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3)

前文回顾:

中国人,一场房子一场梦(1)

房奴时代?现在仅是开场时间(2)

中国经济还可以内循环吗?或许可以,但社会会遭遇一系列阵痛或困难。

第一,农业。

在实行类货币局制度的时候,基于几乎可以无限地进口基础商品,而不断打压进口的目的在于打压通胀,就让农业的收益不断下滑,工农业的剪刀差不断放大。没有非常强力的行政手段来压缩工农业剪刀差,就无法实现生产要素的向乡下转移,这是建立内循环经济的第一个阻力,但这个阻力似乎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就看管理者能否正视,因为缩减剪刀差最终是损害财政的利益。

改开之后,中国的人均饮食标准(食肉量)已经快速提升;1978年,中国的人口总数是9.63亿,而现在是13-14亿,增长了35%-45%。中国本身就是大陆季风性气候,水资源比较匮乏。在人均饮食标准提升和人口总数提升的情形下,即便科技发展可以缓解部分需求的压力,但再造自给自足的农产品内平衡也是比较困难的,在水资源已经因污染遭到严重破坏的今天就更加困难。所以,虽然袁隆平的科技成果不断发布,但农产品的进口依存度依旧不断上升,就是这种趋势下的必然。

第二,是更核心的问题,那就是能源,这是中国挥之不去的痛点。

农业的发展是需要能源作为基础的,因为农业的基础除了劳动力、科技因素(种子因素)之外,还取决于电力、农药、化肥、基础水利设施,而这些都依托于能源的供给。恰恰中国的原油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成为根本的制约。由此可以看到,为何川普不断批评奥巴马的中东政策的失败,谁控制了石油,几乎就控制了东亚。从这个角度来看,朝鲜半岛问题是次要地位。

只要俄美不在中东问题上犯错误,中国看来无法控制中东的局势,中国原油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所带来的问题就难以化解,即便现在开始实行经济内循环的政策,在类货币局制度无法持续、实行利率本位制的条件下,通胀的不断走高也难以避免,因为能源就决定了一国所有商品价格,当然也决定了农业的发展空间。

所以,在类货币局制度解体之后,因为自有基础商品(能源是核心)供给不足就会不断推动通胀的发展,利率上升,是历史性的趋势,无论你是否喜欢,如果你现在看好房子,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农业问题和能源问题,是中国能否建立内循环经济的核心,也是类货币局制度解体之后必须面对的问题。按个人的观点来看,建立这种经济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能源供给不足就会冲击以往建立的工业体系,即影响进口,也会让银行业遭遇巨大的危机,而农产品供给不足会严重威胁社会稳定。

所以,最终的出路是必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是华山一条路,不能开倒车。必须精简财政支出,提高社会效率,实现财政的可持续性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最终,用人民币的信用保障能源的供给。

相信中国领导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如果不能实现资本的自由流动,其它任何措施都毫无意义,都属于表面功夫。

如果做不到资本的自由流动哪?

前面我多次说到倒爷,缘于进口依存度不断提高而进口不足的时候,能源(包括境内原油和天然气开采)必然是未来倒爷的聚集地,然后还包括化肥、农产品等基础商品领域。以前写过一篇《“倒爷”重出江湖》,很多人不以为然。去年1-10月,平均进口天然气价格仅仅是2100多元/吨,在看看国内的售价,就知道了,这种倒爷不仅出现在内外之间,国内的天然气生产企业就在“倒”的环境出现后直接受益;纸张、西药莫不是如此。未来,你会主动说:倒爷,你好!当然,当基础商品价格开始不断推动通胀的时候,贵金属自然是春天,这不过是早晚的事。

问题都在这,中国应该怎么办?草民也需要给国家出谋划策不是?(每个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都有责任)虽然原油的进口依存度问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的问题,但需要通过一系列政策进行缓解。首先,需要压制消费需求,内需的消费需求越高,对国际收支的冲击力越大,所以必须压制。年前,管理层开始大力进行环保整治、对一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开工项目叫停,都是正确的,即可以压制地方政府债务继续增长,也可以缓解对进口基础商品的需求。同时,必须(也是一种必然)打击房地产,当房地产丧失流动性之后,大量的过度消费(奢靡)就会下台阶,缓解对国际收支的冲击。其次,提高城镇用电、燃油、用水等的价格,成立专门的封闭运转基金(这个基金必须独立于财政,不能混为一谈),专门用于补贴农业的需要。比如大幅降低农业用水、用电、用油、化肥和农药价格,降低农田的租赁成本,甚至可以实行接近于零的价格,让农业的生产效益与美国和南美持平、超过进行工业活动的效益(这实际是通过行政管理手段消除工农业的剪刀差),提高农业活动的积极性。当农业的效益提高之后,就会有大量的资本进入到农业生产领域,也会有大量资本深入到农田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因为需求膨胀)。再次,对于肆意造成水污染的企业,一律关停,法人进局子。水资源是中国最大的问题,继续污染地表和地下水已经成为罪恶,这种罪恶和“杀人”没什么差别,因为它威胁的是所有中国人的生存,这些企业创造的那点工业产值和人们的生存比较起来,几乎可以忽略。

对于能源开采行业,要实行特定的政策倾斜,现在,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不断放大,而天然气年产量基本停滞,这既有客观因素,但更主要是长期使用类货币局制度所造成。可以考虑对进口原油、天然气加税,而对自产的开采活动进行减税,目的是让境内能源生产的利润高于进口活动(这是贸易活动)。如此一来,就可以调动三桶油和地方油企在境内开采能源的积极性,不断降低进口依存度。同时,减缓推进煤改气,虽然这是治理污染的手段之一,但效果还无法定论,因为天然气也一样是化石能源,也一样会造成污染,压制自产煤炭能源的需求而增加天然气的进口依存度,并不适合中国国情。

当然,从资本管理来说,要防止资本非法外逃(但不能影响人们正常的外汇需求,比如正常的投资活动和读书用汇),否则会加剧国际收支平衡的压力,进一步打击进口能力,从现在的政策看来,是管理者正在不断推动的事情。

上述所有措施,都可以、也只是缓解类货币局制度解体所带来的影响,而无法根除。因为中国执行这样的类货币制度已经接近二十年,解决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同时,也必须客观看待一些问题:中国本身就不是丰油国,与世界工厂的地位无法实现战略配伍,当类货币局制度解体之后,能源供给和工业体系都将面临冲击;大陆季风性气候、人均水资源匮乏、水污染很严重等,对农业生产形成制约(所以,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这句话在今天非常及时)。在人均饮食标准已经大幅提高、人口基数已经大幅扩大之后,货币发行制度的变更,能源、农产品供需受到冲击是难免的。

对于投资者来说,忘记金融和房地产,就是现在最好的取向,因为当能源无法充沛供给之后,通胀和利率上升将让所有的杠杆逐利断裂。相反,能源供给受限,意味着进口和产出受限,实物才是老大。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3)

赞 (7) 打赏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江湖人称小威放的一个好臭的屁!21世纪还在拿资源说事,有多远滚多远。不是西方国家发明了汽车,要你石油何用?科技和教育才是最大的资源Reply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