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如松 : 谁会成为下一个“委内瑞拉?

盛世危言 鹰盲 1188浏览 1评论

2012年,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兑美元的汇率不过是6:1,6年后的今天,已经贬值到140万:1,贬值幅度已经无限接近100%,弄的抢劫犯什么都要,就是不要纸币。6年前,委内瑞拉是富裕国家,是产油国中福利最好的国家,但今天已经成为饥饿的代名词,无数人逃荒到邻国。马**领导的正负实际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害群之马,如果没有其对货币发行的垄断权力,让欧元美元等国际货币合法在境内流通,委国肯定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世界上不会思考之人,永远会认为自己的国家不会落入委内瑞拉的境地,事实上,在6年前,如果你告诉任何一个委内瑞拉人6年后它们将落入今天的境地,它们会哈哈大笑,认为你是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病人。最终的结局是“精神病人”看到了未来,而无数委内瑞拉人还不如“精神病人”。

——世界上更多的人虽然不会说出这种忧虑,但会不断思考,哪个国家会落入这种境地?如果避免这种悲催的结局?

次贷危机之后,世界各国都疯狂印钞,这就快速地推动了债务增长,但债务快速增长达到一定水平后实际是抑制经济增长的,现在世界整体的债务水平已经越过了这个节点,随着债务不断增长和经济潜力的下滑,债务危机就会爆发。现在,美国正在主动对欧亚国家发起毛衣战,实际是看到了这种未来,谁可以让自己的产能利用率越高,谁就可以避免债务危机。但在全球产能过剩的时期,就会恶化其它国家的产能利用率,最终加速其它国家债务危机的爆发。当这些国家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就会导致高通胀,产能逐步废弃,美国的产能就可以保住,这实际是剩者为王的游戏。国际原油市场最为典型,委内瑞拉之所以爆发这样的危机,实际也是债务危机(央行高速印钞就带来央行的债务高速膨胀,最终导致货币贬值,财政崩溃),在危机爆发之后,委国原油产量不断缩减,对其他产油国来说就是最大的利好,因为自身的产能就可以保住了。

一句话可以解释今天的毛衣战:这是产能过剩的时代,只有剩者为王

既然有剩者,就有被淘汰者,委内瑞拉是第一个被淘汰了工业产能的国家,未来还会有很多国家步委内瑞拉的后尘,其工业产能被淘汰,这是毫无疑问的,也是剩者游戏的必然。

货币贬值的压力实际就代表的是债务压力,阿根廷、土耳其、安哥拉、利比亚都很有可能落入与委内瑞拉相似的境地,但在世界朱亚澳经济体中,巴西最为危险:

第一,巴西一直是高通胀国家,这意味着巴西的基础货币膨胀的很严重,这种基础货币膨胀的根源在于二元社会体系,这奠定了其接班委内瑞拉的基础。

第二,巴西已经开始显示社会动荡的现象,这种现象会逐渐摧毁其经济体系。

2015年,巴西雷亚尔在巴西人的游行示威声中不断加速贬值,让分析师撕报告的速度赶不上雷亚尔贬值的速度,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实际是巴西内部基本矛盾激化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之后的后果。但在此形势下,巴西正副在财政赤字的压力下,不是努力通过精简机构减少矛盾,而是在快速地恶化矛盾,恶化矛盾的手段就是加税!据新华网报道,巴西在去年7月实施燃料价格自由化改革(实际就是加税)之后,柴油价格已经上涨了50%以上。

今年2月以来巴西柴油价格浮动情况 (单位:1雷亚尔/升,1雷亚尔约等于1.75元人民币)  图自燃料分析网站global petrol prices

能源是商品经济社会的最基础价格,能源价格涨幅50%,意味着可以将通胀推升25%左右(有递延效应。因为能源价格决定了社会商品和服务总价格的40-50%)。巴西燃料价格的大幅上涨,意味着很多人立即陷入贫困,因为自身的货币收入购买力将大幅缩水。结果从5月21日开始,巴西卡车司机开启大罢工,让大都、牛肉、咖啡等产业直接瘫痪。

据媒体报道:巴西出口团体ANEC经理Lucas Trindade de Brito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绝大多数的出口码头已经没有可供周二周三使用的大豆库存了。更有消息人士称,中粮国际已暂停从巴西桑托斯港口装运大豆,甚至没有足够的大豆来填满一艘定于周一靠岸的货轮。而巴西肉类外销协会也在一封电邮中表示,巴西全国109家屠宰场,其中107家已停止作业,剩余两家的运营效率也不足50%。彭博提到,4万吨巴西牛肉没有按计划出口,成千上万的卡车装载着易腐烂的肉制品在公路上被拦截。

就在卡车司机的大罢工还没有完全平息的关口,5月30日,巴西石油工人又开始了大罢工。其主要诉求是要求巴西石油公司总裁辞职,并永远降低燃油价格。巴西是拉美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日产为210万桶。

石油生产和运输是任何国家最基础的产业,直接导致巴西经济基本停摆。

在此混乱关口,巴西为降低燃料价格,仅仅取消了一项名为经济管辖权税的税种,可这个税种仅占巴西燃料价格的1%,其它税种占了27%,这实际是在激化罢工的形势。巴西似乎是更倾向于使用传统的做法——军管,而且已经在圣保罗实施。

第三,不断进入军事管制,就意味着经济活力越来越差,外商不仅不会投资而且会不断撤走,让巴西只能依靠基础货币超发来维持财政的运行,很可能由此陷入货币超发——通胀恶化——财政赤字扩大的循环推动,巴西就会走向委内瑞拉的道路。

第四,从雷亚尔的技术走势上一样不了观:

美元/巴西雷亚尔

从这张历史图形可以看到,1994年巴西进行雷亚尔计划改革之后,美元兑雷亚尔汇率被固定为1:1,此后,一直贬值到2002年的1:3.7附近(刚好与现在的收盘价基本持平),此后因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大宗商品的需求扩大,资本不断流入巴西,雷亚尔一直升值到2011年的下半年(美元兑雷亚尔大约1:1.55),此后,美元兑雷亚尔开始贬值,在2015年冲破了2002年形成的汇率高点,最高达到1:4.2476,然后再经过2年多的回探、盘整,现在继续升势。一旦美元兑雷亚尔再次生破1:4,很可能就意味着雷亚尔的崩溃走势,这实际意味着财政崩溃。而财政崩溃的结局就是今天委内瑞拉正在演示的现象。

巴西可以摆脱财政崩溃的结局吗?可以,那就是改革管理体制,砍掉上层的利益,恢复财政收支平衡,通过减税让经济恢复活力。但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巴西基本是做不到的。

所以,在主要经济体中,巴西很可能是第一个步委内瑞拉后尘的国家。其实,任何国家,如果为了财政而不断印钞(为了资产价格而不断印钞实际也是为了财政),而不是通过改革管理效率而保持财政收支平衡,最终,都是同样的结局,不是有任何的“意外”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谁会成为下一个“委内瑞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想加一下站长的微信
    Sea3个月前 (06-03)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