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辽宁内蒙天津,造假的队伍还有多长?

2017年12月29日,央行在自己网站上宣布:为满足春节前商业银行因现金大量投放而产生的临时流动性需求,促进货币市场平稳运行,支持金融机构做好春节前后的各项金融服务,人民银行决定建立“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在现金投放中占比较高的全国性商业银行在春节期间存在流动性缺口时,可临时使用不超过两个百分点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使用期限30天。

预计此项政策可释放1.3-3万亿的流动性。

消息一出来,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应声回落,以一月期拆借利率下降的最为迅速:

但有几个迹象,很值得斟酌,预示着冰山内部正在发出异动:

第一,6-12月拆借利率在跌到4.7%之后,又开始出现缓慢上升的迹象。这点可以理解,终归商业银行临时可动用2%的存准率仅仅是30天,对中长期利率市场的影响是有限的。但上周,隔夜、1周、2周的拆借市场再次趋紧,利率开始走高,隔夜市场利率已经基本恢复到了去年12月28、29日的水平。

这说明,释放巨量的流动性之后仅仅十来天的时间,流动性已经再次趋紧。

春节因素自然是主要的,但可以对比一下央行在去年春节前的操作所形成的效果。2017年1月,央行共投放了6000亿“临时流动性便利”为几家大型商业银行提供临时流动性支持,春节前的最高隔夜拆借利率出现在2017年1月20日,为2.3760%。今年,临时释放的流动性金额是去年的两三倍以上,但现在的隔夜拆借利率水平已经明显超过去年同期的水平,所以,又不能简单地归结于春节因素。

这是在央行比去年更努力(放水)的情形下,利率水平上了台阶,这与经济内部因素和债务的发酵程度有关,这只能说明,市场内部在收缩!

第二,最近的汇率市场非常微妙。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1月8、9日收跌,9日的大阴线传言是因为央行取消了逆周期调节因子。这种传言一般都是有原因的。这说明,人民币汇率在非市场手段推动下的快速升值,央行现在并不乐见。原因在于,在全球贸易纷争不断加剧的情形下,人民币如此快速升值,未来会给出口带来很大的压力,冲击自己的国际收支平衡。

但市场逆央行的意愿而行,在9日之后继续升值,这定有内在的原因。一般来说,经济内部开始持续紧缩的时候,实际利率上升,就会带来本币升值。这说明,虽然央行不愿意看到本币连续升值,但因为经济和债务持续紧缩,推动了本币升值。

这不得不说最近的融资市场:

  • 其一是,钱宝网的实际控制人张小雷自首之后,平台爆破,媒体估算涉及金额500亿元。
  • 其二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1月4日,海航集团旗下互金平台聚宝汇在兑付员工和个人投资者的资金上出现逾期,这已经是聚宝汇平台员工近日第二次收到这类邮件了,基本构成违约。聚宝汇平台官网数据显示,聚宝汇至今累计投资金额已经达到967.19亿元。
  • 其三是,最近有商业银行承销的理财产品开始出现违约,这是很严重的事件,对市场的冲击很大。互金平台和理财产品都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比如,随着钱宝网爆仓,南京其它互金平台也在遭遇危机,有媒体预计涉及的总金额很可能达到1000亿元(大约相当于的5万套南京市的房子)。一旦再引爆其它城市的相关平台,很可能就像传染病一样蔓延开来。而理财产品出现违约,会造成整个理财市场资金链条的收缩,最终让终端企业走向债务违约。

钱宝网等互金平台爆破、理财产品违约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有多少人?估计不在少数。它们只能抛售股票、房子等资产,如果有银行贷款,也只能形成坏账,这会造成全社会流动性的收缩。

互金平台、理财产品市场的问题很严重,完全可以引爆债务危机,但还无法与地方政府的数字造假相比拟。

2017年初,在辽宁省人大会议上,政府公开承认此前数年经济数据、财政数据连续作假。但当时的人们大多还认为是个别现象,最近内蒙和天津承认数据作假,会彻底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前些年,在唯GDP论之下,鸡的屁增长基本就等于地方大员的官帽,这就是进行数据作假的根本动力。在这种动力之下,谁敢保证哪个地方不作假吗?谁也不知道造假的队伍究竟还有多长。可是,作假也是技术活,缘于鸡的屁不是独立的数字,与财政收入、工业增加值等紧密相连,所以,必须系统性作假。虽然鸡的屁的数字无关紧要,但财政数字却人命关天。

以天津为例:有机构数据显示,到2016年7月27日,天津的城投债余额为3672亿元,2016年,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723.46亿元,财政债务率(3672/2723.46)为135%,这已经是很高的水平;同时,根据穆迪在2016年给出的数据,天津市地方国企总负债和当地财政收入之比已经超过600%,这反应的是地方政府或有债务程度,这个数字极高。机构会根据这两个数据,评定天津地方债务的风险等级,决定买卖。可当天津滨海新区对鸡的屁挤水分之后,财政收入也要挤水分,造成实际财政收入下降。2017年1-11月,天津的财政收入仅仅为2237.8亿元,按算术平均计算全年的收入也不过2441亿元,大幅低于去年。即便地方债务不变,财政负债率也需要上升到150%,代表或有负债的地方国企总负债和当地财政收入之比也会同步上升,那些天津城投债的持有机构需要怎么办哪?只能用脚投票。

天津的情形还不太严重,因为财政收入的造假幅度不太高,财政负债率变化不大(相差15个百分点),同时,既然数字已经揭穿,地方债持有机构比较容易做出选择。更严重的是,其它地方有没有作假?幅度有多大?(从现在报道的数字看,内蒙财政收入的水分超过了20%,比天津要高)一旦水分过高,意味着地方政府的财政负债率将飙升,在中央不对地方债兜底的情形下,部分地区的地方债有可能马上面临无法偿付的风险,持有者只能继续用脚投票。

数字造假,是最严重的信用风险,将造成债券收益率的加速上升,形成市场的流动性收缩。事实上,任何数字造假的机构,完全没有信用,它的债券价格应该是零!

互金平台和地方债市场的剧烈收缩,会推动市场利率走高(与银行间拆借市场的反应是相对应的),这应该是人民币违背央行意愿继续升值的背后原因。

第三,2017年7-12月的M2增长率分别为9.2%、8.9%、9.2%、8.8%、9.1%、8.2%。这说明市场创造流动性的能力越来越差,也说明债务市场在不断收缩。12月M2增长率的大幅下滑,很可能也寓意着债务市场内部在步入加速收缩的阶段。

泡沫不过是债务的堆积,刺穿泡沫的也必然是债务。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 : 辽宁内蒙天津,造假的队伍还有多长?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