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2018年最确定的重大机会在哪?

从1989年的华盛顿共识开始的本次经济全球化以来,欧美资本大量外流进入新兴市场国家,参与这些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趋势,持续了二十多年。

次贷危机的爆发实际是经济全球化无法持续的一个信号,2011年美国国债信用评级被标普下调是明显的标志,所以,当时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说,经济全球化正在逆转。2012年,全球贸易增长速度剧烈下滑,这是经济数据对逆全球化正在到来的具体反应。全球贸易增速的下滑,就会打击以大宗商品出口和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冲击它们的国际收支平衡。所以,从2013年开始,巴西、阿根廷为代表的南美国家,南非、尼日利亚为代表的非洲国家,中东产油国到东亚、东南亚、南亚的部分国家,其货币都遭遇了大幅贬值的冲击。我们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马来西亚林吉特、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等,分析师写报告的速度甚至赶不上贬值的速度。这是经济全球化逆转所带来的第一轮冲击波!

在经济全球化逆转之前,上述国家的都是稳定的,因为经济高速增长掩盖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富人和精英阶层是本轮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但穷人在经济高增长时期也可以挣得温饱,再加上政府财政收入高增长,可以给穷人适度的补贴,让社会保持稳定。但是,2013年开始,随着这些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萎靡不振,财政收入受限,货币大幅贬值,通胀不断恶化,穷人的生存问题开始爆发,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巴西、阿根廷不断爆发大规模游行,而委内瑞拉就不需要再谈论,即便俄罗斯有强势如普京这样的领导人,也爆发多次反腐游行,这实际是社会基本矛盾爆发的表现形式,是贫富差距恶化的后果。

但是,随着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出口竞争力有所恢复,加上不断的通胀造成内需减弱,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就可以被短期修复。比如,巴西从2012年开始,就开始出现月度贸易逆差,2014年更出现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贸易逆差,让雷亚尔在2015年之前不断贬值。从2015年开始,巴西再次开始挣得贸易顺差,雷亚尔汇率从2016年开始稳定下来。当通胀稳定货币汇率稳定之后,经济就会有所恢复,穷人的生存压力下降。所以,最近两年,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游行示威活动开始明显减少了。

通胀和货币汇率走势,不仅是投资活动的依据,更是观察任何一个社会的窗口,尤其是现在处于贫富差距恶化的时候,更为敏感。

但过去五六年间所显现的问题,主要还仅仅是贸易增速下降所带来的问题,核心是部分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被打破。

今天,美国减税法案已经通过并开始实施,英国、日本、法国也正在推进类似的减税法案,再加上2018年会有更多的欧美央行跟随美联储步入收缩之旅,这标志着经济全球化彻底逆转!未来的世界将以国家和区域为单位不断走向孤岛化(这就是贸易战和关税战)。以往来到新兴经济体国家参与这些国家工业化进程的欧美资金将大规模外流。新兴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将遭遇停滞,或许有些国家将面临工业化进程和城镇化进程的彻底结束。

为了对抗欧美减税和货币收缩,新兴市场国家为何不能跟随减税?跟随进行货币收缩?我在前面说过这个问题,欧美减税,新兴市场国家只能加税来应对,缘于现在是全球产能过剩的时期,随着资本也就是税源不断流入美欧,其它国家的税源就会减少;同时,这些国家基本是等级差异明显的国家,减税将损害上层的利益和极权的能力,所以是不可能跟随的,相反,为了弥补财政收入不足,只能加税。

今年7月21日,巴西开始提高燃料PIS/Cofins税,这是向企业直接征收的税费。调税之后,汽油中的PIS/Cofins税几乎翻倍,如果提高的税都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只能如此吧),每升汽油的价格将提升0.41雷亚尔(约0.8元人民币),每升汽油中将含有0.7925雷亚尔的PIS/Cofins税。这当然可以给政府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可惜只是杀鸡取卵,因为能源价格的提升将让企业更加难以生存,人们生活压力加大。未来,绝大多数国家都只能走加税的道路。

由于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资产价格泡沫和财政收入紧密相关,一旦央行跟随美联储收缩,就会威胁到资产价格泡沫,进而爆发财政危机,所以,新兴国家的货币政策不敢紧跟美联储。

但这样做的结局就是帮助欧美国家推动产业资本的加速回流。

有人说,新兴国家有各种理由不能加税,确实,我也认为有各种理由不能加税,甚至有无数理由。但唯一的要求是:请你给赤字累累的巴西政府职员发工资,弥补财政的窟窿。

当然,对于不同的新兴市场国家来说,这种影响是不同的,那些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已经完成了社会治理升级、削除或最大限度削除了等级差异的国家,所受到的影响相对比较小,最典型的是智利;而那些社会治理水平没有进步、贫富差距在过去三十年日趋恶化的国家,必然会丧失过去一些年高速发展的成果。表现的典型特征将是财政收支不断恶化导致货币危机和社会危机,如果再与人口老龄化、地缘政治军事局势持续紧张等客观因素相复合,这种倒退就会显得更为严重。

这些国家大部分都是极权国家,正常时期政局和社会会比较稳定,因为有墙权的存在。但是,一旦财政危机引发货币危机的时候,就面临无法指挥国家机器的问题(没有了货币购买力做纽带,也就是没了信用纽带),当到了临界点,所有的问题也很可能一夜爆发。

在欧美减税、收缩货币和新兴国家加税的共同推动下,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趋势,那就是欧美资本与新兴国家的资本共同、持续流入发达国家,再次剧烈地冲击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和货币汇率,本轮的剧烈程度可能会超过2013年至2015年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贬值。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等,似乎都做好了预备动作。

对于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只要它们没有进行社会治理方面的根本性质的改革,在未来两年可以看空!关注的核心目标是财政赤字占GDP之比,一旦超越5%就是极其危险的信号,其次就是国际收支逆差。当这两项指标同时出现问题的时候,很可能就会开启货币爆贬之旅,与此相伴,自然是通胀猛烈爆发。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2018年最确定的重大机会在哪?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