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任性的遵义,债台高筑的遵义!

撸遵义,是因为遵义最近出了一个大新闻。有名教师发了几篇微博,批评当地政府的扶贫工作中的一些不靠谱之处。遵义政府很任性的把这位教师给拘留了三天。好吧,按本号的既定规则,凡是搞出一个大新闻的城市,我都要撸一撸当地的经济数据,看看这些任性的大新闻背后,有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必然性。所以,遵义,是必定要撸的了。

我用这组数据开始本文:截至2017年8月底,遵义的非金融企业存款余额为1922亿,贷款余额为1668亿,资金杠杆率(贷款/存款)的比值仅为87%。这是个什么概念?要知道我大中国近年来在经济上最大的麻烦,就是企业债务率高企,债务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企业资金杠杆率普遍超过100%,恨不得直奔200%而去。对比数据为,全国截至8月底的企业资金杠杆率为145%(795941亿/548074亿),贵州全省为144%(13914亿/9692亿)。然而遵义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它的企业资金杠杆率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60%,处于企业存款大幅超过企业贷款的状态。遵义是贵州经济规模排名第二的城市,对这个城市如此奇特的经济现象,我们当然要再挖一下,看看遵义经济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来看遵义的财政数据。2010年,遵义市的国税收入64亿,地税收入(含非税收入)46亿,合计110亿。而当年度遵义市的财政公共预算支出规模194亿。194-110=84亿。这意味着中央除了将遵义上缴的国税全部返还给了遵义之外,还以转移支付的形式补贴给了遵义84亿的资金。到2014年,遵义市的国税收入158亿,地税收入(含非税收入)185亿,合计343亿。而当年度遵义市的财政公共预算支出规模396亿。194-110=53亿。这意味着当年度中央补贴给了遵义53亿的资金。4年下来,遵义经济逐步发展的结果,是其逐渐减少了对中央财政补贴的依赖。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此后趋势逆转,到2016年,遵义完成国税收入273亿,地税收入163亿,合计436亿,而当年度遵义的财政公共预算支出规模523亿。523-436=87亿,又回归到了2010年的峰值水平。六年下来,算是一个轮回。看起来遵义在2014年之前获得的造血能力,在2014年之后就逐渐丧失了,并逐渐走回了依赖中央财政补贴的老路

2016年初,遵义政府在2015年度的财政决算报告中明确给出了遵义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的地方政府债务数据:1446亿。根据中央指令,地方政府债总规模一毛钱都不许增。到今年1月底,遵义财政局宣布了2017年遵义的地方政府债务控制目标:1423亿。我们不考虑遵义地区还存在其它类型的隐藏着的地方债,并且把零头抹掉,就当成1400亿好了。然而,单就这个数据来看,还真是可怕。我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个数据的荒谬性。遵义财政早已经是入不敷出的状态,一圈轮回之后,对中央财政补贴的依赖性与日俱增,指望遵义政府能拿出1400亿来还债,基本上属于白日做梦。然而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要知道截至八月底遵义全市的企业贷款余额也就是1668亿。政府债务与企业债务的比值高达85%!政府债务规模直追企业债务规模,这是个什么概念?目前我国的地方政府债务总规模众说纷纭,但是最夸张的说法,也就是25万亿,而目前全国的企业贷款总规模约55万亿,比值仅45%。但是遵义政府,就敢负债负到85%的比值上去。

好吧,这就是遵义的企业资金杠杆率低的原因了:遵义政府抢走了资源,占有了资金,连渣都没给企业留下。所以遵义的企业根本就无款可贷,当然也就无债可负。丧失了资金支持的遵义企业,当然也丧失了增长性,丧失了造血能力。所以整个城市对中央财政补贴的依赖程度日益加深。这么总结起来看,逻辑丝丝入扣,构成了完整的闭环,令人无法驳斥。

看到上面这样的数据,我们当然可以理解,遵义政府的任性,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用这样一组数据结束本文:截至2015年,遵义346万总从业人口中,依然有高达202万人在从事农业,占比高达58%。而全国从事农业的劳动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值只有28%(21919万/77451万)。遵义依然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城市,一个产业经济根本就没发展起来的原始城市。然而它已经背上了沉重的政府债务包袱,沉重到它的企业已经完全分享不到金融资源的地步。对我来说,我完全看不出它有什么产业经济发展上的前景,也提不出什么对策。

谨以此文,作为国庆贺礼。唯有期望我大中国政府的诸多高人,能够高屋建瓴,挥手间便是锦囊妙计,令这个在红色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烙印的城市,能够安稳的走向未来。呵呵。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口岸财经 - 原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任性的遵义,债台高筑的遵义!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