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请保存邮箱:yingmang5#gmail.com 或 ccbads#yahoo.com(#改成@),无法访问时发邮件自动获取最新网址。

凭栏欲言:货币高速增长带来的财富幻觉终将梦醒

盛世危言 鹰盲 922浏览 1评论

01

很多人将财富和货币混为一谈;

然而财富和货币却是两回事。

财富更多是指可积累,可交易的商品;

货币却只是周转与分配的媒介。(是媒介,而非财富)

如果货币可以代表财富,那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的致富未免太简单了点。

以货币为媒介(一般为货币购入),个人可拥有的财富的多寡才是常规意义上贫或富的区别。

财富依据消费理念,可划分为二个部分;

留作当前消费和留作资本用以投资。

留作当前消费的部分决定了当前生活的好坏。

而留作资本用于投资部分更多是为了日后生活的更好。

简单来说,就是挣了钱就去爽,还是去存钱挣利息的区别。

其代表个人是倾向于当前消费还是倾向于更好的远期消费。

深圳著名的三和大神很明显就是注重于当前消费的典型;

而存钱挣利息,是一种将资本交予银行,由银行作为中介将资本交予他人进行投资赚取收益,存钱方收取利益分红的行为。

其归根结底是一种资本谋取回报行为。

微观最终组成宏观。

全体居民财富的总和,称为国家或社会的总财富。更多的是指国家是否积累有足够多的可积累可交易的商品

02

简化的生产要素分为三种(劳动、土地、资本)

资本为其中之一,资本是指过去积累的财富用于再生产。

资本分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

固定资本投资多为建造厂房,购入新型机器等,可多次使用,每次使用仅需进行少量维护。

流动资本则为购置原材料,提供劳动报酬,为产品售出前的库存阶段提供周转等。流动资本为一次性投入,需要产品售出将资本重置方可继续流动。

而无论是固定资本还是流动资本,其多由货币模式投入(货币购置财富投入),一经投入,对应的财富便可视为消失了,直至新的产品被制造出来,创造出新的财富。

而后新的产品售出,资金回流,对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进行资金重置,方可进行下一轮资本投入。

额外创造的财富即为利润。

财富是在一轮轮重置中积累起来,很少有财富可以一直保存,例如衣服和牛奶都是财富,其多数会在一定时间内报废。

财富积累过程就像人口增长,不是有的人永生导致了人口增长。其中的个体已经重置,只是新生人群超过了死亡人群,带来了人口增长。

而当需求不足,产品不能售出时,便没有资金进行新一轮资本投入,创造新财富的能力便消失了。

已经制造出来的却没有售出的产品,多数会在短时间内报废,财富消失。

最为著名的案例即为中学课本上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危机时往河里倾倒牛奶事件。

无法售出牛奶便无法进行资本重置,无力购买饲料,生产新牛奶的能力也消失了。

而制造出来的产品牛奶,作为财富的一种,其无法售出也会在一定时间内报废。

为了尽可能的回笼资金,已制造多数产品会亏损甩卖。这将导致产品便宜了,这就是通缩。

由上也可以理解到,社会群体的大多数消耗并不是多年以前积累的财富,而是需要新生财富供养。

当创造新财富能力下降,很快就会反应在供养人群生活水准下降。

而生活水准的好坏仅跟财富有关联,跟货币没有关联,货币仅为媒介。

但当创造新财富能力下降,财富存量将下降,货币如未对应紧缩,将反应为通胀,伴随财富创造能力下降经济停滞。

称为滞胀。

03

负债是消费了别人之前创造的财富,而需要在将来偿还更多的财富给别人。

但由于是以货币偿还而非财富,当货币贬值速度很快(即通胀时),反而可能产生远期偿还更少的财富给别人,这无疑是占了便宜,从而推动了负债行为。

而负债却有天花板,其受制于收入。

中国的居民部门负债率方面,以居民债务/居民可支配收入来测算,截至2017年年末,中国居民杠杆率高达110.9%,已经超越美国的108.1%,基本已经处于加无可加的地步。

居民债务为无限责任,没有破产一说,自然也没有债务豁免。相比于国企和政府债务,居民债务显得更为刚性;

国企和政府债务则较为弹性,实在不行可以印钞解决,而居民债务则不可能。

居民部门债务还债怎么办?

那只有减少消费,将更多的收入用于偿还债务。

消费的减少降低了需求。

从上段文章中我们得知,需求不足导致创造新财富能力下降,个人方面体现为个人平均拥有的财富下降,生活水准下降。宏观方面即为国家变穷。

04

创造财富能力下降导致私企经营风险增高,银行放贷给私企时必须考虑更高的的风险溢价,放贷利率不会低也不能低。

而需求下降,私企产品需求不足,利润空间就会下滑。无利润空间覆盖贷款利率,接受的贷款利率不能高也不敢高。

银行与私企各有诉求却得不到解决。

2018年8月8日,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加权利率1.45%,三年罕见。

银行间市场如此宽松,“便宜钱”却很难传导到信贷端。

来源为银行需更多的考虑私企经营风险问题。

而国企和地方政府债务比较弹性,出了问题国家会兜底,国企和地方平台敢于贷款且勇于贷款。

国内准货币(M2)的创造仅需两步,央行的基础货币和银行的信贷能力。

近期传言中国仍将加大基建投资,一母同胞的国企和国有大行的配合将使的M2的增长拥有足够潜力。

05

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风险点在哪里?

即为中央一再提起的系统性风险问题。

系统性风险爆发点在哪里呢?

在银行。

由于中国主要融资方式为间接融资,由银行作为主要中介方吸纳存款,放出贷款。

M2主要体现为银行的各种存款(不管是借来的还是自己的);

180万亿的M2中,基础货币只有30万亿,剩下的150万亿为负债。

那万一有较多企业同时还不上钱,那债务就转移到了银行身上,而存款却需要银行兑现。

当银行无法兑现时,就会发生银行倒闭,进而导致大面积挤兑,即系统性风险。

而银行贷款对象中,国企和地方政府却是从借就没打算还。

上年底财政部发布数据,截止2017年11月末,国有企业负债总额首次突破百万亿关口,达到100.08万亿元。

数据仅为国企,尚未包括地方政府债务。

这100万亿中有多少是未打算还给银行的?

而这些钱是银行吸纳的存款,假如不还银行如何应对存款兑现?

如何解决?只能以放水保证借新还旧,将问题留待日后。

中央一再强调的解决债务刚兑问题,也只是针对国企和地方政府债务所言。

因为私企从未有过刚兑。

那可以打破国企刚兑吗?

也不敢。

只要有一例打破刚兑,必然会迎来对国企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信心问题,同时还牵扯有作为抵押的国有产权如何处置的问题。

那无奈之下,去杠杆去到一半,掉头放水。

然而外部仍是紧缩环境;

目前,中美中端利差接近持平,三个月短期国债市场利率已经倒挂。

9月,美联储大几率仍会加息,如中国不跟进,将加大倒挂幅度,货币贬值预期增强。

货币贬值预期增强将导致资本外流。

而货币只是媒介,最终是财富外流。

鉴于利率政策空间已经完全消失;

9月,中国或将被迫跟进加息。

而为了保证不发生系统性危机却又不得不放水;

或将进入即加息、又放水的新纪元。

06

居民部门需求不足将导致创造新财富能力下降,国内总财富将下滑。

1)资金外流本质是财富外流。

如不能控制住资金外流,居民人均财富还将进一步下降。

2)如国内以放水配合加大基建应对经济周期。

则须有对应财富流入基建。

财富来源于哪里?

来源于新增货币自全体居民财富中偷偷拿走。

财富投入基建作为固定投资,需不停的投入新增财富维护,否则将在一定时间内报废。这是投资需要考虑回报的出发点。

而中国长期大量投资已至边际效应,继续投资将导致投资回报不足,甚至难以支付维护成本,成为一个“大白象”工程。

没有维护的固定资产将在一定时间内价值消失,财富归零。

无论是将财富投向基建还是以财富维护基建,都需从全体居民已经在减少的总财富中获取(获取模式为广义税收,包括铸币税),这无疑加剧了居民人均财富的下降

这点来说,基建效果明显不如减税。

07

货币却受制于系统性危机风险不得不继续放水。

最终,增大的水量将对应着减少的财富。

而资金是谋取回报的,资金会在流动中寻找机会。

目前,中国三个潜在的资金“池子”中,房市价格已在高位,已难以容纳更多的水量,股市由于制度问题难以承担池子重任。

增大的水量将流进消费品市场,而且更容易集中在生活必需品中兴风作浪。

滞胀将至。

货币高速增长带来的财富幻觉终将梦醒。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凭栏欲言:货币高速增长带来的财富幻觉终将梦醒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外管局数据,至2018年3月,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1.84万亿美元,外储是3.11万亿,减去1.84万亿美元,剩下1.27万亿美元。而一旦外资大规模撤离,还将要减去近八千亿,故中国真正能够动用的外汇储备只有约四千亿。2017年,石油进口1623.3亿,芯片进口2601亿,贸易战大幅削弱赚美元的能力,四千亿能撑多久?
    小二郎2周前 (08-10)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