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QQ群:853359733(注明:鹰盲)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2.2: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思维习惯的转换

盛世危言 鹰盲 603浏览 0评论

接上:2.1 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货币历史的转折

今天,随着黄金的地位不断上升,信用货币地位的不断下降,我们必须转换自己的思维模式。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信用货币,它的价值都是波动的,是随着时间而变化的。我们习惯于这样表述:一斤大米多少元?一斤大米在此是商品,元是标尺。可是,元这个标尺所代表的价值是不断变化的,所以,这种表述是有问题的。货币发行者玩的就是这个猫腻,元所代表的价值不断下降(意味着发行了更多的元),大米的价格上涨,这就是实现了铸币税。

如果我们换一种表述:一斤大米多少克黄金?黄金的内在信用是基本不变的,你种植的效率越高,出售的大米越多,得到的黄金也越多,可以真实地反应你的劳动果实,没人可以盗取你的劳动,因为大米的价格用黄金来计量基本不变(特定时期除外,比如自然灾害非常严重或者战争时期)。

再进一步,我们可以这样表述:一元所代表的价值相当于多少克黄金?也就是衡量一元的价值是多少,因为黄金的信用是基本不变的,结果就把一元的价值衡量了出来,在此,相当于银行劵(信用货币)所代表的价值是商品。

以上说法有意义吗?有,可以研究汇率。

  • 其一,A、B国之间,不考虑其他因素,经济增长速度越高的国家汇率会升值;如果两国之间经济增长速度近似,经济增长质量高的国家货币更强。在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的速度高或质量更高,代表信用货币的投资收益更高,资本流入,本币升值。
  • 其二,A、B国之间,不考虑其他因素,通货膨胀水平越高的国家,汇率就弱势,因为扣除通货膨胀的资本投资收益更低,资本流出,汇率贬值。
  • 其三,A、B国之间,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和通胀速度都是上行(或下行)的趋势,就要看两者之间的“剪刀差”。比如,巴西在2010年以前的六七年间,通货膨胀率虽然处于上升趋势(一直高于美国),但经济增长的速度更快,雷亚尔兑美元处于涨势;但是,2011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下滑,通胀依旧涨势,雷亚尔兑美元处于跌势。到2015年,经济增长萎缩,通货膨胀恶化,雷亚尔兑美元出现跳水。
  • 其四,如果一国经济增长速度不高,但通胀长期在零的位置,这种信用货币就拥有了类似黄金的属性。

如松个人的观点是,黄金就是一个基准,这个基准对应的是信用货币扣除通货膨胀之后投资收益为零的位置(当然还要考虑未来的发展趋势,也就是预期),各种信用货币所取得的投资收益(与经济增长速度正相关)之间的变化趋势,就可以用于判断两种货币之间的汇率。

2000年之后大约10年多的时间,日本经济非常低迷,增速很低,但日本的通货膨胀率长期保持在近似于零的位置。在这个时期,美元相对黄金贬值,日元相对黄金升值(或稳定),日元成为黄金一样的避险标的,持续兑美元升值。瑞郎也一样充当避险货币。实际上这两个货币就在担当黄金的属性。对于这两个国家的人民来说,黄金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因为信用货币具有方便流通的便利。但需要注意的是,瑞士国家银行长期持有大量的黄金,以保证瑞郎的价值近似于黄金般稳定。如果日本和瑞士这样的国家经济增速上行,而通货膨胀率依旧保持在零附近的位置,说明这种经济增长纯粹是内生性增长,用本币表示的金价将连续下行,本币就剧烈升值。2016年初,如松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中说到,2016年,美元标价的黄金将形成转折,开启新的牛市;同时又说,(主要国家或地区中)用日元表示的金价将最熊,这又是为什么哪?因为美联储在2015年12月份首次加息,意味着通货膨胀上行的趋势确立,即便美国经济增长保持稳定,也意味着美元的投资收益下降,用黄金表示的美元所代表的价值下跌,在美元贬值和通胀的综合作用下,美元表示的金价必然转势。同时,日本的通货膨胀依旧在低位,外贸出口有所好转,经济初现好转的迹象,日元的投资收益(扣除通货膨胀因素)有保证,日元表示的金价自然最熊。以黄金作为基点,引申出的一个结论就是日元兑美元升值,这已经被2016年上半年的走势所验证,现在,这个趋势还在继续进行中。

经济上行,通货膨胀温和甚至下降,这是一国经济的理想模式。1983——1999年,美国也曾经经历了十几年这样的时期。在这一时期,美国经济依托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兴产业蓬勃发展,而通货膨胀维持在低位,有些时期甚至下行,美元的投资收益不断上行,用黄金表示的美元价值不断上升,黄金走出熊市。但当时基于两个因素美元指数不能上升,甚至下跌。第一,在沃尔克领导下,美联储在80年代初期使用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大幅提升利率,这直接导致美元指数大幅攀升,这种攀升是基于利差而不是基于经济基本面带来的,让美元指数处于过高的位置。第二,日本和西德的经济一样强势,而这两个国家对货币的管理也都有很高的水平,日元和马克非常强势,而这两个货币在美元指数中占有很高的权重,抑制了美元指数的上行能力。基于这两个因素,在这个时期,美元指数无法形成上涨趋势,从总体趋势来说甚至下跌(到克林顿总统当政时期才显示涨势)。另一个时期就是2011—2015年,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大多数时间是复苏逐渐加速的态势,而通货膨胀缓步下行,这意味着美元的投资收益不断上升,用黄金表示的美元所代表的价值不断上升,金价下跌,美元指数(相当于汇率)大幅上升。

为什么要写出这一节?未来随着黄金的地位不断上升,黄金货币功能不断展现,这个价值标尺的地位将越来越重要。用黄金来衡量信用货币的价值变化将更加直观、客观,比较两个货币之间的汇率也更加便捷。这需要转换原来的思维方式,从以信用货币度量黄金转换为以黄金度量信用货币,根本原因在于,有些货币走在价值归零的大道上(比如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用信用货币度量黄金的价值就显得可笑,也逐渐失去意义。

本节的内容仅仅表示的是如松的思维方式,尚需要未来继续完善和发展。

继续阅读:3.1 滞胀时期的投资精要-怎么保护购买力?

转载请注明: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2.2:信用货币的殿堂与尘埃-思维习惯的转换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