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蛮族勇士:【老蛮讲历史】岳飞之死——儒官的群体阴谋

盛世危言 鹰盲 1102浏览 3评论

提示:阅读本文之前,各位可以先读前传:靖康之耻—祸国之儒。地址:【老蛮讲历史】靖康之耻—祸国之儒(全文)

公元1137年初,南宋名将岳飞升任荆湖北路、京西南路宣抚使兼营田大使。对这个复杂的官职,这里必须予以详细解释。荆湖北路位于今天的两湖地区,包括湖南的洞庭湖平原和湖北的江汉平原地区,乃是南宋的粮仓之所在;京西南路则以襄阳为中心,包括整个湖北北部和河南南部,乃是南宋对抗女真的第一线战场。岳飞的官职因此包含了两部分的内容:宣抚使,意味着岳飞拥有相对独立的兵权,乃是襄阳战区的第一负责人;而营田大使,则意味着岳飞有治权,对两湖平原这个天下粮仓,岳飞拥有了安排耕种、委派官吏和收取粮税的权力。以纯粹的武将身份,兼具兵权和治权,这个时候的岳飞,就此走上了武官的巅峰。而接下来他将要面对的,一定是来自儒官群体的怒火。

要知道有宋一代,在政治上遵循的最高准则,就是以儒制武。南宋中兴四将,唯有岳飞站到了文武一肩挑的巅峰。1137年的张俊任职淮西宣抚使,这是纯粹的武职;韩世忠和刘光世同领三镇宣抚使,辖区很大,但也是纯粹的武职。这三位根本就没敢去触碰文官的治民权领域。但是岳飞并没有理睬所谓的文武殊途的规则。洞庭湖平原的岳阳地区成为了岳家军的练兵大本营,环洞庭湖一带的很多地名,比如操军、插旗,就是岳家军的练兵地。整个两湖地区的基层官吏任命均由岳飞一手包办,然后上报朝廷备案一声就算完事。各种粮税当然也是优先保证岳家军的供应。更关键的事情在于:岳飞一手主导了整个战区的作战战略。练兵、营堡设置、关卡布防这些事情不请示儒官朝廷也就算了,更关键的是,财大气粗的岳飞在整个金国占领区一手扶持了巨大的反抗军势力。在接下来由岳飞一手发起的朱仙镇战役中,这批只忠于岳飞的反抗军势力,将会让南宋的整个儒官体系目瞪口呆寝食难安。

在公元1137年前后,对南宋朝廷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筹划对伪齐王朝(由金国扶持的治理北方中国的傀儡政权)的全面反攻。然而南宋朝廷的问题在于,四路统兵大将互不统属。沿着长江一线,岳飞占了两湖一带,韩世忠控制江西,刘光世控制安徽,张俊则控制了江苏地区。这四路大军都算是各路大将一手带出来的私兵,除了忠于所谓的南宋朝廷,相互之间一点配合作战的意识都没有。丞相张浚筹划的全线反攻战略讨论会,中兴四将连统一的意见都无法达成。韩世忠主张出兵,刘光世主张坚守,张俊讲了一通唯朝廷决议是从的废话,而岳飞则一言不发。

1137年年中,刘光世的军队在面对北齐军队挑衅时,不听儒官朝廷主动进攻的号令,而是选择了撤退,固守城池以避敌军锋芒。这当然就与朝廷全面反攻的大战略原则相违背。于是刘光世被免职,他的军队被儒官体系收编,改由文官吕祉直接统兵。儒官群体不懂打仗,统兵之后胡乱裁撤军官,调动军队,并且动不动就杀戮军中悍将。这种做法很快激发了兵变,四万余守卫安徽的一线精锐战兵集体叛变,杀了统兵文官吕祉,裹挟十余万百姓投奔北齐,史称淮西兵变。刘光世的残余军队很快被打散,其人也被彻底闲置,此后一生,不再有什么作为。淮西兵变乃是南宋朝廷文武矛盾的第一次爆发,给整个南宋的对北战略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兵变之后,南宋在江淮一带的防线留下了巨大的缺口,并且长期无法有效填补。南宋皇帝和儒官群体对统兵大将丧失了信任,自此放弃了全线反击战略,开始一心求和。

1138年,金国废了伪齐政权,开始对北方中国的直接统治。以数不过数十万的女真族统治人数庞大的北方汉族,金国内部爆发了消化不良的治理问题,有主张民族融合的,有主张民族对立的,各派政治势力之间时不时就爆发流血斗争,以致金国内部宫变不断。在这种政局不稳的情况下,金国与南宋君臣不谋而合,开始和谈。到1138年底,金宋双方的第一次和议达成,南宋向金国屈辱称臣,并支付岁贡;而金国方面,则把南宋皇帝赵构的生母给放了回来。在和谈期间,岳飞屡次上书反对和谈,并积极练兵,准备兵械辎重,进行战争准备。

公元1140年年中,在金宋达成和议一年后,金国内部再次爆发政变。主张民族对立政策的金兀术控制了金国政权,然后立刻废除和议,兵分两路,对南宋发起全面进攻。金军主力的进攻方向是东路,兵锋直指南宋兵力最空虚的安徽阜阳一线,西路偏师则直扑陕西。此时正驻守湖北鄂州的岳飞奉命驰援安徽。而从这个时候开始,岳飞的每一个行为,在儒官眼中都是死罪。岳飞只派出一路偏师向安徽进军,岳飞本人则率领主力,转向西北而行,行军到了湖北孝感境内。这个时候,金军在安徽攻势已经被南宋名将刘锜挡了回去。南宋朝廷派出钦差,在孝感追上了岳飞,要求岳飞立刻撤军,但是岳飞坚决拒绝,并兵分五路,从孝感继续北上河南,发起了他人生中最为波澜壮阔的“朱仙镇战役”。

整训已久的岳家军攻势如潮,在两个月内已经收复了大半个河南,兵锋直指开封。而如果能够收复北宋都城开封,具有极其重大的政治意味,可以视为整个对金反击战的胜利标志。在岳家军突飙猛进的同时,岳飞指令河南河北境内的各路潜伏势力全面发起暴乱,各地义军纷纷揭竿而起,一时之间,金国遍地都是烽烟。这个时候的金兀术焦头烂额,金国到了这个地步,算是陷入了岳飞发起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已经丧失了战争动员能力,无力再进行兵员调集和物资筹备。如果这个时刻,南宋朝廷能够更进一步,配合岳飞发起对金国的全面攻势,对金战争,可以一战而决。

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武将岳飞的抗金战略,其实已经严重挑衅了封建王朝的底线。其它种种嚣张跋扈不听文官指示,都是小事,最可怕的事情在于:岳飞主动发起了北地民变,挑起了全面性的人民战争。虽然民变的对象是金国朝廷,然而帝王们心意相通,对民变的恐惧是一以贯之的。拥有民变动员能力的武官,就拥有了轻易颠覆政权的能力。这种臣子一日不除,皇帝,以及整个儒官集团,晚上连觉都不敢睡。

1140年7月中旬,岳家军在开封南部的郾城完成了集结,与金兀术率领的金军对战了几次,以惨烈的代价击溃了金军。金兀术退到距离开封城仅40余里的朱仙镇,与岳家军进行最后的对峙。到这个时候,南宋朝廷对岳飞的容忍也到了极限。于是一系列的军政措施陆续出台。南宋韩世忠、张俊与刘锜的部队被强令南调,脱离与金国军队的接触,并严禁再与金军发生任何武装冲突。而原本需要防御这些宋军的数十万金军没有了军事压力,立刻进行大规模调拨,直奔开封,增援金兀术,对岳家军展开了反包围。原本一直强势攻金的岳飞措手不及,迫于无奈,只能低头,向南宋朝廷请拨援军。但是南宋朝廷上上下下,对岳飞的请援,完全是置之不理。

到1140年7月下旬,举全国之力而来的金国军队即将完成对岳家军的包围,岳飞迫于无奈,只能提前撤军。朱仙镇战役自此结束。然而此时岳飞在北地培养的民间反抗力量均已暴露,岳飞撤军之后,金兀术在北地大开杀戒,河南河北,十室九空。岳飞心灰意冷,连续上书请辞。皇帝赵构不准。

1141年初,被大宋子民和北地汉民的抵抗意志震撼到了的金兀术改变心意,决议重启和谈,金宋因此开始第二次和谈。谈判条件与第一次和谈没有任何区别,无非都是南宋割地称臣罢了。这次南宋朝廷为了避免各路统兵大将阻扰和谈,将三路大军统领岳飞、韩世忠和张俊全都召回京师,任职于枢密院(类似于现代的中央军委),事实上算是剥夺了他们的一线领军权。如果岳飞要反,也就应该在一刻拒绝入京,起兵造反。然而此时的岳飞,在听闻了整个北地的空前杀戮之后,在其所有的战略谋划全都功亏一篑之后,事实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雄心壮志。心灰至极的岳飞第一时间就放下了兵权,与韩世忠张俊齐齐赴京。

赴京之后的韩世忠和张俊的日子还算过得去,憋屈一点,在儒官面前装装孙子也就行了。至于岳飞,则已经是难逃一死。到8月份,被整个儒官体系视为寇仇的岳飞就被罢职,11月下大理寺诏狱,审了两个月,当然也没啥确凿的谋反证据。对当时的儒官体系来说,其实也根本不需要啥证据,只需要将这个胆敢一再突破权力底线的武将杀掉就行了。1142年1月27日,岳飞连同其子岳云,其部下张宪,一起被杀于大理寺诏狱中。

自从儒教覆盖了中华大地,这片大地就黑暗一片。所谓天日昭昭的遗言,也只不过是一代名将岳飞在临刑之前的一种幻想罢了。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讲历史】岳飞之死——儒官的群体阴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3)

  1. 其心可解!人类文明史发展到现在几乎不分东方西方只分野蛮和文明,因为前提你是人类而不是兽类,每个物种的独特性都可以保留但人类普遍达成的共识不分地域肤色人种的!先人创造流传至今的文化有其局限和现实的担忧,生活在现世的我们不但是指出他们的不足更应该是批判摒弃创新糅入而对得起汉文化祖先!我知道这些是苛求是和老蛮的有限正改一样沦为黑色幽默和笑谈.......
    笑看浮萍水中游4个月前 (04-08)Reply
  2. 等老蛮下一篇省级经济巡礼,加油!
    如今盛世4个月前 (04-10)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