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空心泡沫——香港经济2017

这篇文章要为大家讲述一个正走向没落的香港,一个毫无希望和未来的香港。

(备注:本表中的总就业人数,扣除三大类的合计数据,剩下的就是公共服务人员,也就是吃财政饭的公务人员。2017年的数据为51万。)

首先,我们来建立一个基础概念:香港曾经拥有非常强大的制造业。1985年,香港201万总就业人数里,有85万的制造业工人,占比高达42%。1980年代也是香港制造业最辉煌的时期,拥有完备的纺织、钟表、塑胶和电子产业链,当时香港能够名列亚洲四小龙之首,不是靠金融地产吹出来的,而是建立在当时香港扎扎实实的实业基础之上。在这一年,一个熟练的香港技术工人的平均月薪为3450元,而银行业从业人员的平均月薪也只不过4140元,相差也并不算大。香港人民站在踏踏实实的实业基础上,充实而忙碌,骄傲且幸福,于是他们创造出了引领整个亚洲的时尚文化。追逐香港明星,成为70年代出生的亚洲人民的普遍记忆。

然而自此之后,香港开始抛弃实业。香港开始将制造业整体迁移到大陆,并关闭香港境内的研发和销售基地。这种事仔细想来还真是奇怪。比如说,大量的台湾企业同样也会来大陆开厂,但是它们只是将最基础的、最耗费人工的装配部分搬到了大陆而已,核心零部件的生产,技术研发以及销售部门,依然留在了台湾。然而香港不是。香港抛弃制造业抛弃得极为干脆,手里一点家底都不留。在香港市民眼中,制造业这种东西太低级了,他们要炒楼,要玩金融,要高大上,要世界金融中心,要超越纽约和伦敦。于是,到2000年,香港制造产业工人数量下降到34万,占当年度321万总就业人数的比值,下降到了11%。制造产业工人的占比,从巅峰时期的42%下降到微不足道的11%,香港只花了15年时间。在工资待遇上,2000年香港制造产业工人的平均月薪为9960元港币,远低于银行业平均14950元的月薪,当然更没法与房地产开发业15200元的平均月薪相提并论。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新世纪之后的香港继续坚定的抛弃制造业。产业升级?精细化生产?智能制造?不好意思,香港人对这些东西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他们只对所谓的金融地产感兴趣,只对豪门恩怨和娱乐八卦感兴趣。于是,到2017年9月底,香港制造产业工人数量下降到可怜的11万,占全部384万就业人员的比值只剩下3%。到这一刻,香港本土的制造业只剩下一丁点的服装、中药和珠宝而已,已经没有产业链可言了。即便直接说香港的本土制造业已经消亡,也算不上夸张了。

然而在香港制造业消亡的同时,香港市民寄予重望的所谓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香港股市并没有能够吸纳整个亚洲的优质企业,除了红帽子的大陆国企之外,充其量也就是在中国大陆严格的上市审查制度之下,那些个不堪审查的私企跑过来上市罢了。2000年的时候港交所的内地企业股票交易量只占总交易量的10%,到2017年,这个比值已经超过70%。港交所看起来就像是上交所的香港分所。这里顺带吐一下槽,港交所的管理水平和效率也不比我大中国的沪深交易所好多少,在官僚主义、无心进取和懒政问题上,港交所跟大陆如出一辙。港交所死抱着90年代的那点英国的金融法规的底子不放,一点与时俱进的意识都没有。至于进出香港的国际资金,此前是借道香港来大陆淘金,现在则是借道香港出逃,基本上没有资金会在香港停留。在抛弃了实业之后,香港的已经没有了可以留住资金的载体。香港的金融地位,变得完全依赖大陆而存在。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香港的金融行业发展很快就到达了天花板。2005年到2010年的5年时间里,香港金融保险业从业人员从14.6万上升到21.7万,增加了7.1万人,年均增加1.42万人。但是从2010年到2017年的7年时间里,香港金融保险业从业人员只不过增加到了25.8万,增量只有4.1万,年均仅增加5860人。至于地产行业的就业吸纳能力更加惨淡,从2000年到2015年,从业人数只不过从8.1万增加到12.9万人,对于香港300余万的总就业人数来说,这点数据恨不得都能忽略不计。2015年之后香港地产行业就一头撞上了天花板,彻底丧失了就业增长性,就业人数始终维持在13万的水平上,2017年的数据为13.1万。

到今时今日,香港最能吸纳就业的部门,只剩下一些个基础服务业而已。在零售餐饮业做服务员,在外贸行业做报关员,在运输行业当货车司机,在通讯行业当接线生,如此而已。2017年香港的新增工作岗位这类基础服务业提供了7万新增工作岗位,而收入较高的专业服务业只提供了1.4万的新增工作岗位。两相对比,我们就可以了解,为什么香港的年轻人如此绝望。2017年,每6个香港的年轻人,只有1个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剩下5个,都得去端一辈子的盘子,洗一辈子的碗,开一辈子的车,没有任何职业前途可言。香港人在1980年代得意洋洋的抛弃实业的结果,就是2017年,香港的年轻人彻底的丧失了未来

当然,香港本来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它可以做大“法务财务等专业服务业”,为大陆的实体企业和居民提供国际级别的服务。想想看这些年来大陆企业在与欧美的经济往来中饱受欺凌,时不时就要遭遇各种反倾销调查,以及各种政治色彩浓厚的歧视性调查。在这个时候,香港法律界那些熟悉欧美商务游戏规则的法律和财务精英们如果能够挺身而出,与大陆企业站在一起,将会赢得一个多大的市场?然而香港的专业精英们根本就对开拓大陆业务不屑一顾。他们一屁股就坐到了欧美那边,满足于为欧美资金的进进出出提供一些可有可无的专业建议。因此,专业服务业同样很快就到达了行业天花板,2017年香港专业服务业只新增了区区3000个工作岗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就是现在的香港:抛弃实业导致资金无法沉淀在香港,因此金融业无法做大;疏远大陆导致其丧失了最大的市场,因此专业服务业无法做大。在这个已经彻彻底底的走向产业空心化的城市上空,笼罩着的一个令人窒息的灰暗的泡沫。而这个泡沫的破灭,也已经没有疑问了。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蛮族勇士:空心泡沫——香港经济2017

赞 (9)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