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 | 杀出一条血路来:米帝中期选举、科创板试行注册制及债务肉偿

最近小编风声鹤唳,杯弓蛇影。我上周发文之前,已经把五讲四美三热爱,七个标准八不要背得滚瓜烂熟,如数家珍,然后再把文章大幅修改了发出,结果隔天一早还是惨遭河蟹,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今天财迷改了又改才发出,还望小编高抬贵鼠标,放一马则个。

闲话休提,直插G点,最近消息,成功地吸引了财迷注意的首先是新造科创板,试行注册制:

另外,米帝中期选举结果出来了,大头领川普和象党加强了对参议院的控制(议席不减反增加),而驴党则从象党手里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这就是众议院象党得意,参议院驴党赛高:

另外,年关将近,某些企业开启欠债肉偿模式:

以上信息预示了神马趋势,我等小民又当如何看清大势,趋利避害?财迷这就做个解毒:

米帝中期选举的影响

不少看官纷至沓来,问财迷米帝中期选举对神州经济以及trade战的影响是啥,程度几何,云云。

财迷只好笑而不语。

套用知乎上的话说:不问有无影响,就问影响几多,那就是耍流氓。

说实话,米帝中期选举对神州经济及trade 战的影响及其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些公号汪们齐声惊呼川普药丸,驴党大胜,或者trade 战会因此得到缓和,云云。在财迷看来都是naïve,为赋新词强说愁。

好叫列位看官晓得:1) 米帝选民的尿性就是一贯要check and balance, 会在中期给大统领一点颜色看看,不让power向他过度集中,以往的总统中期选举也都这鸟样。所以川普药丸这种话还是留着好。

2)米帝参议院管的是批准总统的政令,而众议院管的是立法和批准财务报告。象党固然失去了众议院,但仍然控制着参议院。川普或者以后不容易搞钱了,但利用行政命令开征高关税,以及在国际上退群的势头目测是不会减的。参议院在他手上,通过也不是难事,所以trade 战会因此缓和一说,恐怕有点呵呵。

3)对神州的政策,是驴党象党难得一致的地方。现在众议院的民主党领袖(也做过议长)Nancy Pelosi是神州人民情感伤害专家,在各种问题上都和神州过不去,专业乳滑二十年,也只有希拉里可以与之比肩.

川普如果有啥对神州的新措施,Pelosi尼玛只要不落井下石已是万幸。一众公号汪居然说神马trade 战会缓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综上所述,由于1)米帝邪路国家传统要搞平衡,2)参议院还在川普一党手里,3)众议院驴党领袖是神州人民情感伤害专家,中期选举对神州经济和trade战影响真的不会很大。

我们需要放下右倾投降主义幻想,踏实准备,别和中兴或者晋华一样,以为没事,结果冷不丁被一棒子打懵了:

风险与白纸扇的药方

踏实备战的第一步是要专注解决好自己问题。

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啥,当然是金融风险。

其实神州的金融风险究竟是啥,很多人都不甚了然。

财迷在去年末就写了文章来就金融风险做了一个回顾(,里面主要讲到了神州的天量货币和高杠杆。

但本周三我推荐的那个走肖姓白纸扇写的文章里面,直白地提到了最大的风险:

既然土地财政的本质是融资,就不可避免地存在金融风险。股票市场上所有可能出现的风险,房地产市场上都会出现。截至2012年底,全国84个重点城市处于抵押状态的土地面积为34.87万公顷,抵押贷款总额 5.9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7%和23.2%。全年土地抵押面积净增4.72万公顷,抵押贷款净 增1.12万亿元,远超土地出售收入的减少。这 些土地抵押品的价值实际上都是通过房地产市场 的价格来定价的。打压房价或许对坐拥高首付的银行住房贷款产生不了多少威胁,但对高达6万亿以土地为信用的抵押贷款却影响巨大。一旦房价暴跌,如此规模的抵押资产贬值将导致难以想象的金融海啸。

这意思就是说,如果土地/楼价跌了,银行就会因为抵押贷款还不上而出现大量呆坏账,而由于这些钱都是老百姓存款,一旦遇到挤兑,那就大件事了。

财迷之所以会推荐走肖姓白纸扇之文章,是因为:

第一,他讲清楚了神州的 “楼市股市化”——如果把城市政府视作一个企业,那么西方国家城市是通过发行债券融资,中国城市则是通过发行的“股票”融资。利用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城市股票上市”)和2003年土地招拍挂(卖方决定市场)等一系列制度创新,“土地财政”不断完善,神州人可以通过购买股票(不同地区房)来进行投资,不但可以居住,还可以分红。

这等于是利用土地吸引买房者作为去投资,而山大王们则和PE一样,可以使用非常手段以极低价格拿到原始股(卖地),成为庄家。如此一来,则大王(庄家)吃肉,买房者(散户)跟着喝汤,皆大欢喜,于是“股市化”的楼市不断上涨。因为不动产流动性小,大起大落可能性低,这个人造牛市得以延续了接近20年(1998-现在)。

同时,他还说山大王们拿着钱做了如下一些事:A) 超前消费,大建高铁、 机场、行政中心,让神州面貌焕然一新;B)补贴各地工厂、企业,让神州的外汇储备不断增加;C)变相为中央增加税收(土地补贴让企业在高税收下也能存活)

之前财迷并未为土地财政补贴实业找到证据,但最近找到了一点间接证据——民企军心不稳大家都知道,民企座谈会的召开,以及最近帝都鑫茂大厦的扛把子赶紧出来说话:

成方街32号的揸fit人也出来谈问题:

这都是为了稳定民企的军心。

辣么,点解民企军心不稳?

目测似乎与土地财政确凿有那么一点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土地财政出了问题,无法为国企补贴,各地山大王只好搞环保风暴和上游能源涨价来找垫背,搞到要人情债肉偿,军心何至于如此不稳

第二,这位白纸扇讲清了楼市的“股市化“必然带来一些负面后果。首先就是前面提到的金融风险,除此之外,还有以下问题:

a)只要是土地财政,不动产就无可避免地会是一个资本品。无论你怎样打压住房市场,只要其收益和流动性高于股票、黄金、储蓄、外汇等常规的资本渠道,资金就会持续流入不动产市场,直到泡沫爆裂为止。

b) 没有机会投资城市不动产的居民早期投资不动产居民的贫富差距迅速拉开。拥有不动产的居民,即使不努力,财富也会自动增加;而没有拥有不动产的居民,即使拼命工作,拥有不动产的机会也会越来越渺茫。房地产锁定了不同社会阶层流动的渠道,造就了绝望的社会阶层。

c) 同虚拟的股票甚至贵金属不同,不动产为信用基础的融资模式,会超出实际需求制造大 量只有信用价值却没有真实消费需求的“鬼楼”甚至“鬼城”。为了生产这些信用,需要消耗掉大量本应用于其他发展项目的宝贵资源。

d) 赵姓白纸扇认为这都还好,关键是一旦土地财政被终结,则企业无法再得到补贴,还意外地不得不很快转入直接税,后果就是企业赋税会严重提升,而庙堂也不得不因为税收收入下降去多征税,这样实体企业就基本药丸。

第三,这位白纸扇给出了解决的方法:

A、 “先租后售”——“先租”目的是与现有商品房市场区隔;“后售” 则是为了解决保障房建设融资。举 例而言:假设50平方米保障房的全成本是20万 元(土地成本2000元/平方米,建安成本2000 元/平方米)。一个打工者租房支出大约500元/月,夫妻两人每年就是1.2万元,10年就是12 万元,15年就是18万元。届时只需补上差额,就可获得完整产权。

这个假设的例子里,各地的具体数字可能不同,但理论上讲,只要还款年限足够长,辅之以政府补助和公积金(可分别用来贴息和政府物业费),即使从事收入最低的职业,夫妻两人 也完全有能力购买一套完整产权的住宅。由于住房最终可以上市,因此土地(及附着其上的保障房),就可以成为极其安全有效的抵押品。通过发行“资产担保债券”(Covered Bonds)等金融工具,利用社保(3.11万亿元) 、 养老金(1.92万亿元)、公积金(2万亿)等沉淀 资金获得低息贷款,只需政府少许投入(贴 息),就可以一举解决“全覆盖”式保障房的融资问题。

B、先收赚到钱的人的税。把城市分为已完成城市化原始资本积累的存量部分和还没有完成的增量部分。在空间上、时间上把不同的利益主体区分开,分别制定政策,分阶段逐步过渡到更加可 持续的税收模式:1)企事业单位和商业机构,可率先开始征收财产税; 2)永久产权(如侨房、公房等),可以开征财产税;3)小产权房、城中村可以结合确权同时开征财产税;4)有期限的房地产物业,70年到期后开征财产税同时转为永久产权;5)老城新增住宅拍卖时就规定要交缴财产税;6)老城区及附近新出让的项目可以缩短期限,如从70年减少到20年或30年,到期后,开征财产税;7)所有已经有完整产权的物业,需以公共利益为目的,才可以强制拆迁,物业均按市场价进行补偿;8)愿意自行改建的,在容积率不变且不恶化相邻权的条件下,允许自我更新;9)愿意集体改造的,自行与开发商谈判条件。个别政府鼓励的项目(如危旧房),可以容积率增加等方式予以奖励。

白纸扇对“楼市股市化“和可能的问题的描述是准确的,他提到的可能带来的问题,现在正在发生。但他的解决方法,却似乎并不靠谱:

如果仔细研究走肖姓白纸扇的棋路,其总体意思就是:1)“先租后售”——在找直接税接盘之前,可以利用先租后售让最底层也买房,榨干他们的最后一滴油。2)”先富者先交税”——直接税慢慢推广,先收那些赚了钱的人(老城区房主,自住房主)的税。

然而,就目前来看,推行长租,似乎并不顺利,否则早就开始大面积推广了:

其中原因多种多样,最基本原因是往日超前消费,大建高铁、机场、行政中心、以及大量住宅,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彭博社关于住房空置率的文章,有惊喜哦:

这些修好的建筑没人住也可以空着,但建房需要的那一大批从田里洗脚上岸的建筑工人们却不得不闲下来,这样一大批人就不得不回老家,毕竟在大城市租房太贵。

另外,去杠杆又导致就业鸭梨山大,建筑业之外,银行证券行业、IT行业这些传统的用人大户招人名额都有所缩减(见此链接:),甚至出现裁员,四大则迎来史上最好一批简历:

找不到工作的人自然没理由留在大城市,只好回家——这样大城市的租金不升反降可能性自然大大上升了。

其实,即使走肖姓白纸扇的“长租代售”论得到推广。以神州人的尿性,也会上有政策,下游对策:比如租房可以,就是不买房,又比如想方设法搞租房指标。而山大王为了让你以后买房,也不会让你住得太舒服。神州房子香江化,鸽子笼指日可待。

另外,如果走肖姓白纸扇的“先富的人先交税”得以实现,很多人会卖掉老城区的房去买新房,这导致地产不断升级。而同时浪费恐怕也会不断增多。

所以,这位白纸扇是认准了病,但没找到药。

杀出一条血路来

如何找到药?

目测如今庙堂在到处试点。

雄安、海南、科创板,都是试点,希图在不影响目前系统稳定的前提下,杀出一条血路来。

上交所开辟科创版,推行注册制。其本质是那是另起炉灶,避免无谓损失(deadweight loss)。

在邪路国家,如果政府增加税收,则游客会减少支出,导致整体经济规模缩小,税基减小,出现无谓损失。同样的,神州股市的问题就是无谓损失太大——当一级市场上的联合收割机过多,则在二级市场高位变现时相当于变相收税——而散户们不知不觉之间就被收(shou)税(ge)了。

现在开科创版,搞注册制,等于是变相减税——或者说是定向减税——给搞创投的VC/PE们一条活路,同时保证科技企业能持续得到输血,保持神州经济的基本盘。这对之前提到的VC/PE来说是一个大利好——因为他们可以找到地方退出了。如果这个制度利用得好,那真是好事。

至于什么神马“A股还在ICU,老爸老妈就表示要再生一个”的笑话,明显就是原来割韭菜的人利益被侵犯,出来说点怪话而已:

怕的就是股民不愿意买,VC/PE没有退出渠道。原因很简单——肯定会有人忽悠散户,说神马一旦实行注册制,他们手里的股票说不定会真的归零。

说来神州股民也属于没脑的群氓一类,从来是不怕被收割,就怕没盼望,只要手里股票不归零,那就会一直盼望着其涨回来。至于金钱是不是有时间价值,2008年套牢价值一百万的股票,2015年涨回来还值不值一百万,他们都不会去思考的。

但如果某些无良奸商,生怕自己的壳资源利益受损,忽悠散户说他股票会真的归零,那这些散户就多半会撒泼打滚说不玩了——即使你这样是真心为散户好好——注册制以后,市场说了算,寻租会减少和壳资源不再泛滥,散户做韭菜的机率也会下降。

回头来谈庙堂的大棋路。试点的一些地方挨着数下来,雄安是千年大计,所以最近一两年并没有看见神马大的动静,一时半会还难以成为神州经济的药方。海南本来想搞点博彩,但很快就被辟谣。

现在就看这个科创板了,做得好,那是真的可以释放一点制度红利,有利于基本盘。

其实国内的问题,只刀把子还在自己手里,那在姥爷面前就都不是问题。楼市降价,可以一纸公文再抬起来;股市动荡,可以用飞鱼服解决掉白大褂。缇骑四出,统统捂住。没有一把绣春刀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不行,那就再加一把。

最麻烦的还是外来因素。种种迹象表明,“经济铁幕即将缓缓落下”,米帝保尔森在坡县的谈话,目测就是在向神州上下传递信息:

这篇文章在国内已经发出。财迷看了看,觉得比较震撼,决定不多讲,转发在第二条,各位可以自行移步去第二条欣赏。

他是前财长,在任之时正是神州和米帝如鱼得水,相处灰常融洽之时,和73关系是极好。所以这次发声音,其实在善意提醒,告诉神州人风紧,扯呼。 不然再来一个中兴事件或者福建晋华事件,估计神州人会当场懵逼。(此处有删节)

以上信息的启示及对策

辣么,以上信息可以让我等小民获得哪些趋利避害的启示呢?窃以为有如下几点:

首先,按照白纸扇棋路,楼市价格大跌的可能极小,基本不要指望,最起码一线和强二线大跌不可能的。三四线城市则会小跌。最近合肥开发商熬不住了要降价,又被责令标会原价,其中传递的信息也是楼市是要管住的。所以在一二线的刚需可以稍微观望一下买二手房(一手房因为最近开发商高周转,质量堪忧),应该说问题不大。但三四线多套房还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然后你才可以持币上观,或者风风火火闯九州。

其次,米帝trade战和保尔森所说的“经济铁幕”估计是神州经济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目测米帝如果在G20上得不到很好的回答,就会再祭出各种大棒打击一下神州。这会带来的后果包括了企业本身下岗的增加和上下游企业的运转困难。然额,中兴或者晋华被一棒子打懵了,领导还会救,上下游企业要是被殃及,领导恐怕就忙不过来。那些在沿海从米帝进口产品较多的企业的员工,恐怕需要认清这个现实,存一点钱作为储备,以免被trade战殃及池鱼,搞得没有工资可以还房贷了。

再次,危机出清无胆,从赚到钱的人哪里收税也无胆。就这样拖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所以庙堂也在是谁,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但神州要杀出一条血路,最后总还是要桩脚的。想当初两猫斯基的时候,上有古月团长做组织部长和素鸡,真人做总经理,下有各地督抚如粤人中勋、闽项南以及后来的小团长和大海,这才把改革开放搞了起来。雄鸡诺夫在时,也是先找到四大金刚——开行耳东、建行一土、中行周公、交行博鳌老大,然后弄出四大不良资产处理公司——长城,HR,信达,东方,再加上几个护法,最后才成功地解决了国企老大难,并将神州带入世贸组织,享受了十几年红利。如今就财迷观察,桩脚和抓手也都在形成中(此处有删节),各位如果有亲友恰好属于这些桩脚和抓手可以触及的范围,又正当用人之处,好好表现,或许前途无量。当然,这里面需要机缘巧合,但机会总是青睐准备的人,不是么?

第四,虽然财迷口水都说干了,还是要多提醒一句:如今神州的形势尚未完全明朗,机会固然很多,但风险也有不少,各位适当减少重资产配置(比如三四线城市多余房产),增加轻资产配置(贵金属日元刀镑)就和学好英语,锻炼好身体一样,是永远都不会错的事。

总结:如今的神州,内部风险如楼市资产大跌土地财政对失业补贴的减少都在出现,而米帝又在暗示要降下经济铁幕,所以庙堂急需桩脚去各地试点,杀出一条血路来。搞得好那就是一波红利释放,搞不好那就企业继续债务肉偿。我等小民,一方面要想办法抓住机会,乘点春风,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准备,预防风险。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财迷 | 杀出一条血路来:米帝中期选举、科创板试行注册制及债务肉偿

赞 (31)

评论 6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享受过程木娄会不会松一点口子,回复
  2. 享受过程依仁砖笔,群明蓸羊回复
  3. 路过磕磕巴巴,看懂多半,我的母语啊…回复
  4. HHD乖乖的,看的太吃力,,,专业术语太多了,咳咳~~~回复
  5. 其实我不爱吃北方早点川普如果抓紧和欧洲达成贸易协议,逼外企撤离,然后建立铁幕,最后就只能自力更生了。老龄化是无解问题。制度不变,创新是不可能的事情。到时候抄不到,创新不行,老龄化,有哪位能解决?现在一帮文革小学生能解决?社团逆向淘汰加上一系列愚蠢失误,已经造成不可逆了。社团江朱骗入世贸,占了便宜,现在是丢了诚信,每人相信承诺了。一把好牌,打成这样。回复
  6. 路過>米帝选民的尿性就是一贯要check and balance, 会在中期给大统领一点颜色看看,不让power向他过度集中. 太对了!米帝选民知道不能給某一派有飽飯吃,否則自己就沒有飯吃。我們要好好領會。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