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无言的结局……

经济全球化,被定义为人员、资本、商品的自由流动。

过去二三十年,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是资本流出发达国家,这是由于经济增长的速度比较低,资本投资回报率低;而国际资本不断流入发展中国家,源于两点:

  • 第一,经济增速比较高,资本投资回报率高;
  • 第二,因经济增速高、资本流入,给国际资本带来汇兑收益。

这就形成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国际资本大量集中在发展中国家!

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个固有的问题,那就是没有自己的货币信用机制,主要依托美元欧元黄金等国际储备,支撑自己的货币价值,美元欧元黄金等,成为这些货币的发行准备金,也就是锚。

可是,现在全球化逆转(这在如松看货币之道的书中就有明确地说明)已经是事实,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下滑;而美国的经济预期比较好,加上特朗普的减税手段,就会带来国际资本的反向流动。

此时,发展中国家面临尴尬的局面。第一,本来本币就没有从制度上建立自己的锚,如果任由国际资本流出,相当于流失了本币发行之锚,锚丧失的后果自然是严重的,将导致严重的本币贬值和恶性通胀,这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危机。委内瑞拉到今天的地步(玻利瓦尔兑美元已经跌至4800:1左右),本质就是货币之锚严重缺失的结果(仔细琢磨就清楚了。当然,与货币之锚缺失相伴的一定是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严重错配,今天不讨论这个话题)。第二,如果限制国际资本流动就可以吗?更不可以!因为这将导致军事封锁甚至战争!试想一下,这些国际资本都是国际大财团所有,他们在资本主义国家具有巨大的能量,而政府是选举产生,这决定了政府和军队必须保护他们的利益(包括海外利益),任何一个国家如果限制这些国际资本的流出,最终很可能招致军事封锁、对抗甚至战争。同时,限制资本流出还会让国际资本彻底断了流入的念头,对自己的货币和经济形成打击。所以,限制国际资本流动短期会很美,提振了自己的汇率,但长期是驱动自己的本币贬值,因为决定本币价值的终归是自身的经济活力和国际国内政治军事经济环境。

此时,发展中国家最合适的办法是建立自身货币的信用机制,改革自己的社会治理体系和经济体系,提升效率,只有如此,才能应对这种国际资本大规模外流带来的严重冲击,除此别无它法。

土耳其也是发展中国家,最近的汇率跌跌不休。大家已经很熟悉委内瑞拉今天的惨状,却不知道土耳其一样疯狂,以美元做标尺,土耳其里拉的价值迈向零的脚步永不停歇。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土耳其遭遇严重的通货膨胀,致使里拉严重贬值,2001年,一张一百万面值的土耳其里拉只能在街边购买一个著名的街边小吃芝麻圈,买个电器,租个房子,动辄就要动用上亿里拉的现金!几乎人人都是千万亿万富翁。2001年底,它发行了当时世界上最大面值的纸币——2000万里拉(下图,数数零的个数)。人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有一个繁重的任务是计算钞票上的零有多少。2003年,土耳其议会只能颁布新法,决定发行“新里拉” 替代“里拉”,新里拉与旧里拉比值为1比1000000,一次拿走6个零,并于2005年1月1日正式流通,这才将人们从数零的繁重工作中解放出来。

土耳其货币如此贬值,估计也不敢管制国际资本,原因在上面说了。

或许有土耳其人会说,只要我不出国、孩子不在国外念书,限制境国际资本流出是好事,短期可以提振汇率。限制就限制吧,和咱毛关系都没有!可是,限制国际资本流出就会让周边的政治军事局势恶化,欧美日等都在自己身边虎视眈眈,总统是不是需要加强内部管理哪?这是免不了的,可以大张旗鼓地说:这是一致对外的需要。这会涉及到方方面面,包括外慧、严伦、尽处镜、尽处扣、企业个人接慧、户连网馆至,等等,所以,内部人士受到的影响更大,现在有关了。

但是……,如果反过来,现在土耳其总统是埃尔多安,如果他的本意就是想加强内部管理,要找个油头,只能说明,对外的限制国际资本流动就是个桔,标志着……。

妙妙妙!希望看得懂。

我最近一个月内会写一篇未来半年到一年的形势和建议(注意这里,对于资产比较多的人才有意义,资产少的人除了弄点安全带之外已经意义不大)的长文稿(不是讲义),但只发给有缘人,有些人即便打赏,也不会接受。前提必须是我信得过的人(确保不会外泄)才能得到。

我一直很淡定,很自然,因为知道未来怎么回事,但今天,很悲哀。

最后只想说一句话,“严寒”来了。

作者:如松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无言的结局……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