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中美交火背后的“死亡行军”之旅

美国通过关税进行贸易保护,一个重要的结果是让欧日央行的量化宽松措施所带来的边际效应大幅衰减,因为它们无法再继续通过压制汇率与利率(都可以压低出口成本)扩大出口,所以,在美国宣布对钢铝产品征税之后,欧洲央行立即宣布量化宽松到期就终止(到9月),这个问题在前面的文章中说到过。

前面还说过贸易战中,中国与美国互相出招,首先都会打击到德日企业。缘于德日自身的人口数量和国土面积等因素,让它们的工业产能注定是为全球配置的。它们在中国和美国都有大量的企业,比如汽车产业,德日的丰田、宝马、奔驰在美国都有重要的生产厂,出口中国占据其业务的很大部分,而在中国,德日系的合资车企也占据了最重要的市场地位,所以,无论中美谁出招,最终都会打到日德身上。当然,如果美日、美欧之间出现直接的贸易争端,德日所遭到的打击也更加严重,因为它们的经济更依赖出口。这就会让他们的经济数据对贸易战的反应最敏感!最耐不住冲击。由此也就可以看到欧日领导人为何强硬地反对贸易战,因为这会将他们逼入绝境!

在国家之间的经济问题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德国是欧元区经济的脊梁,过去一年多,欧元区和德国经济复苏加快,这是欧元反弹的基础。但随着特朗普在3月按下了贸易战的警铃,经济指标快速恶化:最新一期公布的领先指标——德国ZEW经济景气指数由5.1大跌至-8.2(3月份的时候这一数字还在17.8的高位),这个跌幅是2012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反应的是经济前景迅速暗淡的现实。

德国ZEW景气指数走势图

其它一些经济数据也显示低迷。德国零售销售额从12月到2月每月都是负增长。欧元区和德国的工业产出已经连续两个月下降。德国的贸易帐在持续走差,11、12、1、2月分别为226、218、215、192亿欧元。

造成今年欧洲的经济数据和预期加速走差的根源,美国减税自然是主要原因之一,但贸易战的警铃大作也是原因,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德国经济率先走弱。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上周的讲话中一语道破“天机”,直指全球贸易关系紧张化是罪魁祸首之一。德拉基说:“这些事件对于信心具有巨大而迅速的影响,而信心将转而影响长期前景。”但贸易战这个“大杀器”目前还只是铃声,箭还在弦上呢。

提高关税,实际是比央妈印钞放水更直接的贸易政策,因为这会直接将印钞的效果弱化甚至带来负面作用。第一,印钞压低利率和汇率对出口带来的好处将消失;第二,在对出口没有推动力之后,就无法提高企业的收益率,印钞起到的主要作用就成为推动通胀,再复合关税提高的因素,就会带来本币贬值和通胀加速,对本地区的消费具有抑制作用。所以,关税壁垒上升之后,直接让央妈们自2000年互联泡沫破灭之后一直在使用、自认为战无不胜的大杀器——印钞推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消失,各国央妈们当然对川普不爽!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说,贸易保护主义非常不受欢迎,他表示:“我们必须非常谨慎。”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立即确认量化宽松将如期终止,指认美国的贸易保护是欧元区经济走低的罪魁祸首。

哥伦比亚央行行长说道:“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增长是灾难性的。我们应从1930年代各国开始提升关税、经济从而停滞的经历中接受教训。”

巴西央行主席Ilan Goldfajn说:“如果你给我两个选择——从这种冲突中获益,或者根本不发生冲突并保持现有的国际环境——我选择后者。”

至于东方的炮声,更是震耳欲聋。

各路央妈如此整齐地放嘴炮,也是难得的时刻

今天,世界主要国家几乎都被债务问题困扰,比如欧洲的意大利,其债务已经只有一个买家,那就是欧洲央行,日本也类似,通过印钞压低利率是这些债务可以持续下去的唯一办法。但是,当印钞无法推动经济而是导致通胀加速上升之后,央行继续印钞就会导致社会剧烈的反对,梦想破灭了。

这是历史性的转变,现在欧洲经济已经显示下行的明确迹象,继续印钞的武器也只能是马放南山,留给欧洲各国推动经济增长的手段只剩下扩大财政支出,可是,希腊、意大利的债务问题依旧很严重,意大利的政府负债率还在约132%,扩大财政支出意味着债务率快速上升,危机加剧;不扩大财政支出推动经济增长,税收收入将随着经济走弱而走弱,债务危机依旧深入;如果像美国一样通过减税推动经济增长,自己会直接掉进债务危机的泥坑。

没办法,高债务国家只能开启“死亡行军”之旅,终点是债务危机。

当今的世界,在次贷危机之后都经历了大印钞的过程,债务危机几乎贴在所有主要国家的额头上,各国和地区比的就是谁能挺的时间更长。当出现大的经济体爆发债务危机之后,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安全上岸。川普用关税发动贸易战,本质是希望将欧元区、日本和新兴经济体国家逼到了自己的前面(参考前面的文章,《钱荒之中,“惯犯”来了)。

这是川普的套路

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进行三轮量化宽松是货币战(似乎其它国家也没闲着。货币战就是汇率战、利率战)。美联储开始加息之后的几年,欧日都寄望于通过印钞压低汇率和利率支撑经济复苏,这也是典型的货币战,在这个地方,新兴市场国家一样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四月中寻,川普发推说:“俄罗斯和**在美国加息时玩起了贬值游戏,不可接受”。看到这里估计有很多人会一头雾水,因为后者的货币在过去一年多兑美元还在升值,川普这样说话不是打自己的脸吗?缘于新兴市场国家有自己的“创新”,当一间企业的出口商品使用的汇率不变的时候,所接受的财政补贴越多,意味着“实际汇率”越低,正负主导推进的很多制造业和高科技项目,基本的含义是加大财政补贴,由此也就清楚他嘴中“贬值”的含义;其实,这还仅仅是一方面,另外,当有些企业因为亏损导致债务形成坏账的时候,如果再有锅有商业银行,就可以采取一定的手段将企业坏账剥离、核销,这实际也压低了出口商品的“实际汇率”,这种金融补贴的威力极为巨大,因为当企业不担心自己破产的时候(坏账可以剥离、核销当然不担心破产),只要能出口,价格几乎是无所谓的事情,此时的“实际汇率”被压低的幅度是巨大的,这再次解释他嘴中“贬值”的真实含义。只能说川头在新兴市场国家做过很多年的生意,在这些问题上学习了很多东西。但无论加大财政补贴还是核销企业坏账,最终的本质都是依赖于印钞,这里的逻辑不复杂。所以,过去几年无论欧日还是主要新兴经济体,都是在印钞的道路上乐此不彼,只不过是方式和路径有所不同而已。

在美元加息周期,如果美国不建立自己的关税壁垒,在上述国家和地区汇率战的冲击下,美国本土企业很难活下去,所以,川普按下了贸易战警铃。

欧日中无论和美国无论怎么谈,如果前者不放弃上述压低“实际利率”的手段,川头就不会放弃提高关税或实行配额的武器!

但通过关税或配额进行贸易战废掉了央妈印钞的武功之后,高债务国家的债务大限也到了,在这里,所有事件都是相辅相成的。

谁更高尚?“高尚”的词汇在这个地方就是废话。

汇率战和关税战,不过是半斤对八两

其实,小学生都知道不断印钞不能发展经济,反而会带来灾难,否则就不会有历史上恶性通胀的笑料。印钞不过是有利于进行债务转移,要么就是转移到别的国家(增加出口即是通道),要么就是转移给本币持有人。可是,当川普戳穿了这一把戏(当然不是对其它国家发善心,而是自身的要求),逼迫大家“学好”的时候,大家都是不情愿的,这是人性。

美联储次贷危机之后开启大放水,本质是“学坏”,各国央妈屁颠屁颠地跟随,没有不乐意的。可美联储开始收缩,希望“洗心革面”的时候,只有加拿大央妈跟随,其它地区的央妈都不情愿,因为堕落很爽,学好很难(看看委内瑞拉央行就知道了)。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中美交火背后的“死亡行军”之旅

赞 (3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