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人民币,你不爱她,她不爱你

人民币代表的是所有人民币持有人的利益,一旦人民币快速贬值,意味着以往我们以往的劳动多积累的购买力丧失,维护货币的信用也就成为ZG所有人的责任。以往谈论过很多人民币发行方面的问题,这本质是财政问题和社会的管理的效率问题,今天谈论的是人文因素对货币信用带来的冲击。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等相关机构的数据:

2017年1-9月,ZG货物贸易顺差为3347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为1987亿美元,贸易盈余为1360亿美元;

2017年1-9月,实际利用外资920.9亿美元,在今年严控对外投资的情况下,1-9月对外直接投资出现了同比41.9%的下滑,为780.3亿美元,直接投资项目上的净盈余为140.6亿美元;

2016年12月底的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4207亿美元,到2017年9月为16800亿美元,债务增加了2593亿美元。

将上述数字综合起来,1-9月ZG的资本增加额为4093.6亿美元,原则上,这一数目将反应到外汇储备上。

可事实是,2016年底,ZG的外汇储备为30105.17亿美元,到9月的数额为31193亿美元,增长1087.83亿美元。与4093.6亿美元的数值相差3000亿美元,去哪了。

第一,服务贸易大额逆差的内涵。

货物贸易方面,基于ZG人的聪明才智,也基于ZF可以采取很多措施来推动出口,尤其是ZG是全力非常集中的国家,可采取的办法更多、自由度更大。事实上,一直以来,ZG在货物贸易方面都保持着比较良好的记录,改开以来无论贸易额还是贸易顺差都是不断扩大的趋势(顺差是到2015年),有些经济学家(比如余**等人)更因此认定人民币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压力(本人不同意这一点。认同的是,如果一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不断扩大、货物贸易顺差扩大主要建立在科技和管理进步的基础上,这一结论才会成立)。但基于2018年全球贸易战的局势必然恶化,欧美的各种非贸易壁垒很可能会加速出笼,ZG如果再想继续扩大货物方面的贸易顺差,难度极大,对人民币汇率的稳定难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事实上,服务贸易更能真实衡量一国的综合竞争力。

服务贸易又称为劳务贸易,指的是国与国之间提供服务的经济交换活动。这是国与国之间经济竞争的最高端。在今天,服务贸易主要包括运输服务、技术服务、金融服务和旅游等。

由于ZG是新兴经济体,是后发国家,现阶段在金融服务和技术服务方面很难建立竞争优势,运输服务的优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的开放度和金融服务的的水平(香港之所以成为贸易中心,良好的金融服务是基础),所以,在这些方面ZG很难有快速的发展,至少短期是如此。

ZG在服务贸易领域很长时间都是逆差,2000年是逆差58亿美元。这可以理解,新兴经济体国家刚刚参与国际竞争的时候,在这些方面处于劣势。本世纪以来,ZG的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到2016年,逆差扩大到2601亿美元,从与GDP的比例上看更明显,2000年的比例是0.484%,2016年为2.3%,这种趋势很危险。虽然改开以来ZG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但服务业反应的是一国综合竞争力的核心内涵,尤其是人文内涵,代表了更长的经济周期,尤其需要警惕,下面会继续说到。

从2016年12月的分项数据中更可以看到问题所在:

从表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之所以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旅游服务项目的逆差是核心问题所在,2016年占到服务贸易逆差总数的92.7%。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山川大河和人文古迹,按说,ZG是一个古国,在这方面占有天然的优势,为什么还要出现如此大额的旅游服务逆差?这不得不让人想起最近的东北雪乡事件,雪乡宰客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住房临时加价、打车漫天要价、食物卖天价、景点坑爹,等等,以往都有报道。如果雪乡还是这种宰人的姿态,再提振兴是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任何经济活动的基础都需要良好的人文环境作为支撑。可这并不仅仅是雪乡独有的“景观”,在丽江、海南等很多地区都有报道。旅游景点更几乎成为假货的集散地(自己有体会)。在这些景点,可以赤裸裸地展现很多人丑陋的内心,为了钱,可以没有一丝底线。

很多时候,朋友和家人也建议去旅游休息,虽然也贪恋壮丽的河山和厚重的人文古迹,但想到黑心的人文,还是算了吧。

自己曾经到泰国等地去旅游,在食、住、行、游览等方面根本不必担心被黑。虽然言语不通,大多只能使用计算器交流,也不必担心被宰或买到假货,住店不要说没有临时涨价,连押金都不要,仅这种无形的信任都让人倍感珍惜。

这就是旅游服务业竞争力的精髓所在,旅游的竞争力实质是一国人文的竞争力,没有对客人的爱护和信任,就没有竞争力。当人文衰落、让别人望而生畏的时候,怎么能不出现巨额的服务逆差?即便有壮丽的山川大河、有深厚的历史积淀,也只能照射内心的丑陋。

如果ZG今年1-9月没有近1987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国家甚至都不必借过多的外债,就可以实现外汇储备的稳定增长,支撑人民币汇率。是旅游等行业不断昭示的丑陋人文,在做空人民币!

当今的世界文明,是建立在淳朴、诚实、对价值观的坚守和全社会每个人的信用上,野蛮、丑陋的手段只能让自己不断陷入落后。

第二,3000亿美元哪里去了?

任何人都不能否定,这些资本中或有一部分属于贪官污吏的非法所得和不法的黑钱,用各种方式跑路了。但也不能否认,ZG人大部分是恋土的,更愿意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生活,它们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资产以各种方式转移?

这依旧是人文因素。当一个社会无时不刻都具有不确定性、丧失人文的和睦和信用之后,人们就会恐惧未来,宁可背井离乡。

修复自身的信用和人文环境是唯一的道路,这是社会所有人的责任。

1-9月,不明流失3000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1987亿美元,合计近5000亿美元,如果没有如此大幅的资本流失,外储将巨额增长,谁敢做空人民币?即便索罗斯也只能是敬而远之!我们经常听到专家说什么货币战争,霸权国家利用自己的优势做空别人的货币,都是意淫而已!事实是,每个国家的货币只有一个真正空头,那就是自己!经济因素、国家的管理因素是一部分,人文因素是核心。

ZG需要重塑自己的人文情怀,需要重塑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信用,这才是人民币的未来。人民币代表的是每个人的利益,注定这种重塑过程需要每个人共同参与。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人民币,你不爱她,她不爱你

赞 (0) 打赏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tyio日本的 金属冶炼 机械加工 汽车制造 化工电子半导体 企业管理 人才培养 等都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产品 管理 人才方面世界上无可取代,那么它就会很有价值。 强国的必要特征是“顺差”, 把可贸易资源分为三类,人才智慧(本国培育或吸引他国人才,科学,管理等)、技术专利、资源矿产与廉价劳动力; 则日本本国的顺差主要为前两者,而且日本利用这些无可取代的优点到具有丰富廉价劳动力的国度开办企业搞雁行模式;如果当地成本推高,局势变得无法预料还可以把企业移师到其它国家,如果国内经济不好还可以回收海外工厂解决本国就业等社会问题。 我国体量较大,近几十年利用全球化美元信用获得较大发展和大量美元储备(我国美元储备的根源在于廉价劳动力优势和相对稳定的局面);只可惜我国顺差沉迷于“廉价劳动力模式”,并且很不幸的通过房地产庞氏骗局扼杀了这种优势,再者这种廉价的顺差是不稳定的(廉价劳动力可被其他穷国取代,外资企业工厂可以移走);由于我国未能形成无可取代的优势导致美国可以顺利的回收劳动力型企业落户和其他无优势地区的美元储备(这是一次和美国平起平坐的机会,很可惜几十年过后烂泥还是扶不上墙)。 为何我国几十年未能产生吸引资本就此生根驻足的优势?是每个人的问题吗?这很难回答。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