刻放慢呼吸,让身体处于更加安静的状态。很快,有四个人影出现在身前不足15米处,四个人安静的站着观察了一会环境,然后其中一个开始向哨岗方向走去。看他把步子放得很重,就知道这是故意要引起夜哨注意了。又是装神弄鬼!毒夫人抬起弩弓就将此人射翻在地,身边的杨眉在同一时间也射倒了一个山民。剩下的两个山民反应很快,一瞬间就拉弓射了过来。但是在射完弩箭的第一时间,毒夫人和杨眉就扔掉了弩弓向两侧翻滚开,停下来已经是蹲姿。两个人动作一致的举起左臂,臂弩响了一下,准确的射中了各自目标的胸腔。看着满脸惊愕的山民嗬嗬的吐着血跪倒,然后歪倒在地上,慢慢的死去,毒夫人的心里充满了满足感。

继续阅读:

作者:蛮族勇士(亦即:月下鹰翔、月冷蛮荒、风起蛮荒)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蛮族勇士穿越体灾难小说:两脚羊时代第一部——重山染血(11-17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