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房奴时代?现在仅是开场时间(2)

前一篇文章说到,在实行货币局制度(或类货币局制度)的情形下,国内货币不断超发,必然造成资产价格不断膨胀,生产要素价格不断提高。而货币局制度相当于绑定了国内外商品的价格(美元价格),当国内生产要素价格上升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对企业来说,与其费劲自产,不如直接进口,逐渐导致进口依存度不断提升(这个逻辑是清晰的)。对于油企来说,费劲地自己勘探、开采原油,不如直接买油更划算,所以,中国原油的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地理因素,中国本身就不是丰油国);对于农产品也一样,与其种田,不如买粮,所以,一方面大量进口,一方面土地抛荒不断产生与发展,进口依存度也在不断上升;近几年,海淘更是不断发展,因为国产的商品无论质量还是价格,都处于劣势,让海淘有更高的利润空间,等等。这都是货币局制度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的必然——要牢记这个前置。既然享受货币局制度带来的好处——通胀可控,就要承担其带来的后果——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

2014年开始,央行开始金融创新,脱离外汇占款发行本币、用其它方式投放基础货币。实事求是地说,市场中有无数经济学家,但小川行长是最值得佩服的,惟有他最清楚这种货币发行方式转换之后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所以,央行创新投放的基础货币都是有一定时间限制的,央行可以随时回收,同时,他去年发文,一定要全力推进改革,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当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时候,意味着人民币自身成为了国际通货,就可以继续维持低通胀低利率的经济环境。但前提是改革全社会的管理效率、转换经济增长模式,告别房地产经济,实现自身财政的可持续性(摆脱对印钞的依赖),这却不是小川自己可以做到的。

人民币发行方式实际已经进行了一轮实验,实行“房地产本位”,也就是依托房地产发行货币,但遭到了失败。

2015-2016年,央行通过金融创新方式投放的基础货币数量开始急剧放大,让外汇占款投放的人民币和市场中总人民币数量之比明显下滑,但管理者推动房地产,希望继续将增发的人民币赶入这个池子,既可以解决财政问题,又希望不造成货币贬值和通胀发展,但未成功:第一,虽然2015-2016年通胀未见到明显加速,但根源在于中国原有的外汇储备规模比较高,尚未明显威胁到进口(但个别方面已经威胁,西药价格、纸张价格的快速上涨,应该于此有关。只是还未威胁到原油和农产品等最基础的商品进口),但这种对商品进口的威胁在未来会逐渐放大,货币局制度造成的进口依存度不断增高的隐患必然会发作;第二,房地产价格越上涨,生产要素价格不断上升,企业在没有财政补贴的情形下就难以生存,所以内外资企业跑路潮愈演愈烈,资本加速外逃,造成了人民币贬值,这种现象,相信是小川不愿意看到的。

既然房地产本位会造成本币贬值,当外储被持续削弱之后也会导致通胀恶化(原油和农产品进口无法保证的时候会马上恶化),这种货币发行机制的转换就是失败的。

房地产本位,不过是幻想。

2017年3月16日起,央行调整常备借贷便利利率,调整后隔夜、7天、1个月利率分别为3.30%、3.45%和3.8%。而此前2月份的常备借贷便利隔夜、7天、1个月利率分别为3.1%、3.35%和3.7%。利率水平有明显的提升,这说明,无奈之下,央行只能开启“利率本位制”,一边被动投放基础货币,一边用利率调整人民币汇率和通胀。

央行在2017年3月的加息是历史性的,这意味着货币发行机制的转变,利率上升将是历史性的,中国将从低利率时代进入高利率时代

为什么要不断投放基础货币?缘于以往中国是通胀型经济体,债务规模高速膨胀,如果不继续投放基础货币,债务危机就会爆发;同时,财政收支严重依赖资产价格,如果不投放基础货币,资产价格必定爆掉,财政特别是地方财政危机就会到来。这决定基础货币投放是刚性的,当进口能力逐渐下降、而基础货币的不断投放就会不断推升通胀水平,这决定央行发放基础货币的利率将不断提升,让中国走向高利率时代——利率提升是历史性行为而不是短期的。

通胀和利率不断走高,一般意味着一个国家走向贫困,管理者显然不希望走上这条路。在这种形势之下,经济的唯一的走向是内循环——现在已经有学者提出了这个论调。所谓经济内循环,就是扩大基础商品的自给自足,这其中农产品是第一位的。否则,一旦农产品出现刚性缺口,你懂的。

就因为看到以上事实,我在2015年的时候多次说到中国要开启逆城镇化,其原因之一是企业跑路之后实际失业问题会越来越突出,这是无法回避的;原因之二是只有将资本和劳动力引导进入乡下之后,才能尽力弥补农产品的自给缺口。在这样的时期,如果对这种历史转折所带来的问题处理不当,甚至会重回农耕社会,而当时是最应该未雨绸缪的时候。2018年1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进一步支持农民工、高校毕业生和退役士兵等返乡下乡创业,激活农村资源要素促进乡村振兴。这与前述思路是一致的。其实过去一两年也有类似的相关文件出台。但在今天工农业剪刀差如此大的条件下,效果会很有限,因为如果现在回农村、而恰好家中有大学生正在读书,可能难以负担,至少负担起来会比较困难。现在,实际上已经到了强力推动人员返乡的阶段,一些大城市对dd人口的清理就是具体表现。未来,如果通过政策等手段依旧无法达到目的,有可能会重新开启“ZHISHIQINGNIAN下|乡”运|动,因为这是新形势下、进行经济内循环的最基础条件,必须减轻农产品的对外依存度。我以前也写过一篇《白银算盘》,看看经济内循环和这文章有多少差别。

人口流向乡下是郑智任务,逆城镇化不以任何人的意愿为转移。

当利率不断上升、人口开始向乡下转移之后,您现在念念不忘的房子和房价,必然被社会淡忘。现在,很多人因巨额房贷在身,被称呼为房奴,但现在还仅是开场时间,当利率不断走高的时候,才是正式开始。

二十年类似货币局制度所带来的后果,不是短期可以解决的,这就涉及到未来的一系列现象,但下一篇接着说。

阅读下篇: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3)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房奴时代?现在仅是开场时间(2)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