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伊朗“天亮”,东亚开火?

当地时间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示威,包括妇女在内的伊朗群众走上街头,表达对执政者的不满。随后,游行迅速蔓延至德黑兰、内沙布尔、卡什马尔、沙赫鲁德、比尔詹德、瑙沙赫尔、亚兹德等地。示威者高喊“毛拉无耻,滚出伊朗”(毛拉(Mawla)是伊斯兰教职称谓)、“打到高物价”、“处死鲁哈尼,处死独裁者”、“我们为伊朗牺牲,而不是为加沙和黎巴嫩”,“忘掉叙利亚、关心伊朗”等口号。

我在去年发表过文章,说的是伊朗无论对中国的能源供给还是对西部边疆的局势,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一道防火墙。

而基于伊朗的内外局势,它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强大,一旦内部问题爆发,很可能将是摧枯拉朽式的。

近年来,伊朗可以说是除委内瑞拉之外,世界主要国家中经济最糟糕的国家之一,这从其一系列的数据上可以明显地看出来:

2017年,伊朗权威部门预测的经济数据是人均GDP5238美元,通胀率7%,失业率是11.2%。伊朗现在的经济水平相当于伊朗历史上的什么时候哪?

2010年,伊朗人均GDP是5675美元,2011年是7644美元(这是阶段性的高峰),到2014年,下滑到5293美元。如果说这一时期的经济衰退与欧美的制裁有关,伊朗人基于“爱国热情”还可以忍受。那么,在欧美解除制裁之后,伊朗经济应该能够恢复增长,人们的生活水平可以提高,但事实是,2017年的人均GDP不仅不如2014年,甚至已经倒退到2010年以前,比高峰时期的2011年下降了31.5%。货币不断贬值就是从民众身上抽取铸币税,将让人们不断推入贫困,这是最基本的原理。伊朗人均GDP的走势和货币里亚尔的表现就可以代表伊朗人的真实生活状况。

这是世界银行公布的伊朗人均GDP变化图,伊朗现在的人均GDP低于2010年的水平,加上货币不断贬值,人们的生活水平实际上远低于2010年,因为以往的积蓄会被“抢劫一空”。

美元兑伊朗里亚尔

货币贬值就是对货币持有者的征税行为,如果世界上还有别的国家可以让伊朗惭愧,估计只有委内瑞拉等极少数国家,最近几年其货币贬值的脚步似乎是永不停顿的状态。天朝红粉不断为伊朗在叙利亚的战事叫好,但诸不知伊朗ZF内心的“苦”,如果伊朗继续征战下去,内乱与ZF倒台是必然的事情。连俄罗斯都不敢在叙利亚陷入持久战和消耗战,何况经济上更加不堪一击的伊朗?在叙利亚战争中,俄罗斯和伊朗战败或主动退出,是必然的结局,因为两者都承受不起经济上的长期消耗。如果两国强行支撑叙利亚战事,内部动乱就无法避免。

据环球网31日转BBC的消息,随着伊朗抗议浪潮的延续,伊朗警方开始抓捕示威者。马什哈德官员日前向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Tasnim)证实,该市有52人因“毁坏公共财务、缺少抗议许可证”被捕。这就是伊朗的基本逻辑,你抗议我,需要我的许可,否则,抗议是非法!这种逻辑在很多国家都是通用的。

更有法新社的报道称,西部城市道鲁德镇在游行示威中,有两人被开枪射杀,消息迅速传开,激发了群众的怒火,大叫“血债血偿”。伊朗的局势已经到了很难收拾的地步。

现在,伊朗局势有从游行示威向暴动转变的态势。其一是因为德黑兰大学已经参与其中;其二是蔓延到了西北部的库尔德人居住区,库尔德人一直有很强的独立倾向,在这种时候自然会全力发动;第三,有游行群众死亡,矛盾已经彻底激化;第四,有传言说,伊朗警察开始拒绝开枪镇压群众,说明伊朗国家机器内部开始走向分裂。ZF现在主要依靠的是共和国卫队和伊朗民兵组织,如果这种局势继续持续下去,难保这些组织的内部不会继续发生分裂。

而一旦伊朗陷入内乱,中东的恐怖主义分子就可以很顺畅地进入阿富汗、中亚五国、巴基斯坦,东亚和中亚的恐怖主义压力将急速放大,大国的西大门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事实上,本月初川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承诺将美国大使馆迁入耶路撒冷,具有很清晰的战略目的。

俄罗斯基于经济和政治的压力,开始从叙利亚撤军。伊朗的内乱很难说没有背后的黑手,事实上,探讨有没有幕后黑手根本就是闲的蛋疼。基于伊朗内部所面临的经济和郑智局势,有黑手搅动是正常的,很多国家在内部问题上都有外部黑手,即便美国2016年大选还被质疑有俄罗斯的黑手存在(通俄门),更何况其它国家。如果伊朗没有内部矛盾的不断激化,黑手也会无所作为,所以,自身的社会问题才是伊朗爆发这场动荡(很可能正在演化为暴动)的关键点。在人们的生活日趋困难的时期,伊朗却不断支持也门胡塞武装、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各派武装力量,更有报道伊朗出动了7万军队帮助叙利亚政府军,这些庞大的财政与军事支出无疑都由伊朗民众承担,造成内部经济和社会局势走向恶化。当伊朗陷入内乱的时候,就再也无力支持也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事行动。当俄罗斯、伊朗或退出中东争夺或自顾不暇的时候,以色列作为美国最坚定的盟友,再加上沙特的力量,就可以基本控制中东的局势,决定未来的世界能源战争走向。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甚至遭遇到了灭国的威胁,当时只有美国在全力支持以色列,此后的时期,美国也都是以色列最坚强的盟友。以犹太人的信仰和性格,永远不会背叛美国。让以色列代替自己控制中东,对美国人来说,是最理想的选择,所以,美国唯一要做的,就是力挺以色列,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美国大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就是对以色列最强大的支持。

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很多盟友,但真正宝贵的盟友很少,对于美国来说,以色列就是最宝贵的那个,至少是之一。

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和也门胡塞武装,在未来将遭到严重的打击,巴沙尔已经很有可能会成为伊拉克的萨达姆。

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从2017年底开始向乌克兰支援致命性武器,北约同步加大对乌克兰的支援,对俄罗斯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让俄罗斯在乌克兰无法脱身,这是俄军从叙利亚撤军的原因之一,也可以减轻美日韩在朝鲜半岛和亚洲的压力。

美国人所有的做法都在反应一个事实,那就是收缩在欧洲和中东直接的军事行动,北约和以色列、沙特、库尔德人作为代理人,进行乌克兰和中东地区的争夺,这是美国减税、国债压力加大之后的选择。但这并不等于美军不会在中东等地出手,仅仅是更多地采取联合行动的策略,放弃单打独斗。

美军在中东和乌克兰地区适度后撤,即是自身债务问题的需要,也是为了应对朝鲜半岛问题的需要。

美国在中东、乌克兰问题上的“后撤”行为,也在给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创造条件。

虽然最近半岛问题已经不再是热点,但在本人看来,却正在逼近破局的关口,有几个动向值得关注:第一,美国正在启动朝鲜战争时期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美国国务卿表示,美加将于2018年1月份在渥太华与当年朝鲜战争时期的盟友、联合国军成员国一起商讨朝鲜问题。这16个国家是: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土耳其、新西兰、菲律宾、泰国、法国、埃塞俄比亚、希腊、哥伦比亚、比利时、南非、荷兰、卢森堡和美国(意大利、挪威、瑞典、丹麦和印度在当时派出了医疗队)。另外,日本、韩国、印度也会参与本次会议。本次会议尚属于外交行动,一旦外交行动达成一致,未来就很可能是军事磋商,意味着战争机器正在启动的过程中。第二,日本媒体报道,朝鲜已经开始实验将炭疽菌生化武器装载至洲际弹道导弹上,并指出美国也已获得了相关情报。几天前,媒体报道一位韩国情报官员向媒体透露,在今年叛逃来韩的一位朝鲜士兵身体里,发现了炭疽病毒的抗体(朝鲜的技术来源成疑),这意味着朝鲜军方确实在发展炭疽等生化武器。对于这些新闻报道,外人永远不会明了真相,真假更无法辨别。但是,任何国家发展生化武器都是人类社会的公敌,违反相关国际公约,美日韩等国在抢占军事行动的国际道德制高点,这是一个对朝鲜进行军事行动的信号。第三,有媒体报道,大国在边境地区开始建造难民营;第四,媒体报道安倍政府正在制定战争爆发之后日本自卫队的军事行动方案。等等。

以美国今天的经济情形,债务问题是核心问题,何况特朗普政府还意欲开启基建行动,2018年是很关键的年份。在朝鲜问题上,美国会尽力避免动武,如果中俄协助美国解决了朝核问题,美国更愿意和平解决。但是,基于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已经可以打到美国本土,也基于朝鲜的核武小型化正在或已经完成,而将生化武器装载到弹道导弹上的威胁更大,朝鲜已经是美国本土切实的威胁,所以,川普也没有退路。如果朝鲜问题无法和平解决,战争就不可避免,联合国军司令部将快速重启。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伊朗“天亮”,东亚开火?

赞 (1) 打赏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blueglas朝鲜可能会向美投名状Reply
    • 鹰盲是的,养虎遗患,应该尽早拔除。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