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2.1: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货币历史的转折

盛世危言 鹰盲 602浏览 0评论

上接:1.3 理论的释义

今天我们有一个深刻的感觉,美元、欧元等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君临天下,随时都可以呼风唤雨,完全充当了信用的职能,而黄金几乎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甚至被很多国家的人们认为是比较特殊的商品,原因是什么?

如果将黄金当成特殊的商品,黄金就几乎是最没有实际价值的商品,到今天为止,黄金的用途范围很窄,只有医学、电子方面少量使用;如果黄金仅仅是特殊商品,人们也就没有理由使用黄金作为装饰品,使用铜合金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所以,如果将黄金当成是特殊的商品,黄金将彻底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甚至远远不如一些贱金属。可事实不是如此,各国央行储备了大量的黄金,全世界的人们对黄金也一直是趋之若鹜。所以,毫无疑问,黄金不是商品,也不是特殊商品。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黄金的地位确实在下降,特别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黄金的地位急剧下降,在国际信用市场上,美元、马克、日元、欧元的地位不断上升,信用货币基本取代了黄金的国际清算职能(进行国际清算是货币的最主要职责之一),黄金则静静地趴在央行的金库中或者流通、保存在民间,原因是什么?

世界稳定的政治军事局势!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上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争,特别是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一家独大,世界处于相对和平的局势,使得信用货币的地位不断提升。

当世界处于一极的情况下,美国有能力压制各地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可以压制地区的纷争,世界各国都在和平的环境下发展自己的经济。这就带来以下两个结论:其一,经济不断发展,各国的财政收入就有保证,甚至不断提升;其二,稳定的国际环境之下,军费支出就处于低位。当军费支出处于低位而财政收入有保证的时候,各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强,这就支撑了信用货币的价值不至于剧烈波动或快速贬值,有助于信用货币地位的提升。

具体和平时期、对抗时期和战争不断爆发的时期军费支出的差别有多大,对财政收支平衡的影响有多大,可以用美国、苏联在不同时期的军费与GDP占比上说明: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全面爆发了一年,但美国并没有卷入战火之中,当年,美国的军费支出仅仅是16.6亿美元,占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支出的17.5%,占GDP更仅有1.7%。

1941 年12月美日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卷入二战的战火之中,从此,美国的军费支出急剧膨胀。1941年,军费支出总额 64.4亿美元,比1940年增长2.9倍;1942年军费支出达到256.6亿美元,同比增长3.0倍;1943年继续增长到667亿美元,同比增长 1.6倍;1944年达到791亿美元,同比增长18.7%;到了1945年,军费支出总额达到了830亿美元,此时,二战的大局已定,美国军费支出的增长幅度开始大幅下降到个位数。战争时期,军费占GDP总额的比例非常高,以1944年为例,军费支出为791亿美元,而GDP总值为1869亿美元,两者之比为42.3%。二战结束之后,美国不断削减军费支出,1948年军费支出91亿美元,占GDP的比重也基本回归相对正常的水平,为3.5%。

美国未遭受二战战火的直接打击,财政收入是有保证的。可是,亚欧国家本身就处在战火之中,经济遭到严重打击,财政收入难以保证,而军费支出急剧膨胀,自然对本身的信用货币的价值造成严重的打击。很多国家的货币在战火中或战火后出现崩溃,并爆发恶性通货膨胀,原因即在于此。二战之后,德国的帝国马克崩溃了,而距离我们最近的是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法币,也在战火中崩溃了,这种情形在很多国家都曾经上演,已经成为惯例。

1949 年,东西方冷战开始后,美国开始逐渐增加军费支出。1949年美国军费比上年上涨了44.4%。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军费又开始了大幅度增加,1951-1953年间,美国军费上涨幅度依次为71.7%、 95.6%和14.6%。20世纪60年代,由于美苏争霸及越南战争的影响,美国军费占GDP的比重大致保持在7-10%之间。这样的水平远远超出经济的可承受能力,破坏了财政收支平衡,致使50—60年代,美国遭遇了数次美元危机,任何一次美元危机,都让黄金的地位大幅提升,最终导致美元的金本位体系解体。

20 世纪80年代,美苏开展军备竞赛,虽然美国军费连年增长,但其占GDP的比重基本维持在4-6%之间(这虽然偏高,但依旧是相对可持续的水平),而苏联为了保持甚至超过美国军费总额,其军费占GDP的比重不得不长年保持在15-23%左右,在这样的水平上财政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只能用不断的印钞弥补财政赤字,最终导致卢布崩溃(虽然用外汇管制和物价管制的手段,依旧无法避免最终的结局)。美苏对抗,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对抗与战争是信用货币的灾难,苏联卢布、美苏对抗时期的美元、德国帝国马克、南京国民政府法币,等等,都在验证这一原理,源于对抗与战争,让国家的财政不可持续,只能大量地借助借贷或印钞,导致信用货币大幅贬值,黄金的地位自然提升,也是人们的优先选择。

可是,和平年代来临之后,一方面,财政收入有保证甚至稳步提升,另一方面,财政支出(特别是军费支出)可以很好地控制,财政容易保持平衡,这让信用货币的价值可以基本稳定,至少不止于快速贬值。比如:2000年以后,美国军费支出占GDP的比例一般在3—4%之间,最高年份的2009—2010年也仅仅是4.8%(估计值),因为美国在这个时期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军费占GDP的比例自然要高一些。而世界的平均水平更低,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2012年世界各国军事支出总计17530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5%。信用货币的价值(这里的价值主要是指本币在本国的购买力)相对稳定,而信用货币与黄金相比,具有更方便流通的特点,就让信用货币的地位不断攀升,以至于在人们的头脑中形成信用货币为王、黄金可有可无的概念。

在这样的时期,因为政府的财政收入有保证,而财政支出比较容易控制,财政可以保持平衡,甚至有些政府有财政盈余。政府几乎有能力解决社会上的所有问题,比如救灾、扶贫等项目,政府的信用度提升。而信用货币本质上使用的是政府的信用(如果央行具有独立性,建立的主要是自身的信用,但也与政府的信用水平紧密相关,比如美国,如果美国政府破产,美联储很难袖手旁观),当政府拥有足够的财力解决一些社会问题的时候,就给社会留下了“无所不能”的形象,这自然带动信用货币的信用水平在人们的心目中继续膨胀,信用货币的地位进一步提升,进入了“殿堂”。

当反向循环来临时,信用货币的地位一样会持续下降,相反,黄金的地位就会提升。黄金的信用依靠的不是政府,而是天然属性,是长期以来在人们心目中建立起来的一种特定的文化。

如松以前说过,很多方面的经济、金融因素都可以影响金价,现在又加上一个政治与军事的因素,哪一个更重要?我认为政治与军事的因素才是根本的因素,决定金价的趋势,而经济因素不过是政治与军事因素的外在反应,政治与军事因素通过各国政府的财政收支平衡影响了信用货币的信用水平,也就决定了黄金与信用货币之间的相互关系。

今天,国际局势已经逆转。随着美国不断通过扩大债务水平维持军费开支和财政赤字,债务已经处于难以持续的水平上,美军必须从亚欧很多地区撤出,这就让亚欧的热点地区动荡加剧,甚至形成局部战火;其次,美国的能源自给度不断提升,对中东的原油依赖下降,再也没有对亚欧的地区矛盾进行大规模干涉的动力。基于此,如松在2012年就曾经判断:其一,亚欧的局部冲突将不断加剧。北非、中东的冲突和乌克兰战争都是典型的事件,亚洲、欧洲局部热点地区的矛盾也在不断爆发,地区局势不断紧张。到今天,地区紧张局势呈现的是不断愈演愈烈的势头,南中国海、东海、朝鲜半岛、印巴争端、叙利亚战争、欧洲的难民问题导致的民族主义崛起,等等,都是具体的反应;其二,国际局势的动荡加上美联储开始收缩美元,将彻底逆转经济全球化的势头,过去20年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开始熄火。事实证明,最近四年,全球贸易的增长幅度一直低于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这是过去三十年中从没有过的事情。而2015年,全球贸易更遭遇惨痛的负增长。这些充分地说明,全球化已经全面逆转。而全球化逆转,将让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失去动力。全球主要国家已经普遍进入老龄化,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进一步耗尽。第三,按有些专家的说法,世界将进入多极化,这是美军开始从亚欧收缩之后的必然态势。多极化自然会带来军事化,全球军费开支将进入上升的轨道,当战火重燃之后还会急剧增长。

逆转的全球化和老龄化,让全球经济增长的列车熄火,带来的是财政收入增长的速度下滑,甚至萎缩。而大多数国家在动荡时期需要加强军备,战火重燃时,财政开支将急剧放大。这就决定:第一,军费在财政支出中的比例攀升,占GDP的比例随之上升,财政收支难以控制,信用货币的信用水平难以保证;第二,政府从“富”变“穷”,对一些社会问题(比如自然灾害、贫困人口等)的救助能力下降。从两方面削减信用货币的信用水平,提升黄金的在信用市场上的地位,这是毫无疑问的,这就将让一些信用货币跌落“尘埃”。

未来,将形成信用货币的衰落期,信用货币的贬值速度将加快,如果发生大规模战争,一些货币甚至会进入博物馆。今天,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已经基本上迈入了博物馆,实际上,它受到的打击并不严重:其一,国家治理不完善。这是主观的原因,如果是力求进取的国家,完全可以避免;其二,逆全球化的打击。全球化被逆转,能源需求下降,生产效率更低的国家自然被淘汰出供给市场,很不幸,委内瑞拉占据了头名。今天,巴西也是风雨飘摇,按如松预计,未来一年,巴西也很可能追随委内瑞拉进入国家破产之路。俄罗斯的卢布在2014—2015年也遭到抛售,酿成卢布危机。巴西也好,委内瑞拉也好,俄罗斯也好,都是全球经济市场中的弱者,因为他们承受的打击还仅仅来自逆全球化,仅此就已经让他们的信用货币从殿堂跌落尘埃,随之而来的是黄金的地位在本国大幅提升。当亚欧军备竞赛进一步加剧甚至战火重启的时候,无数曾经无限风流的信用货币必定跌下神坛,带来的自然是黄金的地位飞速上升。

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为什么说普京是一个战略家?俄罗斯央行从2014年即开始大规模增持黄金,即便卢布危机的时候,增持的脚步也未曾停止,如松认为,他认识到了信用货币地位将不断下降、黄金的地位将不断上升的历史趋势。

从全球的政治军事局势来说,也可以得到全球经济滞胀一样的结论(滞胀的本质含义是信用货币贬值),未来的很长时间,信用货币的地位将不断下降,贬值的速度在未来将不断加快,而黄金的地位将不断上升,这是历史的转折。

继续阅读:2.2 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思维习惯的转换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2.1: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货币历史的转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