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如松 : 任何人,都将开启新时代、新的生存模式!

盛世危言 鹰盲 578浏览 0评论

本次经济全球化开启于二战之后的关贸总协定,但当时只局限于少数西方国家参与。1989年达成华盛顿共识,标志着包括几乎全球所有国家的经济全球化开始,200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让全球化达到高潮。

在经济全球化达到高潮期间,中国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这里的金融逻辑是,欧美国家主要以输出资本为主(当然还输出一些高技术产品与服务项目,这是给产业资本输出进行配套)、大量企业外迁、金融资本跟随逐利;中国主要以输出商品的模式实现贸易顺差、积累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有两个流向:要么购买大宗商品生产国的原材料,支撑自身基本建设投资和内需,拉动经济增长;要么通过购买欧美国债的方式实现欧美国家的资本回流。

这里有两个核心:第一,以美国的债务是否可以持续。美国输出资本意味着企业外迁(产业工人的就业也受限制),让美国的财政收入增长受限,为了维持自身的财政需求就需要加大国债的发行,债务压力不断加大(次贷危机是私人部门债务发作的结果;未来是国债压力)。2011-2012年,标普就已经调低了美国国债的信用评级,说明美国经济模式已经无法持续。所以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一书中就已经说到全球化将逆转;第二,书中也说到,随着经济的发展、资产价格上升(汇率也是一种价格),中国将从双顺差过度到双逆差。一旦中国过渡到双逆差,全球经济增长的链条就会中断,因为中国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商品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就需要用外汇收入购买大量大宗原材料生产国的原材料,拉动了很多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增长,巴西、阿根廷、俄罗斯、南非、尼日利亚、中东等国都因此受益。

海关总署2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我国出口2005.2亿美元,进口1801.8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203.4亿美元。1月的服务项目(主要是旅游、技术服务等)支出422亿美元,收入203亿美元,逆差219亿美元。全口径的贸易逆差为15.5亿美元。在印象中,这是本世纪以来的第一次。虽然这一数字在未来还会有波动,一些月份还会出现顺差,但这依旧是继美国国债信用评级被标普下调之后的标志性事件。中国从2015年开始在资本项目上就显示逆差,现在贸易项下也出现了逆差,说明双顺差时代正在结束,全球经济增长的链条开始中断。这与美债评级被下调一起,给本次经济全球化过程盖棺定论。

去年下半年,世界经济一片乐观之声,包括美国、欧日和中国经济都被看好。这种“繁荣”是依靠什么来推动的?毫无疑问是央行印钞带动的信贷扩张。美联储历史上有两次著名的依赖信贷扩张拯救经济的案例,第一次是1921年底开始,通过信贷扩张拯救1920年开启的经济危机,最终的结果是1929年大萧条;第二次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信贷扩张,最终的结局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本来已经退休,但还要重回国会听证(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次贷危机之后的全球央行量化宽松,可以说是一场信贷扩张的超级盛宴,超过了以往历史上任何一次,难道有其它的结局吗?

经济是生产力发展的反应,用信贷刺激资产价格泡沫本身是反生产力发展的,所以,信贷繁荣之后,不会有其它的结局。

这种信贷扩张所带来的繁荣,完全是依靠债务和资产价格泡沫所支撑,它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经济周期,不能按正常经济周期来理解。泡沫破裂的时刻一定是全世界的人们都正处于“繁荣”的享受之中。根源在于泡沫越膨胀,生产力发展的动力越小,最终,生产力发展停滞的时候陷入硬着陆。

去年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的内涵就有很强的隐忧,因为消费带动的经济增长是2.58%,总经济增长是2.6%,几乎没有工业和服务业的增长,仅仅依靠资产价格上升实现消费增长来拉动经济显然是不可持续的,也是生产力发展即将耗尽的信号。新年伊始,世界主要经济体不断出现不如预期的经济数据:美国1月份耐用品订单环比初值大跌3.7%,这是连续第二个月下降。2月28日,日本公布的工业产出创下6.6%的跌幅,是201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可以用暴跌来形容。中国公布的2月官方制造业PMI大跌1个百分点,即使考虑假日因素以今年前两个月的平均值来衡量,依旧显示制造业活动明显放缓;而桥水等对冲基金已经瞄准了欧洲……。

任何一次经济萧条周期的到来都是工业生产下滑所引发,因为这是生产力发展的核心内容。

工业增长萎缩形成萧条,因为工业增长是生产力发展的核心内涵

上述数据与中国1月份全口径贸易逆差有关吗?当然有!

从2015年开始,中国就开始资本外流,当贸易逆差出现的时候,意味着双逆差时代正在走来。在全球贸易争端不断加剧、出口阻力越来越大的今天,中国需要压缩进口,这对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影响很大,因为它们也主要以输出商品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不出意外的化,从上半年开始,主要以生产大宗原材料为主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数据将开始恶化,因为对它们来说,中国是资本输入国。

美国正在使出全力推动资本和产业回流,未来还会继续,最终目的是拯救自己的债务,除此之外,在2018年和2019年,下列问题需要引起严密的重视:

  • 第一,欧日和主要新兴国家怎么办?为了保持自身的国际收支平衡,也只能压制进口。货币贬值是压制进口、推动出口的方式之一,也是出口受阻之后所决定的趋势。川普欲开启贸易战,而贸易战的爆发将刺激通胀,这是资本市场重要的因素,每个人都需要考虑。
  • 第二,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都会下降,进入萧条,萧条之后或过程中,大多数国家的财政收支都将恶化,进一步推动纸币贬值。根源在于在全球债务压顶的期间,必须对债务进行稀释,否则个人、企业和很多国家都会破产,这是任何社会都无法承受的。换句话说,低通胀时代已经到了接近尽头,已经可以望见恶性通胀的身影,这种通胀完全是纸币贬值所推动的,和需求没什么关系。
  • 第三,绝大多数国家很可能在未来两年内开启进口配额制度。上月,美国商务部长交给川普的提案中,就建议用配额制度管理钢铁、铝制品贸易的选项,这种情形很快就会蔓延。当出口受限之后,各国除了进行货币贬值之外,配额管理是重要的选项。
  • 第四,有些国家会对资本支出项目设置障碍,因为出口受阻之后,各国需要压缩资本支出,旅游首当其冲,留学等项目也很可能遭到波及。
  • 第五,2018年,当全球资本流动遇到阻滞之后,以多伦多、悉尼、伦敦为首的房地产泡沫和以美股为主的股市泡沫,很可能在某一时间破裂,泡沫破裂也会让欧美社会深陷萧条。

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折,直接决定每个人的未来,涉及的问题很多很多。

决定每个人前程的时候到了。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任何人,都将开启新时代、新的生存模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