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2018年,央妈何处去?

先看看过去两年和今年前11个月的进出口数据:

  • 2015年,出口2.27万亿美元,同比下降2.9%,进口1.68万亿美元,同比下降14.1%,贸易顺差5900亿美元,进口增速—出口增速为-11.2%。
  • 2016年,出口2.10万亿美元,同比下降7.7%;进口1.59万亿美元,同比下降5.5%,贸易顺差5100亿美元,进口增速—出口增速为2.2%。
  • 2017年前11个月,出口2.04万亿美元,增长8%,进口1.66万亿美元,增长17.3%,顺差3760亿美元,进口增速—出口增速为9.3%。

如果按算术平均折成12个月,2017年全年的贸易顺差约4100亿美元。

这里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趋势,进口增速减出口增速的差持续扩大(分别为-11.2%、2.2%、9.3%),伴随的是贸易顺差持续收窄,说明贸易顺差的时代很可能正在结束。以前多次说过这个话题,随着老龄化的不断深入、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双顺差时代将向双逆差转变,上述数据就是开始,这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有比较详细的阐述。

2018年,有几个明确的事件将会发生

  1. 欧盟的反倾销新规将执行,虽然没有明确所指,但很可能是针对中国出口的廉价商品;
  2. 美国已经通过第三国(越南)打压中国商品出口,又认为中国是“经济侵略国”(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能力用经济手段侵略别人吗?显然没有。这是美国明显的敌对措施),在全球挤压中国商品的力度将会加强;
  3. 日本主持的变形TPP会实行原产地原则,对中国出口不利,等等,2018年,中国的出口环境很差。

虽然中国也可以取消部分工业品的出口关税,开拓出口市场,但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采取非贸易手段保护自己市场的情形下,取消出口关税的措施,预计效果有限。

另一方面,美国减税法案基本已经成为定局,美联储的加息缩表在持续进行,自然会带动资本回流,也会加速企业到美国设厂,即挤压中国的出口,也会带动资本流出。这已经在最新的银行结售汇数据上有所体现。

18日,外管局公布数据显示,1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497亿元,等值75亿美元。其中,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85亿美元。同期,银行代客远期结汇签约840亿元,远期售汇签约1632亿元,远期净售汇792亿元,呈现的也是流出状态。这可能意味着资本流动逆转了前几个月的趋势,再次呈现流出的状态,这种趋势在2018年很可能还会持续。这与美欧日很多国家开启减税密切相关,也与欧美一些央行持续加息有直接的关系。但更与天朝央行踹踹的心态有关,市场知道央行不敢主动刺破泡沫,这会形成金融危机,在加息的问题上会采取绥靖的态度,本月美联储加息0.25,结果央妈只撒味精似的加息0.05,这种心态已经被市场洞察。未来,如果央妈继续这种心态,资本外流很可能还会加剧。

1-11月虽然顺差缩窄,但依旧有3760亿美元的货物贸易顺差,1-11月吸收外资约8000亿人民币,约折合1200亿美元,总计增加外汇收入近5000亿美元,但歪储却只增加了约1200亿美元,剩下的约3800亿美元到哪里去了哪?明白了明年的外贸形势、也明白了今年近3800亿美元去了哪里,就可以猜测央行在未来会怎么做。

  • 第一,今年前11个月,国内投资者对境外投资约1075亿美元。或许这部分有资产转移的因素,但无论有没有,未来都会被收紧。最近有文件,要求“民企不得以虚假境外投资转移资产”。这个文件实际就是为了应对上述形势。未来,这种堵漏洞的措施,很可能还会出台,地下钱庄也会受到更严厉的打击。
  • 第二,今年1-8月,服务贸易逆差12028亿元,约折合1800亿美元。如果按简单的算术平均折成全年的数据应该大约是2700亿美元。服务贸易主要包括运输、旅游、技术转让、技术服务等。应对这一部分逆差,有两个办法首先的办法是收紧服务支出。考虑到技术服务、技术转让、运输服务一般不会收紧,运输服务是刚性的,技术转让和技术服务是中国经济继续发展所依赖的,而旅游等项或许会被收紧。再一个办法是贬值货币,之所以服务贸易出现如此大的逆差,根源还是在于汇率水平与本身服务业的发展水平不匹配,换句话说就是存在汇率高估,汇率贬值是调整服务逆差的有效办法。当然,在这一调整过程中,必须改进自身服务业的发展水平,否则,即便汇率连续贬值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 第三,外企利润汇出。这部分汇出是没办法阻止的,否则就会招致欧美日的联合干预,中国在国际上的经贸空间会剧烈收缩,谁也承受不起。每年外企汇出多少利润,官方一直语焉不详,但估计或有数千亿美元的规模,在未来,这是歪储和人民币汇率的巨大压力。在今天的国际收支局势下,汇率贬值有助于缓解外企利润汇出的压力,实际上,汇率维持高估的状态,相当于给鬼子多送钱,是毫无意义的。
  • 第四,就是中产和富人进行各种方式的财产转移(比如蚂蚁搬家的形式)、学生留学费用等。这方面的费用之所以不断膨胀,归根结底还是汇率高估、资产价格泡沫等因素造成,特别是前者进行的财产转移。但经过今年一系列政策措施强化管理之后,相信数额已经有限。

大家可以依照上述几项对号入座,看看自己需要怎么准备。

无论通过对外投资进行资产转移,还是服务贸易巨额逆差、外企汇出巨额利润等所造成的国际收支不平衡,根本上都来自于汇率高估,这方面的资本流出仅仅依靠政策封堵,虽然有效果,但效果是递减的。面对明年严峻的贸易形势和美联储加息、美国减税的压力,或许,央妈只能采取两种手段:

  • 其一,在加息的问题上更激进一些。如果美联储在明年一季度继续加息,央妈依旧撒味精,估计资本外流的速度会更快,一样会收缩市场的流动性,所以,央妈采取撒味精的手段并不能起到稳流动性的效果;
  • 第二,就是贬值汇率。

从技术上来说,一旦站上20周均线,很可能就反应的是基本面的形势。以往,美国人一直对人民币汇率施压,在美国对中国贸易采取“敌视”政策之后,央妈或应该也减少了贬值的顾虑。

一般来说,明年两会之后,市场会预期ZF将进行大规模投资以刺激经济,终归新一届班子需要有新气象。但基于2018年的贸易形势、资本流动形势、汇率局势,这种期望很可能落空。因为投资的资本来源受到了制约,债券市场的利率在相对高位,大规模融资是比较困难的,继续大规模印钞为投资活动提供资本吗?在今天的贸易形势和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国减税的局势下,汇率很可能再次形成贬值预期,央妈的控制力减弱,这是最糟糕的结果,采取这种办法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在现在的利率水平上,这种期待大规模投资的预期很可能落空,这会对资产价格施加压力,因为现在进行投资活动的人们都在期待央妈会在一季度放水,这是必须注意的。

2018年,央妈很愁,虽然不愿意,但继续提升利率似乎是无法避免的,同时,要密切关注汇率是否跳贬,跳贬之后,才更可能有放水行为出现,这是资本市场的路径,也会给资本市场带来机会。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2018年,央妈何处去?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